卷贰·梦魔  第八章 雪豹血染苳渟湖

章节字数:2419  更新时间:13-01-27 11: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苳渟湖。

    梦琴双手合成碗状,往湖中盛了三分满,缓缓地浇在老胡杨的头上。她道:“怎么样,阿公?舒服吗?”

    老胡杨呵呵笑着,却没回答。他已多日不见梦琴,甚为挂念,今日见她,自然是非常高兴。他道:“琴儿能多来看看阿公,阿公就高兴啦!”

    梦琴垂首笑着,继续给老胡杨浇水,心里却感到有些愧疚。她当时见秋夜拿来的断肢,上面爬的青丝宛若细小的青藤攀沿,尤其粘稠之状更是恶心,不禁担忧起老胡杨与婷蓠的安危来。原来还顾虑着该如何脱身,何知秋夜与苒墨忽然起了争执,她才趁机溜出屋外。如今想想,以后再有什么事,她也千万不可离开阿公了。

    老胡杨闭着眼睛享受头顶上传来的阵阵的凉意,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只道:“梦琴,你有个藏羚羊朋友?”

    梦琴偏头道:“晓松?”

    老胡杨摇首,道:“是个草原上的藏羚羊。”藏羚羊群从不混居,晓松是昆仑山上的藏羚羊少主,因此甚少离山。

    梦琴想了许久,方道:“啊,是金璇?”她差些便将金璇是藏羚羊妖的事实给忘却了,毕竟在自己的印象中,他一直是个高贵的角色,甚至是一个人类。虽已成妖,他仍然是于阗国的皇子。

    老胡杨道:“你是怎么认识他的?”缓缓说着,却咬字清晰,像是怕她听不清楚。

    梦琴干脆坐到老胡杨身边,将上山遇袭至出现于金戈邑的事发经过一一道来。老胡杨听得仔细,比任何时候都听得仔细,尤其那双黯淡的双眸,此刻虽显得老迈,却暗藏了难以捉摸的睿智。

    老胡杨道:“你确定他说的是花草山?”

    梦琴道:“肯定没错,因为这地方相距甚远,我自己听了也叫奇呢!”

    这时,东北方向刮来了一阵风,冷得刺骨。风声呼呼叫嚣着,不久便夹带了不知何处刮来的大雪,迎风吹散开来,落在了梦琴的发丝间,犹如朵朵细嫩的芙蓉花瓣。

    梦琴一手挡在眼前,蹙眉道:“好大的一阵风啊!”只见吹来的方向只是一片苍茫,竟看不见一点景物。昆仑山风雨不定,但从不突然,她在此多年也未见过这等迹象,心里着实也有些慌了。

    老胡杨看着雪花飘零,却只是皱了皱眉头,道:“梦琴,你快去山顶看一看婷蓠,我怕她出事。”

    梦琴不解,道:“出事?”

    老胡杨道:“大风雪要来了,小家伙禁得住吗?婷蓠这朵娇莲一向娇气,每次刮了大风雪定会生病。”

    梦琴听言轻笑道:“也对。”起身拍去了身上的雪花,又道:“那我去把婷蓠接过来,我们三个好好聚一聚!”

    阿公点首道:“快去快回。”嗓音已比之前深沉许多。他看着大雪飘来的方向,神情异常严肃。




    山顶雪台。

    这是一片连接着两处高峰的平地,小径直长,雪莲们就长在这不大的空间上,吸取万物之灵,日月精华。

    梦琴小心攀爬过去,却发现平地上没有一点雪莲的踪迹,那道不宽的小径上盖着宽厚的雪花,似乎雪莲从来就没出现在这块土地上。

    怎么会这样?梦琴心里一阵咯噔,脑里嗡嗡作响,顿时无助得不知该做什么才好。

    “梦琴姐姐!”

    身后传来稚嫩的叫声,凄凉得叫人心疼。梦琴认得是婷蓠的声音,急忙转过身去,这时只见婷蓠靠在不远的石壁旁,裙摆有着被撕破的迹象,头发凌乱不堪,唯有她那双清澈的眼眸,能让梦琴勉强认出她来。

    梦琴跑前握住了她的肩膀,道:“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婷蓠只是摇首,哽咽之声化作哭泣,抱着梦琴痛哭起来。“都死了……都死了……他们好惨啊!”婷蓠抬起双手,顿感茫然,眼神好无焦距地接着说道:“我没用……我没用……什么都做不了!”

    梦琴心里一怔,难道雪莲姐妹们就剩下婷蓠了吗?到底是谁这么狠心,连修行不过五百年的雪莲也不放过?她轻咬着下唇,勉强按耐住心里的怒意,只道:“婷蓠,我们到阿公那里去,再想办法替姐妹报仇,你说好不好?”言罢,眼眶霎时水雾朦胧,却分不清是悲愤,还是心疼。

    婷蓠听言使劲点头,紧握着梦琴的手,宛如抓住了救命稻草。“梦琴姐姐,我就剩阿公和你两个亲人了,你可别把婷蓠丢下,别把婷蓠丢下——!”说罢,便已蹲在地上泣不成声。

    梦琴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只觉泪水越发汹涌,侵浸了脸庞,滴湿了衣裳。好可怜的婷蓠,好可怜的雪莲。为什么遭受这些的偏偏是他们,而不是作恶多端的豺狼虎豹?他们到底错在了哪里?

    山顶上大雪纷飞,宛若他们的生命一般无助垂落至万丈深渊。哪里才是他们最后的归宿?

    待婷蓠的情绪稳定下来,她们并肩下山,这一路只觉得毫无生气。

    梦琴行至半路,忽然止住了脚步,皱眉道:“怎么会有血腥味?”往前方遥望,大雪中看不清道路,可她却认得出那是苳渟湖所在,风中夹带着雪豹的肉腥味。

    婷蓠道:“怎么了,梦琴姐姐?”

    “阿公可能出事了!”没听清婷蓠的问题,梦琴已拾步跑去。

    一地鲜红触目。几只雪豹的尸身横卧在雪地上,到处是断肢残骸,还有一些掉出的肝脏。老胡杨的眼睛闭得看似毫无生气,一边的长枝被砍断,落在了地上。

    梦琴看着血水流入湖里,那原来纯净的泉水如今参杂了血腥味,更红得让人心惊胆跳。她倒吸一口凉气,顿觉一阵模糊,便失去了知觉。

    婷蓠赶到时,捂着嘴叫出了声,却一直没反应过来。

    这时,一人从天而降,一袭青花白裙,端庄秀丽。此人便是壁水。她骇然道:“发生了什么事?”听见身后传来踏雪之声,她又道:“秋夜,该怎么办?”

    秋夜从她身旁掠过,皱着眉头细看四周,却不见一点可疑之处。他叹道:“我们还是来晚了。”

    老胡杨四周血迹斑斑,梦琴就倒在了血泊前,发丝散发开来,遮掩住她那惊恐不安的脸庞。秋夜上前将她抱起,唤来了紫禧和西彦。“你们把这里清理一下。”转首又对壁水说道:“先把婷蓠带回茶花源,麻烦你了。”

    壁水轻笑点首,只看着秋夜的背影消失在了大雪雾中。

    当日斜阳残照,把血地照得更加鲜红。那反映在天边的海市蜃楼,看不见雪花盖地,胡杨屹立池旁,只有那一地血肉骨骇,看似地狱通道,了无尽头。

    壁水俯身察看了尸身,不见一点藻苓刺的踪迹,全是被利刃割杀所致。难道除了梦魔之外,这昆仑山上还藏了秋夜也不知道的角色吗?那他此行是为了什么?下一步是什么?杀雪豹妖又是为了什么?

    壁水垂首摇头不解,只留下紫禧与西彦,自己带着婷蓠离开了苳渟湖。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