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碧雪_卷叁·蠕变_第二十二章 真火烧不去真相_小说_连城读书 - xf811兴发娱乐_www.xf811.com_xf881兴发平台官网

卷叁·蠕变  第二十二章 真火烧不去真相

章节字数:2674  更新时间:15-12-31 15: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风骨看着冰翼,神情有些诧异。

    他曾经想过与他见面时会出现的无数片段,却从没想过会是这样的场景,更没有想过从他嘴里说出的真情,竟与自己心里的答案形成了对比。“把仇人当恩人看待?”他沉吟片刻,忽然冷笑道:“这不就是你么?”

    “我不是说了么?少爷连自己的仇人是谁都还没弄清楚,还是让冰翼来问一问你吧,当年的血案你到底看到了多少,又知道了多少?”冰翼缓缓说着,没有看他。

    风骨甩袖,言道:“我清楚得很呢!当我去到祠堂的时候,他就在父亲身边,手上还握着那把凶器!当时你也在场,你也看到了,不是么?”

    当日风骨庆生,老蝙蝠为了增添喜庆,特地将儿子的婚礼也放在了同一天举办。那时日落西山,月未升天,蝙蝠洞内外红光普照,来客熙熙攘攘。风骨在门口招待宾客,一边等着新娘进山。

    这时,老蝙蝠却突然心血来潮,说是要给风骨死去的母亲报个喜,便去到了后山的祠堂,让风骨一人主持大局。

    后来,新娘进山,依蝙蝠妖的习俗让风骨揭去红头盖,相互敬酒,欢腾开宴,就等老蝙蝠来给新人说几句致福的话,行个敬茶礼,两人便算共结连理,修得了同船渡。风骨不明老蝙蝠为何迟迟未归,叫来下人问清原由,老管家只道:“没看见老爷出来,倒是看见秋夜公子匆匆过去了。”

    风骨让新娘稍等,这便起身到后山祠堂,却在堂前看见卧于地上的老蝙蝠,此刻已被铁戈划破了咽喉、经脉、心房,倒在一洼血泊中。秋夜蹲在老蝙蝠身旁,手里拿着的铁戈浓血淋淋,有些溅在了他的淡蓝长袍上。

    不只风骨,冰翼当时也看到了这一幕,也许比他看的还要更多。那时冰翼站在凉亭里,年少的他青涩未退,像一个不懂世事的孩子,可是那一刻的冰翼眼底只有怨恨,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惧。

    “秋——夜——!”风骨拉开嗓门喊着,奔向灵堂里想与秋夜来个你死我活的对决,却见秋夜迅速闪开,留下了铁戈和老蝙蝠的尸体,在夜幕中离去。当天夜里,蝙蝠洞内外起火,死了上千妖群,活下来的只有一些道行较高和被风骨救出来的家属。

    风骨一一道出当日的事发经过,字字出口都像是咬着血肉说出来的字句。媚儿在旁身如临境,想起老蝙蝠的尸首,不由得落下了眼泪。

    风骨咬牙问道:“你说,我能把仇人看错了么?”

    冰翼淡然地看了他一眼,言道:“那你看见他动手了吗?”

    风骨嗤之以鼻,又不禁苦笑,“冰翼啊冰翼,你是让他迷了心窍么?当日你也在场,铁戈就在他手中,物证人证惧在,你拿什么来替他辩护?”

    冰翼道:“那也就是说少爷你并没有看见他动手吧?”

    媚儿话音微颤,“冰翼,你为什么总要替他狡辩呢?他纵然贵为仙君,滥杀无辜已是不对,再者他杀的不是别人,而是你的义父啊!你不叫他一声爹也就算了,可你不能睁眼说瞎话——!”语毕,媚儿便瘫软在风骨的怀里大哭起来。

    风骨抱着妹妹细声安慰,这时便听见冰翼说道:“他不是仙君杀的。”

    风骨抬首,忍声道:“你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冰翼道:“我知道你已经准备好了,可是不管你现在是否相信我,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仙君当年来赴宴的时候已经修成仙体,撇开狐仙一族法力不说,他所学成的法术也是玄武倾心教授的。玄武执明神君洞察世间万事的本领可抵九重天上一界仙寮,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

    风骨听出他弦外有音,只道:“你这是担心我会死在他手下么?”

    冰翼摇首,言道:“我并没有担心你会发动妖兵征讨,因为我知道你听了我今天说的话,一定会仔细思考一番。”

    风骨微怔道:“为什么?”

    冰翼道:“因为我认识的少爷不是一个不分青红皂白的少主,他是一个有担当的蝙蝠妖王。”他顿了顿,接着又道:“少爷,如果义父和仙君交起手来,谁输谁赢?”

    风骨深吸一口气,冷声言道:“快别废话,父亲法力粗浅这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必多此一问?”

    冰翼道:“那如果他想要在你赶来之前杀了义父逃走,这又如何?”

    这一次风骨没有答话,因为这已经不是答案的问题,而是一个必然。就算秋夜要将整个蝙蝠洞的所有妖精杀光,也不费吹灰之力。对于这一点,他毫无疑问,可是他却无法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冰翼又接着道:“一个狐仙要在九重天上立足着实不易,他何必留下活口和把柄呢?难道仙君不怕哪天被告上一状,落得个阶下囚吗?更何况,他没有一点杀死义父的理由。”

    风骨半眯着眼道:“你到底看见了什么?”

    冰翼无奈一笑,别过头去,说道:“这不重要了,有些事情还是自己查出来的好,你说是不是啊,少爷?”

    风骨愣了一会儿,继而冷笑道:“是又怎么样?就怕查出来的真相会让我更加失望。”搀扶着媚儿入洞,他道:“你走吧,别再回来了!三味真火烧了天蝠宫,也烧不掉真相。”言罢,两道身影便如香炉上的青烟一般消失在了洞口。

    陇西郡。木屋。

    白君靠在木柱旁,全神贯注地看着火塘上的那锅菜汤。他花了半个时辰解开鹤顶羽的毒素,梦琴如今已无大碍,他虽没用上多少法力,但今日连续用了两次万羽鹤红,早已饥肠辘辘。“师妹,还有多久啊——?”白君有气无力地问道。

    “解个毒要了你的命似的,真没用!”七俏轻笑着把菜汤里的汤料又搅了几圈。

    “解毒自然是没什么,可是我好歹用了两次绝招儿啊!”白君委屈地看了七俏一眼,像是在讨求她的慰籍。

    七俏扑哧一笑,对他的话一点也不领情,只道:“两招就要了你的命啊?”说白了,对一个锦鲤精用上两次万羽鹤红,也不知是梦琴的福气,还是白君的愚蠢。

    白君见她这副模样,甚感无奈。“师妹,你好歹也给你师兄一点面子吧?”

    七俏眨了眨眼,撅嘴道:“我们不熟,认识你也不过百来天的事儿,你说你是我师兄我就相信你啊?”

    白君把手搁在了心房处,安抚着自己的小心窝。他道:“一开始承认的人是你吧?”这叫什么?过河拆桥?

    七俏道:“反正我是不会叫你一声师兄的,天下那么大却在这里遇上你,你比这天下掉下的馅饼还像馅饼!”无厘头地说了一句,她便拿起搁在一旁的木碗盛好汤水,递给白君。

    “可别说得我如此不堪,哪天回去见见师父,看她不制你个藐视兄长之罪?”说完,白君擦了擦手接过木碗,看着碗中的汤料端详半天,像一个得到珍宝的的孩子。徐徐白烟间,他的眸子明亮如漆,一身纯净的气质可比神露甘泉。

    七俏瞅着略感不满,只呢喃道:“做贼做到你这个地步,也真够难为你的。”

    “我难为你了吗?”白君喝了半碗又搁下,只听到她说的难为二字。

    七俏微愣,眨巴着双眼道:“嗯,是啊,你难为我了!你要怎么还呢?”

    白君支支吾吾地愣了片刻,道:“那……那我天天都来帮你,这不就成了么?”

    七俏点首,“我正缺把手,你来我就省力气了!做几天苦力活儿给我休息休息,成么?”

    白君听言,只轻笑道:“恭敬不如从命!”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