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叁·蠕变  第五十六章 静湖萍下浪涛涌

章节字数:3841  更新时间:13-08-14 08: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梦琴目送紫龙欢离去以后,径直返回了北门,途中见得宫婢恭敬施礼,她也只是浅笑回应。雉堞何能阻其心……是啊,偌大的一个皇宫,她却未曾有过一丝逗留的意念,要真是不想留下,她也能一走了之,可是秋夜却不能。青丘这个摊子,终究是该由他收拾了,尤其是在这种战火即燃的时刻,更是步步艰辛。

    袖口拂过高墙,她一路随着通入宫中的河流直走。据说,这道小河其间经由天露盘、墨阡溪、洹河岭,至东门而去,而这墨阡溪的上游,恐怕就是天帘水龙瀑了。

    梦琴停在天露盘前,见此处竹林森蔚,流水潺潺,浑身顿感清和。她深吸一口气,蹲在了池边观景,这时感到身后似乎有人,方要转身,却已被笼罩于黑暗之中。

    “别动,再挣扎就给你一刀!”

    稚嫩的嗓音响起,梦琴停止了挣扎,只道:“阁下是谁?”指尖抚过四周,却犹如无底的黑洞一般,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摸不着。

    “你无需问我是谁,等你到了我处,再与你计较!”

    梦琴听她语气稍怒,却不知是何人,刚想多问几句,却感到一阵晃动,过得片刻停顿下来,自己已头昏眼花地倒下,触及那看似毫无尽头的黑暗,略感微凉。

    这时,那稚嫩的嗓音再次响起,这一次却伴着斥责的味道汹涌袭来。“你这灾星,可曾知罪?”

    梦琴微怔,心想自己还是不要直言相问的好,毕竟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并不多,若来人只是要试探自己,那她岂不跳进了别人的圈套?她寻思一遍,只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青丘城内?”

    “为什么?当然是秋夜哥哥请我们来的,倒是你这灾星,怎地在这里出没?”

    “把倒萍壶打开吧,量她也没逃出去的本事!”

    梦琴心里暗忖不好,听后者的说话声,怕是炎彤无疑了,随即感到身下一晃,适才的黑暗已瞬间抽离。她抬手遮住了刺眼的光芒,隐约见得自己的所在是个宽大的厢房,摆设清素淡雅,颇有几分雅韵。

    待双眼适应过来,梦琴不禁微蹙了眉头。秋夜将她安置在珍水屏天阁,本该与这南云宫房东西相隔,与此人更是远眺而望不及的距离,今日却因出了一趟宫门,竟被她们盯上了。

    眼前两人,一个柳绿衣裙,一个火红劲衣,正是姑射山彩云飞瀑洞的灵婺仙子和朱雀陵光神君的座下弟子——炎彤。

    灵婺俯身执起她下巴打量了一会儿,言道:“哟,真是个讨喜的小脸蛋儿,若我家师父见了,恐怕也会很喜欢的。你说你这个灾星,怎么比那些个狐狸精还要猖狂,胆敢勾引秋夜哥哥?”

    梦琴听得最后一句,心里不禁打了个冷颤。

    灵婺见她不说话,挑眉问道:“怎么不说话?你难道是指望秋夜哥哥来救你么?你要是说出梦魔所在,本仙姑或许能饶你一命,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言罢,使力一甩,差些将梦琴的下巴给绊成两半。

    梦琴咬牙,忍着下巴得疼痛问道:“梦琴不知哪里得罪了阁下,为何要这样对待小妖?”

    “小妖精,你可真会装啊!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你难道还想装傻蒙混过关吗?我灵婺的手段可不是你能消受得起的!”说完,抬手将掌心朝梦琴头上一压,掌间青烟滚滚如蒸气婉转不停,排山倒海地压在梦琴头顶上,

    梦琴吃痛,急忙伸手招架,抬首见手腕离灵婺的掌心还有五寸之遥,却已如一块巨石凭空压下,尤其胸口闷得实在难受。

    灵婺瞪眼哼了一声,言道:“好家伙,吃得我一掌竟然无事!”

    炎彤在旁垂眼看了半场好戏,这下才开口说话:“我看师妹还是给她个痛快好了,她明显是在拖延时间!”

    灵婺冷笑一声,左手凝指聚气待发。

    梦琴倒吸一口凉气,忙喝道:“等等!”

    灵婺挑眉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梦琴抿嘴想了想,只道:“小妖不知仙子为何出此下策,可试想想,这毕竟是青丘皇城,仙子若在这地方杀了小妖,岂不让秋夜难看?再者……打狗也得看主人,借刀杀人也未必能逃脱,仙子何必脏了自己的手,来杀我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妖呢?”前面一句只为缓解灵婺仙子的杀意,至于后面一句,自然是冲着炎彤去的。之前在昆仑她已对自己恨意颇深,如今要除掉自己也是在情理当中。

    炎彤听言震怒,瞪大了双眼,沉声喝道:“妖精,你说什么?”手中长枪不知何时现身,已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灵婺朝她冷哼一声,道:“多说无谓,我只相信结果!”话音刚落,两指戳向梦琴太阳穴处。

    梦琴吃惊挥手挡搁,勉强抵住灵婺的攻击,心道:这女子好狠,先不说自己比她年长,就算是四世灾星,那也是乾启魔君的女儿,何德何能无视玉旨,无视魔君千秋战绩?思及此,左掌翻上朝灵婺脸上罩来,护身魂盾竟作砖块打去,灵婺闷哼一声,撤了攻势,右首却闻利器逼近。梦琴倒吸一口凉气,打出两道流光锥,翻身躲过长枪的穿刺,破窗而出。

    炎彤击开流光锥后,长枪仍是嗡嗡震动,她杵在原地许久,还未缓过神来。

    灵婺蹙眉叫道:“你不是说她法力尚浅吗?怎地如此厉害?”

    炎彤听言怔松,急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必须赶快找到她,否则让秋夜知道就糟了!”二人点首相应,这便随着梦琴残留的气息追去。




    青丘国。市容村。

    白烟从村里的房屋后堂徐徐升起,梦琴还未用膳,加上适才被灵婺等这么一吓,已是肠胆混乱,也不知是真饿,还是惊了小心肝儿。

    她靠着土墙坐下,一边将身子挪近晒着玉米棒子的木架挡住太阳,喘了口气想要探头查看,却闻风声入耳,当下也顾不得许多,直接趴在了角落的玉米堆中。她虽看不见外头,但那专属于炎彤的火辛味早已飘散在空中,好似她的长枪一般无情。

    梦琴自知功力不足,加上她们二人联手,势必吃亏,还是该想办法回到宫里才是,这时又想:南毒仙境倒是个好去处,既能掩去自己的气息,又能确保她们找不着她。

    心里盘算了一遍,她撑起半身便要朝路口奔去,眼角却瞥见一道身影,正好站在林子口的松树边。她定眼看了一会儿,见是个身穿盔甲的男子,头顶竹编巾帽,正朝她摆手,示意让她不要轻举妄动。

    “真是活见鬼了,你我竟追不上一只锦鲤?”

    “灾星狡猾,怕是藏起来了!”

    那男子听言,负手从林子里出来,方走几步,便闻灵婺叫住他,道:“诶,那位先生!可曾见过一个雅青衣服的少年从此经过?”

    男人道:“灵婺仙子,可认得在下的声音?”

    灵婺顿了顿,惊道:“英招师伯,你不是走了吗?”

    炎彤道:“英招师伯,我们正在追捕一只锦鲤精,你可曾见到过?”

    梦琴诧异地朝男人望去,难怪觉得他似曾相识,原来是槐鬼离仑变身而成,只是不知他此番为何还在青丘,到底是敌是友?

    英招淡笑指了指南面的树林,言道:“你俩来得不巧,她早进了林中,只是秋夜对她颇为看重,你们追捕她……是不是有些不妥呢?”

    灵婺正在火头上,也不管英招说的话,直骂道:“什么妥不妥的,一个灾星留在世上害人害己,莫不是师伯要袒护于她?这厮缠着秋夜兄多少时日,大家清楚,难道还要聚众相论其功德多少,方作打算么?”

    炎彤听言急了,往灵婺趾头上踩了一脚,拱手作揖,道:“师伯莫要怪罪,灵婺师妹初入凡尘,不谙世事,加上痛恨妖魔作乱,这才冲撞了师伯。”

    英招摆手道:“这倒无碍,夏官郡主嫉恶如仇,灵婺小侄不过是谨遵教诲罢了,何罪之有?你二人自便吧!”

    炎彤道了一声谢,这便识趣地拉着灵婺疾飞入林。

    英招端视林中许久,见灵婺与炎彤已然走远,这才转首道:“梦琴姑娘,你出来吧!”

    梦琴拍去裙下的污垢,行至英招跟前,道:“小妖多谢英招上仙。”

    英招笑道:“上仙?你之前叫我一声槐鬼离仑倒还有些敬意,这下怎么也学着奉承了?”

    “小妖哪有不奉承的道理啊?若是您老人家再发个什么金爪铜门阵,小妖岂不魂飞魄散啦?”梦琴摊开双掌,摆出一副真心求答的模样,其实就是个反问。

    “你别因为本座替你打发了他们就在这里卖乖,本座可不是省油的灯,帮你自然是要些回报的。”英招说着,从袖中掏出了一块三寸长的蓝牌子,看似令箭,却只刻了‘法束’二字。

    梦琴脸上虽无多大动静,心里却徒然微怔,这不就是冬殊文卿当年执带的蓝书令牌吗?魔城中只有四块法束令牌,分为红黄蓝青四色,四个长老各执一块。据说,法束令牌持有者无需通报,可直通二方殿,那是连太子都没有的特权。

    “别告诉本座你认不认识它,本座要知道的是冬殊文卿此时到底在何处?”英招沉声问道,神情比之前严肃了几分。

    “上仙在何处得到这个令牌的?”

    “你还没有回答本座的问题。”英招挥了挥手上的令牌,仍在等待梦琴的答案。

    “不管上仙相不相信,小妖实在不知道三长老的去向。打自小妖受命上了华山,便再没见过三长老了。”梦琴漫不经心地说完,无意下耸了耸肩。毕竟冬殊文卿的下落至今无人知晓,当初在昆仑虽有过他出现的迹象,可他犹如往常一般,所到之处绝不留痕,是以连身为昆仑御史的秋夜也查不出半点蛛丝马迹。她实在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事情,自然也不必隐瞒。

    “噢?那你可听说他这几年去过何处?”

    梦琴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言道:“上仙为什么不直接去问秋夜,反倒来问我?小妖这几年也算是蒙着耳朵度日的,加上昆仑山本就与世隔绝,消息再怎么灵通,也知道得不详细。”

    英招闻言轻笑,看着她良久没有答话。

    梦琴挑眉道:“怎么,我说错话了吗?”

    “没有,你回答得很好,好得无懈可击,可是本座要的是答案,不是推托。你自己想想,若你此刻不说,本座一样可以拿你作人质,那时大家都不好过。”英招将蓝令牌再次摆到她面前,又道:“你可要想清楚了。”

    梦琴的唇瓣有些干裂,她依然尽力保持着事不关己的态度,可英招也不是傻子,多年来阅人无数,小小把戏如何瞒得过他?梦琴寻思一遍,看了一眼青丘的西北方向。“他到过即翼山。除此之外,小妖什么也不知道,信与不信,全由上仙自己抉择。”

    “很好,这样就足够了……”英招看着即翼山的方向呢喃几句,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梦琴瞧着有些迷糊,看英招的神态,不像是要缉拿三长老,反倒有些睹物思人的感觉。难道英招认识三长老吗?

    稍过片刻,英招回过神来,察觉自己有些失态,便了了言道:“本座还有些事,这便先行一步,你也抓紧时间回去吧,免得被追上!”言罢,化作一只神鹰展翅而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