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六界花香方笼墨,襟情遥寄烟锁尘】  第二十二章 风飘露冷时

章节字数:4463  更新时间:12-07-02 16: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雾海梦曦,再见若未见;浅溪流殇,逝流似是留。昨梦纷飞天涯,逐离人生惆怅……

    在梅林里修养了好几日渐渐有所好转,瓜子君被卿尘赶回魔界去了,留了一枚玄玉在他那,方便随时来梅林看她,赶他走很大的一个原因是看到他会无端想起白墨,想起白墨亦步亦趋不离不弃的身影。

    待卿尘从梅林出来准备去天界,堪堪撞上一个人,她抬起头牡丹姨母甚是威严的将卿尘望着,眉头紧皱,“卿儿你这副样子是被谁欺负了么?”说完这句话只见牡丹姨母身后的十一位姨母全站到卿尘身边,个个眉头紧蹙。

    迫于无奈只好把在魔界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只是隐了自己和白墨那一段,说道凝夫被自己灭了,丁香小姨母大喝了一声精彩,被牡丹姨母狠狠瞪了一眼,牡丹姨母缓缓开口:“倒是没想到之前一直误解了天界太子,只是你这样冒然去杀凝夫,万一有个好歹我怎么向花神交代……”

    卿尘低下头甚无奈的说着:“反正这仇迟早要报,早点杀了她早点安心……”其实当时是迫于无奈,要不是急着找她要聚魂鼎,也不会冒然行动,但这件事还是得瞒着姨母她们。

    “这样也好,反正杀了便杀了,只是你得去天界看看你娘亲,这件事也该告诉她,免得她一直误解天帝……”牡丹姨母望着卿尘淡淡说着。

    真是甚合她意,她也正打算去看看白墨恢复的如何了……

    招了朵云,直奔天界而去,来到白墨的庆宸殿前,隐了自己的身形,但想到白墨上神的仙街怕他认出来,看到桌上瓶子里插着的梅花,遂把自己变回真身一朵梅花,堪堪隐在瓶里的梅枝上。

    寝殿里,他闭眼躺倒在重纱幔帐的床榻之上,衣带未解,白玉发簪掉落在地,锦被上铺满了散开的乌丝,似流水般沿着床沿滑落些许。他的一只手亦滑落在床畔,虚虚地拢着,想抓住什么似的握了两下,终是无力地滑下,长指苍白。

    看着他无力垂下的手,心里一阵冲动想幻回身形,想着要和他怎么解释,待要变回身形,却听到门外悉悉索索衣摆的声音,只好不动继续呆在梅枝上……

    两个仙娥端了壶茶进来,看着她们的殿下似要睡着,把茶壶轻手轻脚的放在桌上,待看到桌上瓶子里的梅花时,一个冲动把茶壶打翻了,面上失色嘴里不停念叨着:“这……这……这梅花谁摘来,哪个不想活了,殿下之前是极喜欢梅花的,自从殿下从魔界回来后最讨厌的便是梅花……这清冷的性子真是喜怒无常啊……”

    说完这番话立刻眼疾手快地伸手过来,把卿尘所在的那支梅花从窗户扔了出去,被扔出去的瞬间,仿佛看到白墨翻了一个身,两个仙娥不停的低声道:“竟然是梅花……竟然真有不要命的把梅花放在殿下的房中……想来明日便是她的魂断之时了……”

    魂断之时,他最讨厌的是梅花……

    之前极喜欢梅花,从魔界回来之后……极讨厌梅花……

    在这一刻,卿尘仿佛看见整个世界崩溃在她面前,一片片破碎中,仿佛看见那些零落不堪的记忆,苍白惨淡,慢慢吞噬自己的灵魂。

    忘了自己怎么离开庆宸殿,只记得自己一路跌跌撞撞去找娘亲,看到娘亲一脸焦急的模样,还是把什么事都说了出来。

    娘亲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想到真的误解了天帝,这么多年过去,倒是没想到魔尊居然还记得我,咳咳……只是你这样冒然杀了凝夫,炼狱是不会放过你了,我这副身体自己都保护不了尘如何去保护你……咳咳……”

    “娘亲放心好了,还有夙烨哥哥啊,他也会保护我的……”说完拿出脖子上挂着的那枚玉,举起给娘亲看了看。

    娘亲面容缓了缓,笑着说道:“倒是忘了夙烨那孩子,还没生你那会儿他就天天磨他的那块玉,说是将来要给你,还真的给了你……这样也好,你们多走动……那个聚魂鼎的事情你去和白墨说说,他应该会相信你,他既然爱你就该信你……”

    “可娘爱天帝不照样不相信他么……”有点无奈的说道。

    “你这孩子,咳咳……”说完这番话面色渐渐苍白,赶忙和娘亲到了个别,遂离开往白墨的庆宸殿而去,说什么都得和他好好解释一番。

    重新飘回白墨的庆宸殿,准备从窗前飘进去,远远的便看见缪瑶坐在白墨床头,卿尘一个踉跄只得变回真身隐在窗前的梅枝上,不是讨厌梅花么,为什么窗外这一树梅花却长的这样好。

    似感觉到白墨往窗前看了看,一双眼睛甚是凄厉,但嘴角却勾起一弯笑容,卿尘赶忙屏住气息,直到他转过头卿尘才呼出一口气,看着白墨靠在床头,一只手握着缪瑶的手,一只手把玩着缪瑶的一律发丝。

    看得卿尘差点从梅枝上落下来,只得稳了稳身形,突然就想起之前话本子里看过的一句话,‘我们彼此,就如同往两边渐次散去的波纹,不可能有下一次转角的遇见,即使是再次相见,也不过是陌路一场……’

    怎么可以,你还没听她的解释,怎么可以把另一个人拥入怀中,记得你曾说过你的温柔都属于我,可为什么这一刻卿尘竟觉得这句话是把尖刀,堪堪把自己刺的鲜血淋漓……

    看着他温柔望向缪瑶的眼,一阵风过,卿尘亦随风飘落在地,和满地的梅花融合在一起,不是没想过离开,只是忘了要怎么走……

    躺在地上直到夜幕深沉,遂又飘回去隐在梅枝上,看到白墨在窗前画画,而缪瑶坐在桌旁,小乌照例边看小说边研磨,看着这一幕心里一阵发酸难受的紧……

    看着白墨温柔的对着缪瑶说着再笑一笑,手再抬高些,细细碎碎的话语不断飘进耳里,卿尘再也呆不下去,赶忙飘着离开,离开回头往窗前望了望,便看见小乌立马弃了墨盘飞了出来,白墨喝了一声“回来”小乌又调转方向飞了回去,看到小乌飞出来还以为被发现了,赶忙隐了身形离开……

    回到梅林已是深夜,这一趟来回奔波肩膀上的伤口已然裂开,龇牙咧嘴的止了血,便躺在床上发呆,渐渐睡着。

    梅花开了又落,落了又开,自那日见到白墨后便时不时的往天界跑,除了去看看娘亲之外其他时间都是隐在庆宸殿窗前的那棵梅树上,明知道看到白墨和缪瑶在一起会伤心,可自己不甘心,总有一天白墨会听自己的解释。

    虽然她去的频繁,但能见到他的次数却屈指可数,作为天界的太子想来他是很忙,只是在这之前他就是再忙亦会每天挤点时间来梅林看她。可即便是这样,只要能远远看着他一眼卿尘亦是欢喜哪怕只有一眼,自己便觉得这趟天界没有白跑。

    卿尘喜欢看他处理公文的样子,眼睛全神贯注于字里行间,侧影勾勒出一个精致的剪影。只是边上立着缪瑶,咬牙切齿直想上前劈了她……

    看着白墨凝神望着那些纸张,无端的让人心里产生错觉,若是能成为他指尖下的一张纸,亦或是他笔下的一滴墨她想自己也是幸福的。

    但每次来他亦没有日日批公文,有时能看到缪瑶挽着他的手走出房门,有时能看到他揽着缪瑶的腰低声说着情话,有时能看到他静静的为缪瑶作画……

    今天来的有些晚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入寝,卿尘照例隐在梅枝上,没一会儿便看见所有的仙娥来来回回的往房间里跑,听到她们不停的念叨。

    “快,快去把那件斗彩金衣寻出来……”

    房里一片慌乱,不稍一会儿便有个仙娥捧着衣服出去:“殿下这么急着要这件衣服,莫不是要送给谁……”

    旁边一个仙娥赶忙接过话去:“枉你在殿下跟前伺候了这么久,今天是魔界公主缪瑶的生辰,想来这件衣服殿下是给她的。”

    “那就难怪了,殿下向来性子清冷,他只要冷冰冰的看我一眼,我都恨不得从这个天地消失……可殿下看那公主的眼神,倒是柔情的很,难怪寻了这件衣服给她当礼物……”

    “殿下对她好也是应该,修到上神的仙阶都差点被花神那个女儿的一曲‘梅花错’震的魂飞魄散……还好魔界公主救了殿下……”

    “那‘梅花错’有这么厉害么,殿下大战小战经历不少,从没见他受过伤,怎么会魂飞魄散……”

    “听说是中计了,花神那个女儿设了一个计……真是人不可貌相啊,那一颗心何其的歹毒啊……”

    呵真真是歹毒,连卿尘自己都快听不下去,没过多久,便看到白墨揽着缪瑶进到房里,从仙娥手里取过那件斗彩金衣给柔情的给缪瑶披上,便挥了挥手让仙娥退下。

    给缪瑶穿完衣服还甚是细心的把脖颈处扣子扣好,低下头轻轻说了句:“回魔界路途甚远,多加件衣服免得受寒,今天是你生辰,这件衣服便是礼物,喜欢么……”

    只见缪瑶满目桃红,不知是羞还是喜,眼睛水汪汪的像是要溢出泪来,咬着唇,娇嗔着挥着小手弱弱的捶了白墨两拳,继而扑进白墨的怀里,看得卿尘差点从树上跌下去,殊不知没遇到白墨那会儿,自己便是男儿打扮,这娇羞羞的模样就是让她死她也是做不出来的。

    继而便听到缪瑶软着嗓子小声说着:“谢谢殿下的礼物……”

    白墨伏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你我如此亲近,何须唤我殿下,唤我白墨便好……”

    隔着这么远,可他们的一字一句卿尘亦听的清清楚楚,一字不漏……觉得自己的心在一点点破碎,原来真的能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待她回神,白墨已经坐在桌边浅酌,修长的手指握着白玉酒杯,眼神迷离涣散。缪瑶已经离开,估计是回魔界了,卿尘总算是找到机会了,待要现出身来,便看见一个面貌姣好的仙娥攀上白墨的手臂,一手为白墨斟酒,似感觉到白墨往窗户外瞄了眼,继而弯了弯嘴角,对着那个仙娥笑了一笑。

    仙娥在白墨那一抹未荡漾开的笑容软了身子,渐渐扑进白墨的怀里,看到一向冷冰冰的白墨没有反对,双手大胆的缠绕上白墨的后颈,风情万种的说着:“殿下,缪瑶公主已经回魔界了,这漫漫长夜可否分仙婢少许?”

    白墨亦伸手拂了拂她的发梢,一个细微的动作白墨做起来却这般的柔情似水……突然的就想起之前他也常这样拂起她的发,但那时候总是不在意,而今看到却又是另一番滋味……

    看着他们相依相偎的身影,心里一片混乱,那个仙娥却开口了:“殿下仙姿非凡,若是能与殿下有一夜之欢,奴婢此生便死而无憾了……”

    那个大胆的仙娥还没说完便被白墨打断,白墨挑着眉说道:“仙姿非凡……”

    那个该死的仙娥立马接到:“殿下的姿容天下没人能出左右,便是殿下的那些手段亦是让仙婢钦慕不已……”说完指着窗外的梅树说道:“便是一个小梅花精亦欢喜殿下的仙姿,想来也是盯着殿下看的……”

    白墨慢慢开口,说道:“哦?你怎么知道他欢喜我……”

    那个仙娥接到:“她每天都隐在梅花里,已经有一段日子了,那朵梅花开的比其他的都大朵漂亮,想来是个梅花精……”

    此情此景卿尘真想挖个洞把自己埋了,还以为天天隐在梅花里白墨便不知道了,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仙娥都知道。

    “漂亮么……殊不知越漂亮的东西越是不能碰,搭上自己的性命就不好办了……”听着白墨一字一句说道。继而又狠狠的说道:“去把它给我折下来,我倒要看看能有多漂亮……”

    卿尘呆了呆,全然忘记了要怎么跑,直到那个仙娥把卿尘所在的梅枝折下递到白墨手中,白墨举到眼神,满眼凄厉的说着:“呵漂亮么,我怎么越看越心慌……”

    那个仙娥赶忙接过话头:“殿下如果不喜欢就分给奴婢吧,这个梅花仙子,我寻个瓶子养着她想来也是她的造化……”

    听到这句话卿尘全身放刺,好好的一朵梅花硬是让它变成了一朵带刺的花,那个仙娥二话不说就从白墨手里夺过梅枝,没想到那些刺堪堪把白墨的手指刺出了血,白墨立马扔下她……

    那个仙娥见到此景,赶忙匍匐在地:“殿下饶命,奴婢不知道一个小小的梅花精这么厉害,居然伤了殿下……”

    白墨冷笑着说道:“呵所以我就说越漂亮的东西越不能碰……”

    “殿下饶命,这梅花精该死,罪该万死!是我们疏忽放她进来,奴婢这就拈她出去……”

    “慢着,你们哪里是她的对手……”白墨看了眼房间继续说道:“去把我的轩辕剑拿来,本殿要亲自动手……”

    卿尘抖了抖,须臾便听到门外小乌的声音传来:“天帝有请殿下……”

    白墨嘴角勾了勾,看了看卿尘所在的梅枝,便交代下去:“今天就放了她,你们给我好好看着大殿,莫让我再看见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