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案 神奇的密室杀人<查不查>

章节字数:2316  更新时间:15-10-25 23: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还行,然后呢?”宋光扬淡淡地回复,相比调情,他还是更关心案子的线索。

    “然后,我刚好路过,看到他们又敲又喊,就赶紧叫他们到前台拿备用钥匙。”旁边年龄稍大点的服务员得意说道。

    虽然看起来比另一个成熟点,但估计也是二十出头罢了。因此对宋光扬这样的帅小伙还是感兴趣的,也希望自己可以得到他的关注和赞赏。

    小服务员气呼呼地看着大服务员,讨厌她打断自己和帅哥的聊天,,愤愤插上话:“我就去前台拿钥匙了,留下她和那个先生。”

    “你一直和嫌疑人在一起吗?中途有没有离开过,或他有没有离开过?”宋光扬转眼向大服务员问道。

    “没有,我们都没离开,一直在门外等磁卡。”大服务员听到宋光扬的问题,欣喜若狂地回答,“不知道为什么,他很紧张,神情慌乱。”

    宋光扬点点头,继续问道:“然后呢?”

    “我们三个马上开门进去!”两个服务员异口同声地回答。

    “结果就看到王先生倒在桌子上,我当时很害怕,房里的那个先生去看王先生的状况,就对我们说王先生已经死了,还叫我们赶紧报警,随后警察就到了。”小服务员抢在前面讲述着。

    宋光扬一脸深思,然后又说道:“门没关,还活着,门关后,就死了。那你去拿磁卡花了多久时间?”

    “五分钟左右,我走的是员工通道,所以花点时间。”小服务员看着天花板想了想后回答。

    大服务员看到小服务员和宋光扬聊得起劲,不爽地插上话:“凶手肯定是那个男的,他用某种方法在关门后杀人。”

    “我觉得不是,他发现王先生被杀害后,马上叫我们报警,一点也没有犹豫。”小服务员手托下巴,神色坚决地反驳道。

    宋光扬地闭眼思考,令两个服务员都同时安静了,一起注视着眼前这个充满男性魅力的帅哥。

    宋光扬突然猛地睁开双眼,黑瞳变为血瞳,凝视着两个服务员,诡异地笑道:“密室杀人,有趣!”

    说完,便转身朝案发房间走去,留下因为血瞳而愣掉的服务员。

    宋光扬进入房间,并不理会其他人,而是默默观察着整个布局——虽然不是豪华套房,但毕竟是高档酒店,所以就连普通客房也装修得雍容华贵,整个房间窗明几净,充满优雅的神味,令人感到万分舒适。但这些感觉都有一个前提,就是让你先排除被害者的死亡气息。

    在房间门口旁有一个插入磁卡的机器,现在的磁卡即是开门的钥匙,又是插入机器后的通电开关。插口里有一个磁卡,显示正在通电中,应该是死者的,这能证明刚刚的确是一间密室。

    死者王先生,坐在椅子上,身体趴倒在桌子上,将桌子上的茶杯打翻了。在死者对面也有一个茶杯,应该为本案的嫌疑人所喝。

    “光扬,我和你说说案子的经过吧。”巫马宙看到宋光扬的眼睛变红,知道他对这个案子产生兴趣,已经进入破案的状态了,所以想对他讲述刚刚了解到的案子经过。

    “不用了,大致我都清楚了。”宋光扬拒绝巫马宙,他觉得还是问当事人比较稳当,这是他个人办案的习惯。

    就在巫马宙疑惑时,宋光扬向符纤璃问道:“现场有什么发现吗?”

    符纤璃美眸中充满着丝丝爱慕,深情地望着宋光扬,并没有听到后者的提问。

    “王根生,48岁,广州人,和老婆居住在这个大酒店。死亡时间为早上十点左右,死因是砒霜中毒身亡。在他的嘴里有砒霜的残留,具体要回去解剖身体才确定。”刑警大队长任长俊看着宋光扬,虽有生吞活剥只想,但苦于无法动手。又想在符纤璃心中留个好印象,只好亲自向宋光扬解释。

    “不知道杀人手法,在死者附近也查不到砒霜的痕迹。”符纤璃收住神,冷冰冰的回答。

    “没错没错,就好像关门后,王根生就被人灌入砒霜,而凶手又带着残留砒霜消失了。”任长俊巴结着符纤璃说道,还带着怀疑的目光看向嫌疑人。

    “不可能吧,只有五分钟而已,犯人能在王根生清醒下灌下砒霜吗?还能在密封的环境下逃跑……或者是凶手还在这个房间里?”巫马宙提出自己的疑问,并警惕地看看周围。

    “有时破案不用想太多,只要合理利用已知的线索,加上一丝的想象,就可以将案子侦破,对吧?本案的嫌疑人。”宋光扬自信环绕其身,露出一副百案皆能破的气势。

    这股气势将被嫌疑人看在眼里,脸色露出一抹惊意。

    宋光扬带着满脸的玩味气息,走向本案的嫌疑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在这里?”

    “是!”嫌疑人原本张开的双脚立即合拢,右手抬动一下便有所迟疑,随即停住了,“我叫楚海透,云南人,现在是旅游开发商,想找王老板投资我的项目。”

    楚海透身穿正统西装,整个身体就像一个白领人员,但脸上透露的感觉就像小流氓装正经,让人又好玩又好笑。也许,这就是任长俊为什么要针对他的原因吧。

    “这是我的名片。”楚海透从上衣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用拇指和食指捉住名片上部,举给宋光扬看。

    “何况我也没有杀人动机,要是我杀死王老板,谁来投资我的项目啊?”楚海透大声对所有人喊道。

    “也对哦,光扬,你认为呢?”巫马宙走到宋光扬的旁边,轻声问着。

    “不知道。”宋光扬语气淡淡地回答,并走到尸体旁观察着。

    “不行,除了一些中毒反应,没什么线索。”宋光扬自言自语,突然神色改变,“对了,走廊上的监视器或许拍到什么线索。”

    “就你懂的多!我早就看过了,在楚海透之前有两个人进出过这个房间。”任长俊得意地笑着回答,“我已经派人去寻找了,不用多久就可以将他们带回来。”

    宋光扬点点头,在房间游走着。巫马宙见状,也跟过去了。

    巫马宙在后头看着宋光扬,有些郁闷地说道:“扑朔迷离啊!一点线索都没有,光扬,能不能破案?”

    “你说说看,破案的关键是什么?”宋光扬停下脚步,反问巫马宙。

    “关键?”巫马宙想了一下,好像想到什么,“我觉得是杀人手法,现在还不知道凶手怎样杀人。”

    “没错,密室杀人是在密不透风的房间或地区实施杀人的一种方法。造成密室的方法有很多种,现在这个案件明显是凶手关门后,利用某种方法杀死王根生。所以只要知道杀人手法,谜底一定会浮出水面。”

    宋光扬带着清晰的想法,仔仔细细地寻找着线索。而巫马宙也满怀好奇心地跟随宋光扬。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