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案 神奇的密室杀人<擒不擒>

章节字数:2698  更新时间:15-10-25 23: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什么意思呀?别卖关子了,快说!”任长俊有些不耐烦地怒吼着。

    “死者只有嘴巴发现砒霜吧,只要利用假牙就可以让死者主动将砒霜带进嘴里了。”宋光扬给点提示,说话只说一半,剩下的想让这些听众思考思考。

    “该怎么做?”任长俊心急地问道。

    “原来如此,在假牙清洁片上弄点砒霜,死者就会毫无知觉地用砒霜清洗假牙了,最后还会带上假牙,砒霜自然会进入肚子了。”楚海透突然开口解释,“对不对呀?警探!”

    宋光扬瞄了他一眼,脸色有点沉重。

    任长俊利用自己在学校所学的知识,提出一个疑问:“可是,在假牙上的砒霜量应该不足以致死吧?何况将假牙从清洁水拿出来,也要用清水冲洗,更不可能致死。”

    “这是你今天说的第一句人话。”宋光扬听到疑问后,幽默中带有点讽刺地说着,“就像你说的,不可能致命,因为砒霜的致死量为0。1~0。2g,而且还要用水冲洗。但是,凶手的目的只是想让死者慢性中毒,缓慢死去。”

    “对不对呀?”王根生的假牙医生李异,凶手就是你!”宋光扬伸出右手,笔直地指向李异。

    所以人都看向李异,听了宋光扬之前的解释,大家或多或少地猜到是他了,也没太大惊讶。

    李异沉默着,额头上布满许多汗水,因为紧张的缘故,还深深地咽了一下口水。

    “由于砒霜是公安局管制药品,没有相关证明,药店是不会买的。可是你是医生,应该有办法弄到手。”宋光扬满怀自信地凝视李异,继续推理着,“随后将弄到的砒霜一点点地放进假牙清洁片,最好的证据就是清洁片不是包装盒包装,而是用保鲜袋散装。我猜你会对死者说这是特别配制,所以没有盒装。”

    “砒霜只有一点进入清洁片,并经过清洗,最后附着在假牙的毒性微乎其微,只能让死者慢性中毒,这也是你的目的。死者在家里死去,谁也不会怀疑到你,最后再回收带毒的清洁片就行了。”

    “不对啊,慢性中毒有预兆病症,只要发作,一定会被人发现,还会送进医院,这个手法就失效了。”任长俊毕竟是警校毕业的高材生,对于药品还是颇有了解,直接说出这个杀人手法的缺陷。

    “我想起来了,我和王老板谈事时,他有过呕吐、咳嗽的症状,可能是砒霜中毒的预兆。”站在门口前的楚海透开口说起王根生临死前的症状。

    “他们以为是胃癌,所以才不在乎,对吧?赵英花女士。”宋光扬解释着原因,顺便看看赵阿婆。

    赵阿婆眼神一怔,随后低声说道:“小兄弟说得没错,根生确实有胃癌晚期,病入膏肓了,也不想待在医院浪费钱,就来到三亚用药物维持生命……”说着说着,赵阿婆便梗咽了。

    “我在死者的包里看到抗癌药,所以才联想到他原先没中毒前就生病了。因此不知道死者得癌症的楚海透也就不可能采用这种杀人手法,他的犯罪嫌疑解除了。”说完宋光扬轻轻地松了口气,不知为什么,他朝符纤璃的方向看了一眼,也许是为了她的信任吧。

    “啪啪啪……厉害厉害!”楚海透注视着宋光扬,鼓掌赞美着,脸上透露出一股玩味。

    “切,不过是探长告诉你的,有什么值得炫耀,要是你有本事,自己破案啊!”任长俊满口醋意地贬视宋光扬。

    “前面说的全都是推理,没有实际证据。”宋光扬无视任长俊的贬低,话音转变,自己说出没有证据。

    “没有证据,你凭什么说我是凶手?”李异大声怒问宋光扬,但明显的底气不足。

    “证据就在检验员手上,我已经将王根生今天清洗假牙后,还不倒掉的清洁水拿去检验了。”宋光扬摆摆手回答。

    “你说得没错,报告检验出水杯里含有砒霜成分。成分也和死者嘴里的砒霜一样,应该就是死者致命的原因。”符纤璃双手紧握水杯,立即将刚刚化验的报告说出来。她的美眸还是只盯着宋光扬,还略带点微笑,令人感到清风拂面。

    任长俊感觉到符纤璃的目光,顿时醋由心生,第一次见到她竟然也有小女生般温柔的眼神,结果不是对着自己发出的,心里莫名的愤怒。

    “那也可能是赵英花偷偷下毒,假牙上的证据还不足够证明李异是……”

    任长俊的疑问被一个人的奔跑声打断了。

    李异火急火燎地朝门口飞奔,途中还将惊慌的赵英花推到,雷霆万钧地冲向门口站着的楚海透。

    楚海透知道凶手想逃跑,但他用身体挡在门前,堵住出口,并不想让凶手逃掉。

    李异此时握紧双拳,打算用武力逃跑。当然,这也暴露出他是凶手的铁证了。

    巫马宙和宋光扬伺机而动,准备出手擒拿凶手。

    但随后的情况令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李异边逃边举起右手拳头,向面前挡路的楚海透示威。楚海透脸色坚毅,全身散发出一股阴冷的气息,就像是从潮湿小巷里走出的流氓。身为警察的大伙,对这个流氓气息十分熟悉,但此时的感觉更加浓郁瘆人。

    楚海透身子一侧,迅速伸出右手,准确地擒住李异的左手。

    李异对突如其来的攻击一阵麻木,但随即向楚海透轰出炮弹似的右拳。

    楚海透早已料到,身心一转,整个人移到李异身后,左手搭在他的肩膀,同时大力踢向他的膝盖。

    李异被踢得单膝跪地,左手又被擒在背后,无法动弹。楚海透的动作还没停止,整个人向前扑倒李异。

    李异失声大叫,全身不停地挣扎,可都无法摆脱束缚。

    相对的,楚海透一个用力地扭动李异的手臂,后者便疼的无力挣扎了。

    楚海透松开搭在李异肩膀上的左手,往自己裤腰带摸索着,然后停下动作,转头看向任长俊,示意他赶紧捉拿凶手。

    “擒拿手……”巫马宙小声地自言自语,并没有人听到他的话语。

    宋光扬此时从死者的包里取出一个保鲜袋,袋里有几粒假牙清洁片,随后朝凶手走去。

    任长俊前去用手铐铐住躺着的李异,并将后者捉起。

    李异起身后,一直低头看地,全场进入一片沉静。

    宋光扬用力将假牙清洁片砸中李异的头,后者抬起头,一脸愤怒地直视宋光扬。

    宋光扬毫不在乎地说道:“这个应该就是你今天拿来的假牙清洁片,由于赵英花在你来之前就离开了,所以一定没碰过这袋清洁片,只要化验一下,就可以发现毒死王根生的砒霜成分了,也就是杀死王根生的铁证!”

    李异的怒气随着证据的出现,显得越来越弱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不甘心。

    “我还有一个问题不明白,你的杀人动机是什么?”宋光扬看着李异,提出最后一个问题。

    “我很缺钱,他的遗嘱上写着,死后能给我一笔巨资,所以他必须早点死。”李异的求钱心切,导致了这件谋杀案的发生。

    “根生的病已经把他折磨得生不如死了,为什么连最后一点时间也不愿让他安享晚年……”赵英花不管警方的阻止,冲向王根生的遗体,抱紧他,失声痛哭着。

    没人阻止她,所有人在旁边静静她看着。

    楚海透摇摇头,紧急地对任长俊说道:“警官,结案了,我可以走了吧?笔录等一下我会去警局弄,我有急事。”

    说完后,也不等任长俊批准,旁若无人地冲出房间。

    “光扬,干得不错,我知道你不会怪我把功劳都堆在探长身上的。”巫马宙在看破案后,心情格外舒畅,对着宋光扬开玩笑,“还有,为了赔罪,回去我就叫队长给加班费。”

    但宋光扬严肃地说道:“还没结束,我还有别的事要做!”

    符纤璃拿着水杯,眼光停留在宋光扬身上,嘴巴欲言又止,呆呆地流露出一股依依不舍之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