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甜美风_2 血族小王子的玫瑰花盒_263 仙女牌贞子:分分钟吓死人的节奏!_小说_连城读书 - xf811兴发娱乐_www.xf811.com_xf881兴发平台官网

2 血族小王子的玫瑰花盒  263 仙女牌贞子:分分钟吓死人的节奏!

章节字数:3083  更新时间:15-05-07 12: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还附带各种光影明暗,虚实填充效果,您这是仙女牌贞子,要分分钟吓死人的节奏吧?!

    幸亏流珠反应得快,连滚带爬地起来,再不考虑什么多余的问题赶紧地溜出去,不然怎么着,她要是遇上的是饕餮,难不成她还要笑容可掬地问候一下您中午需要加餐么?

    当她傻缺啊?!

    缺也不能缺在这个地方好吧,这可是要命的事儿。

    至于安紫炎,哦,不,该说是萤惑了,此时倒是柔情必现,小心翼翼地将养魂草放到了桌子上,担心地问,“修,你没事吧?”停滞的时间给人的感觉似乎是某个透明灵体在深入思考啊。其实也是的吧。

    过了不久,终于传来一个波澜不兴的声音,“无事。”“哦,”荧惑似乎有点失落,只是失去过的总觉得格外美好,她觉得自己再也不能承受一次失去他的感觉,所以不愿意再去争吵,转转眼眸,眼底的光像是暗色锦缎上繁复的绣纹,荧惑想了会儿子,终于找出了一个安全话题,“我放在桌上的红楼梦你看了么?”她说的是一本电子读物。

    “嗯,”透露出轻松愉悦的声音,却还是依旧慢条斯理,“看了,你不是设置了滚屏么?”“对啊,”荧惑眸中闪过一丝得意,只是没明着夸奖自己。翠绿欲滴的叶摇摆两下,有一点点无奈的意味在。“只是,你能不能给弄一个翻译的?”“翻译的?”荧惑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心道难不成说缺魂就是这个样子的,要知道这是最简单的白话文了,她都能看懂好不好?!

    “那个,修,我好像不太懂你的意思。”荧惑眉头拢起,让人想要替她拂去哀愁,可惜这盆草显然没注意到。“就是这上面有好多壁画特别少的,”也就亏了荧惑见多识广,一听就能明白,反正要是安紫炎听见这句话会简单利落地反驳,“不可能,你说的错别字可能有一两个,不能到处都是!”

    荧惑秒懂他的意思,试探着问,“你是说简笔字?”“嗯,”某人的声音有点闷,“那些文字从咱们那个时代到现在都几经变迁了,简直的一部进化史都写完了好不。就那个,你说那叫什么来着。”“繁体字?”“对,就是,我能知道那个就不错了,你是认为我封印的这些年还研究这个来?”,石化ing,荧惑木讷地听着,不敢相信一直风度翩翩的那位现在不过是这么几天,就变成这么的。

    简直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所以说你自己是墨还是猪?)

    感觉到强大的冲击,刚刚露出蔷薇盛放一般笑容的荧惑忽然就敛了笑靥,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一瞬间虚化,然后再抬起头来时神态已经很焦急了。“你等着,我记得安紫炎有本修订版的,我给你去拿,时间快来不及了。”修沉默,看着她的背影,其实他的内心是纠结的,又是夺舍重生,然后呢,又是屠戮,就算不说这些好了。

    他也觉得安紫炎可怜得紧,干嘛这两辈子荧惑都是选中她呢。可是心底里却有个小小的声音在说,那不废话,当然因为她们的灵魄和身体的契合度最高。

    可是他又希望这样下去,转换了时空变成这样的存在,再回过头去想过去的那些年月,就像是大浪淘沙出的金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何况,总是见到的荧惑,他忽然就想如果当初她不那么骄傲,他不那么桀骜,这结果会不会好一点,至少不会自相残杀再难回头。

    可是他忽然就想要苦笑,那是不可能的吧。他没变她没变,只是可惜他到最后才懂这一点,所以注定悲剧。可是。

    目光犹疑地投注到荧惑身上,她还不懂,一心执着,他忽然就悲悯,却不能劝慰。

    终究是自己的心自己懂,别人的安慰能管什么用,所以谎言就应运而生了。可惜是人心隔肚皮,你我两不知,所以就算是欺骗也不过是。

    你不信我不信你不懂我不想懂,都还好。

    最温柔的害。

    只是,三分钟后。

    安紫炎重新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对着小时钟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揉手臂郁闷得可以。可是修自己也郁闷得可以,荧惑是搞什么啊,拿了一本精装的简体字和繁体字的对比来,她真觉得他这一脑袋的小草叶能翻动。好吧,试试就试试,可惜他试了,结果就是根本够不到嘛,那就只好干脆利落地怒了。

    安紫炎左望右看,最终看到眼前奇幻一幕,这个不知道她和流珠什么时候放在这里的一盆青草,现在正散发着奇异的光芒美轮美奂样,简直是传说中的绛珠仙草啊,只是。

    这个造型是哪里不对,好像是群魔乱舞状。等等,安紫炎唰地直起身体瞄了一眼窗户bia哒bia哒地眨眨眼,再转过身来再看它,真的没风啊,那它这是欢跳个什么劲儿。难不成?安紫炎心念一动,眼中焕发出异样的神采,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奇花异草不成?!狂风瀑布汗,安紫炎的脸都快贴到养魂草的叶子上了,修差点没吓个魂飞魄散,她难不成是发现了什么?

    历史老师是个面貌清秀骨骼清奇的女老师,然后他们就起哄说她和数学老师忒像,然后把人家气哭了。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等到那节下课的时候,人淡定地宣布把第三章抄三遍当课后作业,连小字都要抄,抄不完她就要去找安诺。当时教室里真正套一句被用久了的话说,鸦雀无声连掉根针的声音都听得见。等她走了,凌云拼命地望了半天,登时脖子都长了一截,最后发现她是真的走远了,才把自己弯成一道彩虹,把嘴送到了安紫炎耳朵边上,当时没把安紫炎吓死。“我问你,我记得那个古人说过小人和,和什么来着,反正是说人不好的那种,你那回说过我,你现在学来听听。”

    安紫炎看着他那逗鹦鹉一样的态度,不动声色地直起身体靠上后面的桌子,忽闪着眼睛看着他,眼里全是问号。凌云知道她是起了疑心,当下切了一声自己坐回凳子上,笑道,“我就知道你觉得我是要说你,那不是啊,我大人有大量,原谅你了。”安紫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做错事还原谅我呢,不过无所谓至少凌云不会再挑衅了不是,别的她无所谓。安紫炎淡淡地说,“那句话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哦耶,就是这句,”凌云兴奋地一拍巴掌,安紫炎撩撩眼皮子看过去,这种从下往上看人的慢动作让凌云感觉自己被深深地蔑视了。但是凌云却突然冷静了下来,当然似乎也不完全是,因为他猛然站起扫了两眼,然后慌张地问安紫炎,“历史老师没回来吧?”安紫炎摇头,“没有。”感觉都有点烦了,实在是不知道凌云是要干什么。

    “那就好,”凌云惊魂甫定地坐下来,然后又是慢慢地凑到了安紫炎跟前,这接近的速度倒是安全速度,所以安紫炎无心闪躲。便听凌云故作神秘道,“咱们历史老师就是既小人又女人,我以后再也不敢惹她了。”安紫炎眼里闪过不赞同的神色,干脆利落道,“你本来就不该惹。”这话刚一出口安紫炎就后悔了,干嘛要招惹凌云啊,现在只希望他没听到就好了。

    可是这时凌云显然已经听到了,本来身体转到一半,这下倒好,这货干脆利落地补充了一句,“你也是一个类型的。”安紫炎登时绝倒。

    至于珍珠。

    月黑风高夜,冷云阡听到外面的响动赶紧地召唤珍珠,让她去看看。结果,窸窸窣窣的声响过后,珍珠哼了一声就是不理她。冷云阡一滞,感觉更是愤懑,可没想到再连声召唤几次,人干脆不理会她了。无奈之下,冷云阡只好自己去看风里摇摆的枝桠了,安云默这才睁开眼,慢条斯理地走到珍珠身前蹲下看着它雪白的皮毛如雪狐一般可爱,灵动的眸子里全是疑惑,不由温柔笑道,“自从有了你啊,紫炎滴妈终于学会看家了。”

    似乎听出这戏谑,珍珠不好意思似地扭捏着趴下了身体,目光犹疑处羞涩之极,坏主人,你这是在给伦家揽仇恨么。

    至于冷云阡,某次愤愤总结道,“我就没见过这样的,每次叫它去巡逻,都不搭理我。有一次给它改善了一下伙食,说让它站起来,站起来了,结果我说去,跑跑,她又趴下了。”安云默点头,默默地吐了个烟圈,似乎颇为享受似的,然后补充了一下,“有一次我不是说让它绕场一周么,结果我到门边一看,人早回了窝了,我觉得它这举动是有特殊寓意的。”

    冷云阡怪道,“有什么寓意?”安云默叹了一声,一时间忧伤气息弥漫,再吸了一次烟缓缓地说了一句,“简单来说,你愿意去就去吧,反正我不去。”冷云阡默然,真是言简意赅啊,只是,放任视线在安云默身上逡巡一遍奇怪至极,没听说过这货动物心理学修得这么好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