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不得善终才是爱  文荒请进

章节字数:5286  更新时间:15-08-22 04: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下面这四个文,可以去看看哦,帮忙收藏一下,推荐一下,订阅一下什么的。

    文文很容易找到,直接在本文的简介页,最右边有何以笙歌默的作品,直接戳下面的小说名就进去了。

    1,完结文芙蓉双姝并蒂开

    精彩部分:洛渊丝毫不觉人家的揶揄,自恋地撩撩鬓角的发,大刀阔斧地迈向洛炎冰的闺阁。不过洛渊可没那个福分擅闯香闺,倒是被迎面抛来的大包袱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提起真气想一掌劈开。洛炎冰闲闲的声音适时想起,“那可是你的小情人,你也舍得哦。”猝不及防下,来不及思索,洛渊下意识改劈为拥,再看怀中小人儿,霎时俊脸上五颜六色闪过,似开了个颜彩铺子。那张恬静的脸可不就是紫炎么,身上那张好像是冰儿的桌布呀,层层叠叠地胡乱卷了,再拿玉带圈圈绑了。

    洛渊心头火起,乌云密布的脸上一双精光矍铄的眸子射出骇人的冷光,疾声厉色地质问:“洛炎冰!你别太过分!”本来关上了门的洛炎冰哗啦一声又拽开了门,气愤地高声喝问:“谁过分呐!你最好问问你怀里装乖的那个玩意儿对我做了什么?!”“做了什么?”洛渊冷笑,洛炎冰直接冲昏头脑,狂吼出声,“她非礼我!”我了个去,雪媛抬头扫视院外人头攒动的那形势,伸手去掺雪月,却还是没阻住雪月下坠的趋势。雪月哭丧着脸,内心哀鸣,我的那个小姐呀,我求你了,您矜持那么一点点行吗?

    洛渊气愤异常,却只能将紫炎挑在右肩上,还要垫一只手增强稳固性,终究回到自己的院落。紫炎倒是消停了,却气得洛渊刚进了外屋,就想把她扔床上,想了想最后还是作罢,轻手轻脚地把她搁置在床上,自己立定了愤恨地瞪着她。看着她恬静的睡脸,洛渊斥道:“你知不知道你丢了我多大的脸面。”

    翌日清晨,紫炎刚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便注意到了自己的惨况,那叫一个悚然一惊。洛渊终于逮到醒了的她,那一通数落,昨夜的记忆回笼,紫炎死命地噘起嘴,一言不发。映着洛渊的数落声,紫炎早在心里早把他骂了个遍,就算是我睡姿不好,这么对待我也很过分吧,更过分的是你,居然就看我这样待了一夜。紫炎奋斗了半天,也没打开,洛渊理智稍回炉,想起哪里不对,眼神一闪,慌慌张张地走掉。站在廊下,凝视花树缤纷美丽的姿容,内心狂跳,忽然想起昨夜紫炎像只粉红色的蛹滚来滚去的样子,忽然间绯红了脸庞。

    2,完结文暗黑甜美风

    精彩部分:凌风独坐墙角,仰头看撒落的月光,很美。只有血族的贵族才能在阳光下生存,别的血族后裔却都不可以。紫炎,对不起,我说过我不会伤害你,可我做不到。月的清冷,少年的忧伤,曲折成怎样美丽的弧度,谁知晓。

    俯身低头,过分白皙的脖颈优雅如垂死的白天鹅,眼神扫过手上的白底刻金丝手套。白天流珠还打趣自己太能装了,其实她不知道,血族的反哺和初拥是血族最神圣的仪式。不同于普通制造出来的血族,弱小,低劣。

    真正的血族贵裔是大陆上唯一的神的后代,他们把蝙蝠当作喜欢的小动物,把可爱的小田鼠当作饭后甜点,喜欢从高脚杯里吸取色泽魅惑的血液,或许还会插上血管。血族都是很痴情的,而血族的反哺和初拥,则是天神的礼物,让他们的后裔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并赋予他们同等的血族地位。

    将这一仪式结束,凌风感觉极其疲惫。反哺和初拥伤害的从来都只是受术者的身体呀。漂亮的紫晶耳钉被月华洗过,闪着冰冷的色泽。就像沉浸在深海底看海面星光闪耀,恰如其分地嘲笑了他们的。。。喜欢。

    因为年少,所以只说喜欢,不说爱。

    腾空而起,巨大的黑色羽翼在背后伸展开来,遮天蔽日。

    回到夜之国度,也就是吸血鬼之家。凌风落定,神色忧伤,俯视怀中脸色苍白到几乎透明的女生,不去想她会不会怪自己。爱过,痛过,恨过,这才是人生。不然呢,难道要画地为牢,安静站在菩提树下彼此观想。还是要像盛开在奈何桥旁的彼岸花,生生世世花不见叶,叶不见花。

    拜托,这不是他的style,他从来都明确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微笑着跟出来散心的族人打过招呼,凌风抱着安紫炎走向水晶之冢,这可是血族的圣地呢,有很好的治愈疗伤疗伤功能,还可以滋养身体,增进修为呢。

    掀开盖子,凌风温柔地对紫炎说,“你不是说很喜欢玫瑰花盒,那现在是不是很开心?”的确,由于水晶棺没有底,黑色的泥土肥沃的模样,安静地向上蔓延。而凌风别出心裁地在自己这个里面栽满了热烈的红玫瑰,实在是夺人视线。

    时间快来不及了,凌风有些眩晕,却还是尽可能放轻动作,将紫炎放了进去。自己随后踏入,在她眼睑上落下一吻,将她的头放在自己胸口,阖上恍若蝶翼的羽睫。

    3,最重要的是这个,重生之爱有时差还在连载的,强烈需要支援。

    精彩部分:此时凌风来了一句,“要不安紫炎你先去?”安紫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看了一眼旁边那颗树,下定决心蹭蹭地爬上树去,树袋熊一般巴得死死的,凌风:。。。流珠一看这架势,赶紧地站到安紫炎身旁,摇头道,“不要!”似乎早预料到这种情形,安浅陌速度解围,对着千蝶舞温柔地说了一句,“我陪你跳。”千蝶舞下意识地望过去,安浅陌站在那里,就仿佛是她不可抗拒的宿命一样,那般玉树临风、儒雅潇洒、高贵温良、干净沉稳地站在那里。

    就像一个最完美的天使一样,她的王子安浅陌一身纯白地站在那儿微笑着看着我,笑容温情得如同从树荫洒落的阳光。还是那样墨黑俊秀的眉毛,还是那样英挺坚实的鼻梁,还是那样优美精致的唇线,还是那样柔软流动的眼眸,就像赤道沙滩沿线的海洋,清澈而温暖。尘埃在他身边像是美丽的精灵一般飞舞,他静静地微笑着看着千蝶舞,然后,温柔无比深情无限地说,“我陪你跳!”

    千蝶舞感觉自己好像坠入了一个无边的梦境,哪里有洁白的云朵和美丽的彩虹,她睁开眼,看到丘比特持着金色的见射过来。嘭!她的心被射中了!流珠握住安紫炎的手,说上一句,“这俩真够可以的。”安紫炎没点头。

    千蝶舞抱着万劫不复的心念和安浅陌绑在一起坠了下去,弹跳绳将两人紧紧扣在一起,到最低处安浅陌在她耳边的一句话忽然让她生出无限的勇气,他咬着她的耳垂说,“蝶舞,无论何时我都在你身边。”好幸福哦,为什么忽然感觉幸福到笑都不够,快要痛哭呢。等到两个人上来的时候,月盈脸上泪痕未干,却已经换了一脸的陶醉,两只手合拢在一起说,“好浪漫哦。”

    凌风被她腻歪到,说上一句“至于的么?”颜苏却在此时枉顾立场地点了点头,在月盈质疑的眼神里抱着腿绑着装备很自然地后空翻下去,如凌空之燕,帅得不可思议。

    可是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他还是没有上来。月盈慌了,下去湖面处探问,“颜苏,你在哪,你应我一声!”却没有人应声,只有她的声音在山谷间回荡。她站起身来,她开始慌了,毅然决然地迈进水里,裤脚湿掉。“噗!”“啊!”月盈一声惊叫,有水喷到她脸上,下意识地闭上眼,再睁开眼却看见一脸笑容的颜苏。“你!”月盈说了一个字,抬起手来捶了他两下,也不舍得使劲。

    月盈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湿,却不是因为颜苏刚才撩的那捧水。她刚才真的很害怕好不好。却在这时又是一波水像是小雨一样洒过来。一束花又差点没拍她脸上,月盈有点郁闷,说起来颜苏也是千伶百俐的啊,怎么每次在她面前总要出点小问题呢。

    月盈板着脸接过那束花,两层纸质包装,内里那层是淡蓝,外层是柔粉,最外层的塑料包装是透明金边的,描绘出海滩的波浪来,像是细沙的边缘,夏日午后的阳光终究是太美好。粉红色的花朵低调而喧哗,霸道地宣誓美丽的存在,芬芳馥郁,那些水滴在阳光下闪耀,清纯得不可一世。

    4,金樽对月,连载中

    女孩轻手轻脚地下了床,看着华丽的装饰,漂亮的屏风,手指抚过锦被上精美的刺绣,心中不安染上唇角眉梢。她慢步穿过珠帘,外间有一个愁眉苦脸的男子坐着,见到她似乎很欣喜。女孩慌乱地别过头,心里诧异得很。

    “紫霄,你终于醒了。”他站起来,女孩看着逆光里他的轮廓,感觉他比自己见过的所有人都要俊美。可是。。。可是自己以前究竟是做什么的?那些浮光掠影般的记忆呀,散落一地,什么也不能告诉她。

    星云见状忙扶住她的手臂,拉她坐下。“紫霄,没事了,我是神界的祭司,你这次闭关好像出了一点纰漏,没事的。”女孩看着他身后水晶球中依稀映出自己美丽的容颜,顿时一阵无力。

    夜已过半时,床头那紫晶风铃响个不停。紫霄从床上跳下来,看见一个一身火红的男子坐在自己窗户上,一脸邪魅。紫霄忽然绽放出一个炫丽的笑,问道:“真不好意思,请问您哪位?”

    他跳下来,身形渐渐逼近,“魔族的王凌云,”说着神色突然一黯,“我们也曾海誓山盟,花前月下,你全都忘了吗?”紫霄低下头,用手指蹂躏着发丝,淡淡道:“或许,反正没印象。”

    对面的人显然噎了一下,之后的整个晚上紫霄都在忍耐他的呱噪,听一个痴情男的悲情过去,直到朝阳初生,那个人说要赶回魔族处理政务,她才得以暂时清净。

    紫霄叹了一口气,走到门外。仰卧在一望无垠的草地上,阳光温暖和煦,风拂过,芦苇轻晃,燕子斜掠过水面,带起粼粼微波。树枝摇曳,哗哗作响,紫霄又叹了一口气。脚步声临近,紫霄睁开眼,看见星云温和的笑。

    她想星云大概永远都是这样吧,毕竟陌上君子颜如玉,何况他还有种玉石似的气质,温润而疏离。她接过星云手中晶莹剔透的紫箫,一派天真地问:“这是什么?”“紫玉魔箫。”

    “可咱们是神族哎?”星云轻笑道:“不过名称罢了,就像心机手段,怎来对错,端看何人所做,目的如何。”所以紫霄信了,她以为作为神族紫霄的自己和圣物的魔箫其实都是正义的。。。

    “只是紫霄恐怕忘了,三个月后,就到和魔族决一死战的时候,还请紫霄早做准备。”紫霄惊悚地眨眨眼,什么也没说。

    时光荏苒,三个月过后。

    寒风凛冽,紫霄亦心坚似铁。城下巍巍列阵的是魔族的士兵。对面山上迎风而立的是魔族灵力最强的人,他们的王,凌云。她看着他,在这肃杀的杀场上,在这遍地的哀鸣声中,没有一丝惊慌,毕竟他们,呃,或者应该说星云也一直励精图治不是吗?不到最后,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可是,他们终究料错,忘了世上还有天纵奇才这件事。所以,当星云飞至半空接住紫霄似纸鸢坠落的身体时,当神族第一勇士对凌云屈膝叩拜时,他们便知败局已定。

    “紫霄,我等你来,等你与我携手,我会与你共同守护这人间,寿与天齐,共看这世间沧海桑田,风云变幻,我定护你再无忧愁。”紫霄看着他深情款款的面容,用指尖拭去自己唇边血迹,选择不去相信他。

    她摆脱星云的搀扶,轻声却坚定地说:“六军城下齐卸甲,宁无一个是男儿。”凌云静默,在这令人胆颤的安静中,凌云释出笑意,温柔堪比情人间的私语,“明早我等你答复,你可以选择投降或是和神族一同覆灭。”

    傍晚,寝宫旁的竹林中,紫霄抱膝枯坐,晚霞的瑰丽,映衬她绝色容颜,两行清泪滑下,润泽她眼角那颗泪痣,更是妩媚非常。

    这三个月的坚持不堪一击,紫霄呀紫霄,在这之前,你是怎样生活的?那段被所有人缄口不言的时光里,会不会也有人将你视作掌上明珠?会不会也有人不论春夏秋冬伴你嬉笑打闹?偏偏如今再不得而知。

    “紫霄,可找到你了!”紫霄看着自己的女凌冰一路小跑过来,无忧无虑的样子。凌冰扑上去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而后摇晃着她的双臂说:“紫霄,凌冰只想你平安喜乐度过一生,这些人值不值得,您先看这个再做决定啊!”

    水晶球注入灵力后闪现一幕幕情景。画面里那些素昧平生的人在弑神术的操控下直接湮灭,直到最后星云怀抱一个女童一步步登上祭坛,俊美的面庞冷若冰霜,风吹起他银灰色的长袍,猎猎作响。

    画面一转,紫霄看见自己与凌云相依喁喁私语。“紫霄,你为什么一定要留在这儿庇护神族?他们真的值得么?你知道神族每立紫霄都先要除尽他的族人吗?你知道抚育你长大的星云祭司每百年都要用九百九十九个童男童女的魂魄,为他自己,为神族长老加持?”

    最后一幕,紫霄终于惊诧地瞪大了眼。她看见月湖畔相依偎的自己和凌云。看见暗夜里逼近的神族长老,看见最后一刹那间,自己挡在凌云面前接住星云致命的的一击。她看见星云陡然收缩的瞳孔,甚至能感觉到心口碎裂的痛。

    痛到无法呼吸,紫霄颓然跪倒在地。所以看不到,凌冰眼中满载的悲悯,“你的族人全部是被神族屠戮,他们比魔族更邪恶吧。”

    紫霄抬起头,缓缓吐出一口气,”那么你呢?你又是谁?”“前任魔王之女,凌云的妹妹。你与哥哥的缘分是天注定的。其实你被打落凡间后,作了云默夫妇的女儿云姝,哥哥也用裂魂术制作出了令云,当地城主的儿子,你们在凡间也极交好呢。”

    “可父王却在那次营救哥哥时死去,所以才有今时决战之约。哥哥本想等一切结束后再迎你回来,可是终究人算不如天算。史前魔类潜入你体内,当你被推下新萃宫旁断崖时,失去那种半仙之境的庇护,身体被荧惑彻底占据,却激发了你灵魂的潜能,反而让你重回神界。真乃时也,命也。”

    “原来那个花魂是魔凤帝祖的妃荧惑?”“是啊,是啊,”凌冰欣喜若狂,“你都想起来了?”紫霄点头复摇头,“一点点。”翌日清晨,两方人马再度对峙。凌云漫不经心地问:“都过了整整一夜时间,神族无人大可直接认输,反正也苟延残喘不了多久。紫霄,你呢?我的提议,你考虑得怎样?”

    紫霄迎上凌云的视线,他的眼睛浩瀚仿若星海,却幽深晦暗到能将所有光芒泯灭在一瞬间。紫霄轻轻颔首,星云和凌冰之外的所有人都被惊呆了。

    紫霄缓缓走过两军间的空地,她听见旁人的诅咒,却恍若未闻。最后她停在凌云面前,盈盈下拜,起身时唇角绽开一朵绝美的笑,她的手缓缓搭上凌云伸出的那只手。

    我们就耐心培养萌芽,不要急着开花,反正有常常的岁月等我们去填满它。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