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  第二十三章:屈辱

章节字数:2729  更新时间:16-08-19 08: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里是培训奴隶的地方,俗称尖子院。能够被送到这里的奴隶,都是有才能或者有姿色的。在第一天被晾了一天后,第二天一大早便有人来他们从带到这个地方。

    这里并不是什么风景优美的好地方,哀嚎遍地宛若人间地狱的地方。

    “尖货们,我是你们的饲养员。”一个彪形大汉笑着对四人说:“相当魔法师吗?哈哈哈哈,从你们被带到这里的时候就不可能成为魔法师大人了。”

    他挥舞了下手中的鞭子,然后一鞭子打到一个被捆绑的人身上。那人早前已经被虐的遍体鳞伤,这一鞭子下去连哀嚎的声音都微弱了。

    “这是妄图想要逃跑的。”他大笑着说:“你们将会被种上奴隶的印记,逃奴便是这个下场。”

    在那人肆意的大笑中,四人中有两人瑟瑟发抖。奴隶印记意味着什么,他们都非常清楚。一旦印刻上奴隶印记,今生都会被戴上枷锁,无法挣脱。

    乌托尔的奴隶市场这么繁华,也和这独特的奴隶印记有关。因为这个奴隶印记,也很少有发生反叛的奴隶。

    “来吧,我的小宝贝们。”他话音一落,便有人上前抓住他们,然后分别将他们锁在工作台上。

    是的,工作台。四人趴着,被牢牢的锁住,而且边上还放有不少的工具。

    卿菡对云生说有办法,其实这话是有水分存在的。乌托尔的奴隶印记举世闻名,如何破解从前卿菡从未研究过。不过这个世界上没有完全无解的东西,只要悉心研究就一定能找到办法。

    那个自称是饲养员的人,哼着小曲,走到一个不停的颤抖的少年前,用着让人作呕的温柔说:“噢,噢,我的小宝贝,别怕。”

    那个少年没有被堵住嘴巴,可是却害怕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颤抖着,可是饲养员却毫不犹豫的剪开他的衣服,然后抚摸上他的背部。

    “啊,多么美妙的背部啊,啧啧,我要画上什么好呢?”他一脸痴迷,然后幡然醒悟的说:“我的小宝贝,兔子如何,美丽又胆小的兔子。”

    少年不停的颤抖着,似乎这样愉悦了那个饲养员,他幸福的说道:“你看,你在我手下颤抖着,颤抖着,啊,真是太棒了。”

    他划开少年的背部,殷红的血流出,他舔舔嘴。那种兴奋的神情,让紧邻着这个少年的另一个少年晕厥了过去。

    哼着小曲,饲养员十分专注的在少年的悲伤拿刀在刻画。鲜血止不住的往下流,染红了地上,看起来让人崩溃。

    那个少年一昏厥,便有人将他泼醒。卿菡眯了眯眼睛,这是灵魂魔法阵。虽然少年的背部染血遮住了伤痕,但是一直在看着他动作的卿菡却看出了这是一个灵魂法阵。

    魔法阵千变万化,但是万变不离其宗。魔法阵有魔纹和魔法文字组成,每一个魔纹和魔法文字都不是随意刻画的。每一个魔法文字都具有其魔法力量,而魔纹便是链接这些魔法文字,让整个魔法阵融会贯通起作用。

    精神、灵魂系魔法文字,目前已知的是一千个。在饲养员刻画的魔法阵中,他一共刻画了13个魔法文字。在魔法阵等级划分中,零级也是红色魔法阵为3个魔法文字。

    橙色魔法阵,是7个魔法阵。黄是12、绿是20、青是31、蓝是42、紫是60、黑是98、白是221。

    饲养员刻画的魔法阵有13个魔法文字,已经达到了黄色魔法阵12个魔法文字的标准,应该是黄级魔法阵。

    一般来说,黄级魔法阵相当于一个二级魔法师释放出的魔法。可是事实上并非这样简单。

    魔法阵的复杂在于,它可以不是单个存在,而是能够联合。将不同系,甚至不同等阶的魔法阵用巧妙的方法链接,这样不仅仅加大了魔法阵的威力,同时也让魔法阵变得难以琢磨。

    那背部的魔法阵是用12个同级魔法阵相连接的,涉及到5个灵魂系、3个精神系、2个光系、一个暗系,甚至还有一个诅咒。

    这种魔法阵的复杂程度,不是专职研究魔法阵的人是没有办法了解的。想要解开,稍有不慎就会将被刻画之人灵魂寂灭。

    真是一个可怕的魔法阵,一般来说被刻上魔法阵的人几乎一生都要被辖制。除非能够找到高阶的魔法阵研究者,或者自己成为高阶法师,不然今生都要戴着奴隶环。

    在魔法阵刻画完成之后,饲养员开始动用颜料在他背部绘画。这种纹身颜料用起来跟一般的绘画颜料一样,在背上画起来就跟在纸上作画一般。如果忽略了被画之人的嚎叫,那么一切都显得平常。

    这种颜料,会牢牢的扎根在人的皮肤上,但同时也会让人感觉火辣辣的疼痛。如同烙铁一般,那种被火灼烧的疼让人难以忍受。

    那个少年晕过去了,这一次没用将他泼醒。因为做装饰不需要他保持清醒,也就没人管他是否醒着。

    “啊,真是完美的作品啊!”饲养员如同少女一般赞美着自己的作品,那样为何好想的神情却没有一个觉得好笑。

    他欣赏完了,自然有人将那个少年抬走,留下一地血污。带着温柔却让人发寒的笑意朝下一人走来,那个少年猛烈的挣扎着。可是这样是无用功的,他的挣扎只会让他筋疲力尽和更加的恐惧。

    恐惧会让魔法阵更加紧的束缚住灵魂,这个些魔法阵是以自身魔力精神力为养料,人不死魔法阵不灭。

    这个少年不同于前一个少年的羸弱,他的叫喊声几乎就没有断过。云生和另一个女孩听了,却都没有什么反应。

    卿菡对那个女孩微微有了些在意,这样的人都是精神坚强的人,也同样是不会轻易放弃希望的人。嘛,不过被刻上奴隶印记了,那人的以后几乎也可预见了。

    轮到那个女孩了,似乎是十分满意少女背部的光洁,他赞叹声不断。最终,少女被刻上了一片玫瑰花。

    粉红色带刺的玫瑰,和大红色的曼陀罗纠缠。清纯中带着妖冶,在少女的洁白的背部显得异常美丽。

    如果那不是奴隶印记,向来是一次很好的纹身。可惜,在那艳丽的颜色下掩盖的却是奴隶们,终生难以摆脱的枷锁。

    用美丽来掩盖残忍,这十分符合贵族的品味。卿菡在此之前并没有接触过乌托尔的奴隶,但是这次之后算是明白贵族们为什么对乌托尔的奴隶趋之若鹜了。

    那个一直咬牙不曾发出过一声悲鸣的少女,让卿菡叹息。这个世界便是如此残酷,即使你曾经是贵族千金,一旦在家族斗争中势力便会沦落为废品。

    那个少女本身并不差,而且眼中有深藏的恨意。这样的人会堕落为复仇者,不计一切的复仇。

    最后一名是云生,似乎是很不满意云生的背部,只是啧啧了两声便开始动手。他下手有些重,似乎因为背部不够美丽而不满。

    云生本就是一个乡野少年,再加上这些日子在神魔裂谷中不断受伤,有一个美丽的背部才奇怪了。

    可是即使他那样重,云生也依旧一声不吭。虽然疼的大汗淋漓,可是眼神却依旧坚定。

    许是这样,饲养员最后啧啧两声,在云生的背部绘了只雪狼。纯白的雪狼在云生的背部孤傲不羁,那浑身的气势宛若一只活着的雪狼。

    会画完之后,饲养员似乎对画十分满意,也没有再折腾云生了。有人将云生抬回之前的屋子,然后放下他便离开了。

    为了忍受背部的疼痛,云生一回来就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卿菡叹息一声,这种印记不仅仅是枷锁,更是耻辱。

    “以吾之契约为引,让吾之契约者自由,让吾为之替代。”随着卿菡庄严的话音一落,云生背上那隐藏在纹身下的魔法阵消失不见。而卿菡虚影的脖子上,却多了一个项圈。

    “吾替尔代受这份屈辱,望尔不要辜负吾之期望。”

    这声叹息云生听不见,朦朦胧胧之间,他仿佛感觉困住自己的什么东西被拿开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