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  第三十九章:来使

章节字数:2652  更新时间:16-10-16 10: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听到了来人的话语,卿菡微微一笑,看了云生已经掌握了其中的关窍。

    卿菡起身怀抱着里拉琴走出房门,外面的人早已不见了踪迹,不过卿菡倒也不苦恼直到在什么地方见云生。

    神职人员见客的地方无外乎那几个,卿菡走到神殿中果不然云生便在那里。

    “神官大人。”云生对着卿菡一礼,这倒让卿菡有些意外了。

    眼前的这个少年,分开不久从气质上倒是发生了较大变化。

    “王子殿下贵安。”

    里拉琴在卿菡手中发出清脆的声音,如同晨间唤醒万物复苏的鸟鸣一般。

    “这些日子我左右思考,深觉自己的无知,因此前来见神官大人,希望得到神灵的指引。”

    这些日子?看了云生和她并非处在同一时间线上,卿菡只是过了一小时而云生却进了了几天或者更长。

    这便是精神世界的奇妙和恐怖。在这里他们看似没有什么危机,可是这里的危险和巫妖之夜相比并不显得轻松。虽然这里或许到了结束也不会遇到危险,不过有的人恐怕会在这里‘度过’自己的一生。

    得将其他人找到,不然还没有摸到遗迹的门槛他们又要折损些人了。那些人并不是他们这一边的人,折损了也不心疼,但是在这样一个节骨眼上他们显然是一条船上的蚂蚱。

    “赛比亚和塞因多生战事,愿神保佑那些流离失所的信徒。”

    云生听后同样像神祷告,彼此心中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赛比亚和塞因,据说是兽人和半兽人的后裔。兽人和半兽人虽然只是一字相差,但是根据记载他们可是天生的仇敌。兽人和半兽人能力外貌相近,可能正是因为这样的相近才有些不合。更因为信仰的原因,兽人和半兽人几乎是死敌了。

    这两个国家虽然据传是这祭司时代种族的后裔,其能力是否还保存这祖先的能力已经不得而知,不过却保留着祖先之间的敌视。

    云川大陆上有一条著名的河流,名为翡翠河。这条河流起源于山远,流经乌托尔埃尔顿、赛比亚、塞因最后在金羽国注入海洋。

    赛比亚和塞因是草原国家,资源较少。翡翠河带给了他们丰富的资源,两国之间的战争也时常围绕着翡翠河展开。

    对于两国来说,小规模的摩擦常年不断,没什么稀奇。不过卿菡之所以提到这两个国家,其实是有原因的。

    死亡沙漠的幻象是根据个人而来的,比如云生对于他来说精神力远远不如其他人,因此他的幻象对于其他人来说并不棘手。

    而艾莉莎虽然现在没有魔法体质,但是因为精神力强大的缘故,她为基石幻化成的幻象自然恐怖。

    除了威力的大小意外,幻象还带着基石本身的浓厚色彩。云生长时间作为一个普通人,对于他来说最大的危险和恐怖不外乎是那个杀手和曾经遇到的最危险的狼群。

    幻象之所以没有幻化成为杀手,大抵是因为那是云生内心中的禁区。那种被深锁的禁区轻易触碰,会引发精神的崩溃。

    所以幻象是狼,这样显而易见的规律得出,一个人的幻象必定和其本身有着联系。其他的人幻象找不出具体的指向性,但是侍女长的幻象却能够找到。

    在那场战争中,双方士兵的服饰正是赛比亚和塞因的。

    天空忽明忽暗的快速变化,太阳起落星辰变化。这一切对于卿菡来说十分迅速,但是对于局中人的云生来说却是一分一秒实实在在的。

    当再次见到云生的时候,卿菡都有些认不出来了。曾经那个有些怯懦的少年,如今变化太大了。这种变化并不是外貌上的,而是整个人的气质和思想。

    云生负手而立站在神殿中,微微抬起头看向维纳斯圣像。象征着爱与美之神的维纳斯,慈祥而温和的看着她的信徒。

    “王子殿下。”

    微微侧身,见到卿菡的到来他淡淡一笑。双眼中的目光一闪,面色有些动容,让卿菡找到了他曾经的影子。

    对于发生了什么卿菡即使是知道了,却也不能帮助他。这是他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即使和他有奇缘关系的卿菡也只是一个局外人。

    “赛比亚和塞因之间已经达成了和平协议,来自两国的使者不久就会来金羽。我希望在接待宴上神官能够参与,毕竟他们两国的和平是来自神灵的旨意。”

    “以维纳斯之名,我定当将神的旨意告诉世人。”里拉琴叮咚作响,清脆的声音带着魔力让人疲倦的心都慢慢恢复了活力。

    一曲终了,卿菡看向云生认真的说:“神,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神有神界,而人有人界。云生并不属于这个精神世界,可是对于云生来说这个世界太过于真是,即使是沉沦也是正常的。

    云生离开的脚步微微一顿,然后有些深沉的道:“卿菡,到底我们选择是为了什么?”

    卿菡二字一出口,整个精神世界都显得有些不稳定。这是云生的精神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并没有一个叫卿菡的人。

    “这个答案,我有而你没有。”她的声音依旧,对于这样的事情她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人生太过于无奈,即使是卿菡也多得是无可奈何的时候。如果事事顺意她便不会落到这样的田地,如果事事顺利为何她的契约者会是一个什么力量都没有的少年。

    可是人生便是如此,即使是降下巨大的灾难你也只有忍着受着的分。不正如那句话么,活着比死更需要勇气。

    云生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最后什么也没有说离开了。那个问题的答案每一个人都不一样,所以卿菡有而他没有。

    这一次离开,时间并没有极速的变换,直到有人再次敲响她的房门。

    在宴会的现场,所有人都盛装出席,当然卿菡除外。在这样隆重的场合,其他人的着装最次等的都有正装,但是身为神之人员的卿菡却并不需要。

    像他们这样的终生侍奉神灵的人,一直以来都是被排除在世俗礼教之外的存在。

    卿菡的出现在这里并没引起多大的注意,主要是因为这里的人都是精神力的产物,对于卿菡这个局外人当然不会引起注意。

    存在感低下的卿菡在宴会中随意穿梭,果不其然遇到了她心中的目标。

    “小姐贵安,小姐的美貌定是得到了维纳斯的青睐。”

    在金羽国的风俗中,这样的赞扬无疑是高端的评价。更何况赞扬的人是女神维纳斯的神官,这样的赞扬更显得弥足珍贵了。

    “不敢当,神官的美貌才是得到了女神的青睐。”

    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对于她的警惕卿菡并不感到意外。她的身份虽然是神官,可是她也是金羽国的神官。

    虽然不知道金羽国用了什么样的手段,让两国签订了停战协议,但是这样干涉的方式自然让人不喜。

    “小姐可愿听我一曲?”

    皱了皱眉,虽然对于这个神官的来历有些警惕,但是这是金羽国即使他们要做什么她也无能为力。

    “是我的荣幸。”

    一首曲子清淡而自由,这是属于塞因的民谣。塞因这个据说拥有兽人族血液的名字,十分如同他们的祖先一般向往自由?

    一曲终了,其他人的态度暂且不论,被卿菡搭讪的少女却是泪流满面。

    “塞因奉信自由,塞因奉信力量。在塞因人的信仰中,力量为美,自由为美,战斗为美。塞因是一个宁可战斗致死,也不会成为阶下囚的民族。你是一个阶下囚。”

    冰冷的话语如同惊雷一般在耳边炸响,她倔强的睁大眼睛道:“不是,我格根塔娜绝不是阶下囚。”

    “格根塔娜意为明珠,将你视为明珠的人,真的是这些虚幻的产物吗?”

    卿菡上前一步,用不容拒绝的力量说:“你是阶下囚,被困于虚幻中的阶下囚。”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