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契阔相逢

章节字数:4451  更新时间:17-08-28 12: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青石滩距太阳城约有十日路程。

    一路上胤辰对月如照顾有加,使得她对其越发的依赖起来。

    不知不觉中二人已来至青云峰下。

    青云峰,昆仑三山六峰十八岭中六峰之一,其地位仅次于灵墟峰。

    远远望去,青云峰山势雄峻,峰峦秀美:山上遍植苍松翠柏,绿意浓浓,山脚下奇花斗艳,香气迎面。一条瀑布自山顶倾泻而下,汇成一条溪流朝着东方流去。

    “长衫哥哥,我们歇息一会吧。”月如停了下来,在小溪旁坐下,揉了揉酸痛的脚踝。

    胤辰看了看她,又抬头望了望远处,一座城池若隐若现,那里便是太阳城。

    越是离太阳城越近,胤辰便越是紧张。

    胤辰平躺在砂石之上,双目出神的望着天空,在思索着什么。

    天上云卷云舒。

    月如轻轻的侧躺在胤辰身边,她目不转睛的盯着胤辰,充满柔情,想起了一万八千年前他们的初次相遇。

    那年胤辰八岁,而月如只有五岁。

    月如随父王木飏前往帝京觐见胤天,胤辰穿着一件素色长衫站立在胤天身边,也许是个子太小的缘故,衣衫显得有些大,不甚称体。

    朝会散后,胤天、木飏在御花园叙旧,胤辰和月如则在一旁玩耍。

    “哥哥,这是什么花啊,这么香。”“咦,哥哥,你家的蝴蝶怎么跟我家的长得不一样啊。”御花园中的一切对不曾出过远门的月如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稀奇。

    “妹妹小心些。”胤辰俨然一副大哥哥的模样为她忧碎了心,一会儿提醒她不要碰到头,一会儿提醒她小心脚下,而月如却自顾自的玩着,根本不去理会。

    这时,她回过头来,无意中瞥见了胤辰身上的长衫,小眼珠瞬间滴溜溜的转了起来,红扑扑的脸蛋上掠过一丝鸡贼坏笑。

    她悄悄的来到胤辰身后,趁胤辰不注意的空档,肉呼呼的小手朝着他的后背一推,胤辰一个趔趄摔倒在地,额头刚好碰到一块砖脚,瞬间红肿起来。

    害怕被责备,月如抢先哭了起来。

    闻讯而来的木飏正要责打她,胤辰却掸了掸身上的泥土道:“叔父不要责怪妹妹,是辰儿自己不小心。”

    “哥哥疼吗?”事后月如望着胤辰额头上的肿块,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

    “不疼。”胤辰呲牙咧嘴的回答着。

    那一刻,月如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被暖化了。

    从此,月如便叫胤辰长衫哥哥。

    “两位真是神仙眷侣,好不快活。”一句翩然而来的话惊起了两人。

    他们站起身子,一位年轻人正满脸笑容的朝着他们走来。

    那人个头中等,体态健壮,高额浓眉,双目和善,额头系着一根深色纹带,将头发竖起,眉心处隐约可见一条金色龙首图案。他上身穿着一件淡绿薄纱褂,手腕处各有一个由青铜锻造而成玄色护腕,上面刻有镂空应龙图案。他的腰间束着一根青色蟒纹带,旁边悬挂着一块黄金镶边的菱形玉石,玉石中央刻画着一个应龙龙首形象。下面穿着一条浅色长裤,脚脖处各有一个上古玄铁锻造的铁环束住。一身英武之气喷薄欲出。

    “少侠取笑了。”胤辰起身作揖道,“我俩并非眷侣。”

    不知为何,听了胤辰的解释,月如怅然若失,双手不住地扯着衣角,试图以此来缓解自己的尴尬。

    “看两位不像是我雪域之人,敢问来此何事,欲访何人?”

    月如刚想开口说明来意,却被胤辰拦住了。

    那年轻人见状笑了起来:“行走江湖,确应堤防,是我唐突了。”他顿了顿,自报家门,“在下沐昊,自幼便在这雪域长大,方才见这位兄弟满面愁容,似有琐事相扰,不知在下能否帮上什么忙。”

    沐昊?听到他的名号胤辰内心激动起来,他知道沐姓是盘古御赐姓氏,只有雪域王族才可称用。

    “不知您与太阳王是何关系?”胤辰望着他问道。

    “正是家父。”沐昊笑着答道,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胤辰,很好奇他是如何知道自己跟父王的关系的。

    “既然不是外人,我也便不再隐瞒了。”胤辰长舒一口气,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沐昊。

    “唉,想不到弟弟竟还有一段如此曲折过往。”沐昊听后唏嘘不已。

    “前些日子接到父王书信,说伯父将至,要我早些回去,却不想伯父到的如此快。胤辰弟弟,月如妹妹,此处离太阳城已是不远,且随我一同前去吧。”沐昊顿了顿望着二人说道。

    说罢,脚下祥云升起,也不待二人回复,沐昊便拉起胤辰月如便一同朝着太阳城而去。

    阳光正好,微风习习,整座太阳城暖意洋洋。

    望着眼前祥和的景象,胤天低头望了一眼手中的信函,满脸愁绪。

    他在太阳城中待了已有多日,每日与沐天饮酒叙旧,日子倒也过得舒坦。只是每日均是如此,也难免心生倦意,兼之不断有谍报从各地传来,说是鬼方国密遣探马多人与华夏诸国交通,心情越发的焦躁起来。

    “大哥!”正当胤天苦苦思索之时,沐天大步流星的来到他的身旁,“大哥这是怎么了,为何愁眉苦脸的?是臣弟哪里有怠慢之处吗?”

    看到胤天这幅模样,沐天连忙问道。

    “二弟多虑了。”胤天叹了口气,回过身来,将手中的信函递给沐天,“二弟自己看吧。恐怕这太平的日子,你我过不了几天了。”

    沐天满脸疑惑的结果信函,看后神色大变:“这——这消息准确吗?九弟他——”沐天直勾勾的望着胤天,眼神中流露出些许吃惊。

    “我倒希望这封信函中所讲的是假的。”胤天苦笑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可惜事与愿违。在天庭时九弟便与十弟亲密,现在做出这是勾当倒也不足为怪。”

    “那大哥——”听了胤天的这番话,沐天不由得紧张起来。

    “罢了罢了,这些事早晚都会发生的,早发生要比晚发生好些。”胤天声音低沉的说道。

    “大哥,若是九弟与十弟交通之事属实,你我在此着急也是无用,不如随臣弟前往昆仑山下狩猎解闷去吧。”

    胤天望着沐天,沉思片刻后点了点头:“也罢,再想也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旌旗猎猎,烟尘滚滚,一队队人马急速飞驰,直奔昆仑山而去。

    望着万里晴空,阳光四射,胤天长舒一口气,显得极其惬意。

    “大哥,你我有多久没比试过了?”沐天策马来至胤天跟前,脸上露出一丝坏笑。

    “一万八千年了。”胤天心领神会,猛地甩了一鞭,身下龙马嘶鸣一声,脚底生风,早已冲到队伍前方去了。

    “大哥使诈!”沐天见状大笑着拍了一下坐下龙马紧追上去。

    龙马,龙首马身,双肋生翅,可喷烈火,可吐寒冰,乃是天子王室专属坐骑。

    “胤斌哥哥,我们也比试一番吧!”沐灵来至胤斌跟前,昂着脑袋瓜,眨着眼睛说道。

    经过几日相处,他们已渐渐熟识起来,胤斌也不再像刚来时那般严肃了。

    “好啊!”声音未落,胤斌早已快马加鞭冲至前方。

    “哥哥和伯父一样耍赖!”沐灵嘟着嘴巴气呼呼的紧紧跟了上去。

    “兵不厌诈。”胤斌哈哈大笑起来,云翳翱翔天际,警惕的观察着四处。

    “看我如何超过你!”沐灵并不服气,她将双手放至胸前,口中道了句,“九天祥云”,接着手指一挑,白马蹄下瞬间祥云四起,载着沐灵风一般的赶超了胤斌。

    “你耍赖!”胤斌瞪了沐灵一眼。

    “兵不厌诈!”沐灵吐了吐舌头,调皮中带有一丝得意。

    “妹妹小心!”话音未落,不知从哪窜出一条黑色巨蟒直扑沐灵,沐灵猝不及防,竟从祥云之上跌落下来。

    眼看即将坠地,胤斌双足一顿,想要起身相救,尚未离鞍,早有一个黑影冲上前去接住沐灵公主。

    是暗蛟!

    他一手抱住沐灵肩膀,一手放在她的腰际,将沐灵揽入怀中,稳稳落地。

    花容失色的沐灵清楚的看到了暗蛟的模样,他面容冷峻,双目含忧,身上有一股说不清的气息,似曾在哪里见过一般,沐灵感觉到此刻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

    “多谢少侠相救。”胤斌急匆匆的来至两人身边,拱手道谢,而后关切的望着沐灵,“妹妹,没受伤吧。”

    沐灵却痴痴的望着暗蛟不说话。

    暗蛟见状,脸倏地通红起来。

    “姑娘没事吧。”他低下了头,试图避开众人的视线。

    “你叫什么名字?”沐灵盯着暗蛟问道。

    他没有回答,抬起头来,脸上已恢复了冷峻。

    此时,后续的侍卫都已赶了过来。

    “不要伤害我暗蛟哥哥!”一道饱含寒意的声音响起,凝眉突然从一旁的树林中冲了出来。

    暗蛟?沐灵愣了一下,这个名字似曾相识。

    看到暗蛟被围在中间,凝眉以为他有了危险,双眸一瞪,慕华埙瞬间祭出,数十根银针从中射出直冲沐灵。

    “姐姐小心!”话音刚落,小蝶冲到了沐灵的跟前,宝剑尚未拔出,数十银针已稳稳扎在她的身上。

    小蝶顿时感觉头昏眼花,身体麻木起来。

    凝眉护在暗蛟的面前,恶狠狠的瞪着众人。

    “你来做什么。”暗蛟望了凝眉一眼,冷冷的问道。

    凝眉回过头来,愕然的看着他。

    胤斌右手一挥,一群侍卫上前将暗蛟、沐灵围了起来。

    “慢着!”沐灵突然上前抓住胤斌的胳膊,“他救了我。”

    侍卫望了望胤斌,又看了看沐灵,不知该怎么办。

    “我们可以走了么。”暗蛟睥睨胤斌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

    沐灵侧了身子,让开一条通道,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暗蛟。

    “暗蛟哥哥,我们走吧。”说着凝眉便上前去扶暗蛟,这次暗蛟没有甩开她,这让她感到很意外。

    经过小蝶身边时,凝眉丢给她一个精致的药瓶。

    “里面有解药,半个时辰后便可恢复正常。”说罢,凝眉搀扶着暗蛟朝着树林走去。

    胤斌使了个眼色,有两名甲士跟了上去。

    “回来!”沐灵见状急忙阻拦,“胤斌哥哥,你这是做什么!”

    “我只是为了雪域的安宁。”胤斌冷冷的说道,先前脸上的笑容已没了踪影。

    他隐隐觉察到暗蛟得身上有着一股可怕的戾气。

    “斌儿,灵儿,你们怎么停下来了?”胤天和沐天已然赛完掉头回来了。

    他们觉察到气氛有些不对。

    “刚才有陌生人来过了?”胤天觉察到一种强烈的杀气。

    “伯父,没事。”沐灵笑了笑。

    “当真没事?”胤天不放心的问道,他望了望胤斌,胤斌没有一丝言语。

    “当真没事。”沐灵恢复了俏皮的模样,“伯父尽管放心好啦。”

    “父王!”正当众人准备继续狩猎时,背后一阵呼喊声传来。

    沐天回过头来,是沐昊。

    “你还知道回来!”看到沐昊,沐天佯做发怒,卷起衣袖,作出要打他的样子,“还不快见过你伯父。”

    “昊儿见过伯父。”沐昊上前说道,“昊儿因与仙长道友切磋斗法,误了时辰,还望伯父恕罪。”

    “昊儿言重了,过来,让伯父好好瞧瞧。”说着,胤天拉着沐昊的手仔细的打量着,“虎父无犬子啊,二弟,沐昊这孩子前途不可限量啊!”

    “大哥谬赞了。”沐天笑着说道,心中却早已是乐开了花。

    “这位姑娘是?”说话间,沐天注意到了月如。

    月如呆呆的站在一旁,眼中噙满泪水,看到沐昊一家团聚,她想起了父王。

    “你是月如吧?”胤天撒开沐昊的手,走上前去。

    他是龙族,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

    月如点了点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月如?”沐天听后愣了一下,“你是八弟的女儿?八弟呢?”

    “还请两位伯父替月如做主!”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已是泣不成声。

    沐昊替月如讲了原委。

    “混账!”胤天听后浑身发抖,“斌儿,即刻传书你诸位叔父,限三日之内出兵百越,救你八叔!”

    “诺!”胤斌领命而去。

    “月如妹妹,你是如何到这里的?”沐灵拉起她的手关切的问道。

    “是长衫哥哥陪我来的。”她擦了擦眼泪,回过身来,却不见了胤辰的身影。

    “辰儿?”胤天听后愣住了。

    胤天知道这个世界上月如只有一个长衫哥哥,他就是胤辰。

    “辰儿在哪?”胤天的眼睛一亮。

    “方才他还在这。”月如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胤辰。

    “长衫哥哥,你在哪?你不是说你想伯父了吗!”月如的声音在昆仑山下回荡着,却并没有任何的回应。

    “辰儿,你还在怪我吗?”胤天喃喃自语着,原本光亮的眼神此刻黯淡了下去,“是我错了。”

    “父皇,您没错,是辰儿不孝。”

    一棵大树后面,胤辰早已是泪流满面。

    远远地看着胤天,胤辰极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感。

    他还是跟以前一样高大威猛,不怒自威。

    此刻胤辰多想去拉一拉胤天的手,再听他讲一讲爷爷盘古开天辟地的伟绩。

    可是,他最终选择了逃避。

    “父皇,保重!”

    胤辰咬了咬嘴唇,转身一个箭步,消失在了茫茫的昆仑林海之中。

    

    作者闲话:

    网络文学作品《雪域昆仑龙族》所有版权均归北京锋尚锐志传媒有限公司所有,作者勵雲君,任何个人、组织、机构等未经北京锋尚锐志传媒有限公司事先书面授权许可,不得擅自进行复制、修改、转载或以其他任何形式进行商业使用。如发现侵权行为,北京锋尚锐志传媒有限公司将依法追究侵权方法律责任及经济赔偿。若您有版权商务合作需求,

    请与我司版权负责人联系,联系方式如下:

    宋娟手机:131468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