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风起竹林(三)

章节字数:3936  更新时间:17-09-05 12: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色茫茫,竹林风起。

    只听得“扑通”一声响,刚刚走出院落的暗蛟倒在了紫金竹林边缘。

    体内的灼热感已经消退,取而代之的是虫蚁钻心蚀骨般的疼痛。

    暗蛟感觉喉头一阵滚烫,吐出一口鲜血,仔细一瞧,血的颜色已变成黑色。

    他左手撑地,右手运足真气猛地朝着胸口拍去,生起白色烟雾,妄图压制住血冥丹,却使不出丝毫的力气。

    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等他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茅草屋中。

    这里是韶华居。

    看到暗蛟离去,沐灵公主放心不下,偷偷的跟了上去,刚好发现他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暗蛟望着沐灵,无言。

    沐灵看着暗蛟,泪垂。

    在将暗蛟带回韶华居的途中,沐灵发现了他手指上磨损不堪的青藤戒指。

    “老爷爷,他,他情况怎么样?”沐灵公主走出房间问正躺在藤椅上观赏星星的韶华老人,眼中充满了期盼。

    韶华老人望了她一眼,摇了摇头。

    “老爷爷,您一定有方法救他的,对不对!”沐灵公主一下子着急了,紧紧地抓住了韶华老人的胳膊,眼神中充满乞求。

    “血冥丹乃是天下至毒之物,非一般药物可解。”韶华老人捋着胡须沉吟片刻说道,“纵是有药可解,也无法彻除,除非——”

    韶华老人面露难色的望着她。

    “除非什么?”沐灵公主急切的望着她,事后她也很奇怪,为什么自己会对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人这么上心,紧紧是因为他救过自己吗?

    “除非有女子愿以处子之身为其祛毒。”

    “这——”听闻此言,沐灵公主的脸倏的一下变红,低下了头。

    小蝶和小狐怔怔的望着她。

    沐灵回过头来朝着室内望了一眼:“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韶华老人望着她:“方才我已说过,药物只可缓解,却无法根治,且长期服用亦会起反作用。”

    “小蝶!”沐灵眼睛突然一亮,“老爷爷不是给了你紫竹散吗?”

    小蝶听后急忙捂住腰间香囊,连退数步。

    “妹妹,你——”沐灵不解的望着她,眼中流露出一丝失望。

    “姐姐,使不得!”小蝶的语气加重,“你可知暗蛟是何人!”

    “我的救命恩人,我年幼时认下的弟弟。”

    “最重要的是他是苍蛟的儿子!鬼方国未来的巫王!”小蝶浑身发抖,“现在整个雪域,整个华夏都处于鬼方国大军压境的阴云之下!您现在还想救他!”

    “我知道。”沐灵低下了头,声音很低,“不仅如此,他的父王也害死了我的母妃”

    “什么?”小蝶听后恍若五雷轰顶,怔怔的望着沐灵公主,“姐姐——”

    沐灵的母亲玥瑶仙子是三界九族中除女娲娘娘外第一个修为达到上神的女神,她生性隐忍善良,为了劝苍蛟回头孤身前往鬼方国,却不想中了幽冥王的诡计而身负重伤。回到太阳城后没多久便辞世羽化回归天庭去了。

    “可是,可是我能怎么办!这些罪孽都是他的父亲犯下的,他是无辜的啊!”沐灵公主抬起头来,眼圈红红的,眼神近乎哀求的望着小蝶。

    望着她这幅模样,小蝶的心似乎被狠狠地扎了一下,很疼。

    这眼神小蝶很熟悉,来自于三千年前的另外一个人。

    三千年前,雪域,逍遥峰下,桃林村。

    “姐姐,这水好凉啊,你不冷吗?”

    桃溪旁,小蝶正在洗衣服,一个约么十岁的小男孩把手放进溪水中,然后迅速抽出。

    “不冷,不冷。”小蝶抬起头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小男孩名字叫林念尘,是小蝶在桃林村认的弟弟。

    自从修得人形,小蝶便四处游走,行侠仗义,后在一次战斗中昏迷,被念尘的父母所救,伤好之后便在此处住了下来。

    桃林村的居民全部是怪族人,是由桃林中的花花草草感天地精华修炼而来。

    “姐姐,你真好看。”念尘在她身边坐下,小手托着双腮认真的看着她。

    “小鬼头!”小蝶用湿漉漉的手刮了一下他的鼻梁。

    “姐姐,您等一等我好吗?”念尘歪着脑袋说道。

    “等你做什么?”小蝶头也没抬,继续捶打着手中的衣服。

    “等我长大。”念尘顿了顿说道,“等我长大后就可以娶你了。”

    说完,猛地亲了一下小蝶的脸颊跑开了。

    小蝶一愣,满脸休得通红。

    “好你个小坏蛋!”看到念尘跑远,小蝶才反应过来,放下手中的衣物起身去追。

    “姐姐,你看那。”念尘停下脚步指着不远处的一处浓烟说道。

    小蝶看后,心中一怔,浓烟是从桃林村的方向飘来的。

    “快去回!”小蝶拉起念尘便朝着桃林村飞奔而去。

    桃林村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哀嚎声不绝于耳。

    “阿爹阿娘!”念尘见状就要冲进村子,却被小蝶拉住了。

    她紧紧地抱住念尘躲在一棵大树后面。

    小蝶看到一群熟悉的身影在村子中肆意掠杀,他们是逍遥峰的门徒。

    逍遥峰自诩为名门正派,将一切修炼得道的生物视为邪物,并以铲除所谓“邪物”为己任。

    “姐姐,我阿爹阿娘还在村子里,快放开我!”念尘哀求着。

    小蝶紧紧地捂住他的嘴巴,痛苦的摇了摇头。

    现在出去无异于送死,小蝶是打不过他们的。

    望着那冲天而起的大火,小蝶的眼中已然泛起云雾。

    念尘拼命的挣扎着,嘴中发出呜呜的声音,眼神中充满了绝望与愤怒。

    他狠狠地咬了小蝶的手,小蝶忍着痛不肯松开。

    渐渐地念尘放弃了挣扎,眼神中流露出无尽的哀求。

    最终,逍遥峰的人离开了。

    小蝶松开了他。

    “阿爹——阿娘——”念尘一头扎进火势熊熊的桃林村,再未露面。

    从此,小蝶再也没有见到过念尘,但念尘那哀求的眼神却深深刻入她的记忆。

    “姐姐,若是你已打定主意,我也不再相劝。”说着,小蝶解下了腰间的香囊递到沐灵跟前,“紫竹散就在里面,希望日后你不会后悔。”

    此时的沐灵公主就像那在波浪滔天的大江中漂浮的小船,孤独无助。

    听到小蝶的话,她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来不及道谢,接过香囊就朝着房内跑去,刚转身与一人撞了个满怀。

    抬头一看,是暗蛟。

    “不用了。”他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我没事。”话音刚落,便又咳了起来。

    “别逞强了!”沐灵说着便要去扶他,“听姐姐的,服下这紫竹散,你就好了。”

    暗蛟却并不领情。

    他推开了沐灵公主的手,朝着院外的竹林走去,跌跌撞撞。

    刚刚走出院落,暗蛟只觉头重脚轻,双目一闭,再次昏了过去。

    沐灵见状,一个箭步冲至其跟前,小心翼翼的将冲好了的紫竹散喂他服下。

    不久,暗蛟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

    韶华老人踱至他的身边,右手搭在手腕处感知着他的脉搏。

    韶华老人双目紧闭,左手不住的捋着胡须。

    他清晰的感觉到暗蛟体内气息不定,脉象紊乱,两股完全不同的气流在其体内角逐,互不相让。

    放下暗蛟的手腕,韶华老人双手腾挪,俄顷一股淡紫气旋生成,缓缓注入暗蛟体内。

    渐渐地暗蛟周身白雾腾升,他的额头渗出浑浊汗珠。

    见此光景,韶华老人微微一笑,右手再次搭在暗蛟的手腕上,此刻他的脉象已平缓了许多,紫竹散已压制住了血冥丹的毒性。同时由于韶华老人真气的输送,暗蛟的修为已突破桎梏,达到上神之列!

    没过多久,暗蛟醒了过来,他感到浑身上下一阵清爽,体内真气涌动。

    暗蛟望着身旁的韶华老人和沐灵,顿时明白了一切缘由。他低首沉吟片刻,而后转身径直朝着院落外走去,没有一句言语。

    沐灵怔怔的望着他,眼中充满了说不清的感觉。

    院子门口,暗蛟停了下来,回过头来望着沐灵:“姐姐,从此我们两清了。”

    他,又恢复了原本的冷漠。

    说罢,暗蛟召唤出震冥玄蟒,同它一道消失在了沐灵的视线。

    这次,沐灵没有去追,她的眼神暗淡,嘴中重复着暗蛟留下的那句话。

    “姐姐,从此我们两清了。”

    回到王宫时已是深夜了。

    沐灵蹑手蹑脚,生怕惊动了沐天。

    “灵儿。”一对纤纤玉手刚刚放在门上,背后响起了沐天的声音,他已在这等候多时了。

    “灵儿见过父王。”沐灵转过身来,吐了吐舌头,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好像紫金竹林中的一切没有发生过一般。

    “这么晚又跑去哪了?”沐天的面容严肃起来。

    “宫中太闷了,就和小蝶妹妹一起出去透了透气。”沐灵故作轻松的说道。

    “白天你伯父所讲之事考虑的如何了。”沐天望着她,眼神很是复杂。

    白天,胤天提出与沐天联姻,让沐灵嫁给胤徽。

    “父王,我,我还小,不想嫁人。”沐灵低声说道,不知怎的,想起了暗蛟。

    “唉。”沐天长叹一声,转过身去望着璀璨的星空,“你的心思父王岂能不知。”

    “灵儿还想再陪父王一段时日。”沐灵说着,眼泪簌簌落下,“灵儿自幼便失去母妃,是父王含辛茹苦将灵儿养大的,灵儿不想离开父王。”

    “若是其他事情父王还可依你,只是这件事父王怕也是做不了主啊。”沐天顿了顿,怜爱的摸了一下她的头,“今日不同往时。如今鬼方国大军压境,蠢蠢欲动,其他各国首鼠两端,态度不明,只凭我雪域一己之力实难相抗,我们龙族之间只能联姻团结。”

    “难道就因此事,您便要以灵儿的终身大事作为筹码吗?您就不担心灵儿嫁给胤徽后受委屈被欺负吗!”沐灵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不少,一双如水的眸子直直的盯着沐天的眼睛。

    沐天听后心有愧疚,他也曾听过有关胤徽的一些传闻,胤徽放荡不羁,心胸狭隘,若是嫁过去,乖巧的沐灵怕是要每日以泪洗面。想到这,沐天不敢直视她,急忙将目光移到他处,良久无言。

    “父王,您早些回去休息吧,嫁给胤徽之事再容灵儿再想一下。”沐灵的心里已经很乱了,她下了逐客令。

    沐天望着她,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回到房中,沐灵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姐姐睡了么?”门外响起了月如的声音。

    如今的月如已是无处可去,沐天便安排她在沐灵的隔壁住下了。

    “妹妹进来吧。”沐灵稍微平复了心境,轻声回道。

    “白日之事我也听说了。”月如刚刚坐下便开口说道,“姐姐,您是怎么想的。”

    “妹妹你也不是外人,我就不妨明说了,我沐灵是绝对不会嫁给胤徽的。”沐灵压抑着自己的愤懑,斩钉截铁的说道。

    “姐姐的心情我懂。”月如说道,“嫁给一个不会给自己幸福的人是女人最悲哀的事情了。”说着,她低下了头,她想起了胤辰。

    “如果换做是妹妹,该怎么办?”沐灵满怀期待的望着月如,希望她能给自己出一个主意。

    “逃。”月如干脆利落的说道。

    短短一个字却让沐灵豁然开朗。

    “可是——”沐灵又犹豫起来,“父王也有他的难处,如果我一走了之,父王怎么办?”

    “姐姐,大伯和二伯是亲兄弟,而且大伯现在也急需二伯的帮助,定不会为难二伯的。或许因为姐姐您的逃避和反抗,能让大伯父意识到错误,回心转意也说不定啊!”

    “多谢妹妹,今晚便不要回去了,我们姐妹俩自从相见后还从未仔细聊过。”沐灵撩了一下耳边的发髻说道,心中已然有了主意。

    作者闲话:

    网络文学作品《雪域昆仑龙族》所有版权均归北京锋尚锐志传媒有限公司所有,作者勵雲君,任何个人、组织、机构等未经我司事先书面授权许可,不得擅自进行复制、修改、转载或以其他任何形式进行商业使用。如发现侵权行为,我司将依法追究侵权方法律责任及经济赔偿。若您有版权商务合作需求,请联系:

    宋娟手机:13146826181QQ:530890476邮箱:530890476@qq。com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