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八章 望月斗法(三)

章节字数:3115  更新时间:17-10-25 09: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是你!”沐灵回过头来,愣了一下。

    乌里术皮笑肉不笑,猥琐的模样令人嗤鼻。

    看到乌里术,纯阳君拳头紧握,浑身颤抖,一股气流在他身边悄然生成萦绕。

    “日月晖晖,星光普照!”一声咒毕,纯阳君腰间的绝情冷霜刃噌的一声窜入空中,就要刺向乌里术。

    “仙长且慢。”沐灵公主阻止道。

    她冷冷的望着乌里术:“贼人,你究竟打何主意!”

    乌里术听后仰天大笑:“你且回头看看!”

    众人听后急忙回过头去,发现一道刺目光柱从望月台方向射出直冲天际,方圆千里之内看的清清楚楚。

    不久,轰鸣之声传来,大地为之一颤,一股强大气流迅速朝着四处扩散,乱石飞舞,沙尘弥漫,无数树木被连根拔起,众人纷纷运起真气,站定身体。

    “想来他已是得手了。”看着望月台的方向,乌里术狞笑起来,满脸的褶皱堆积一起,更加凸显出他的阴险狡诈。

    “不好!父王!”沐灵心中一惊,猛然间想起什么,急忙舍了乌里术,携着众人驾云奔回望月台。

    此刻,望月台上早已浓烟滚滚,火舌四灼,狼藉一片。

    无数修道与会者倒地哀嚎,痛苦不已。

    “护驾!”一声令下,无数甲士涌出,护在沐天身边。

    望着眼前的一切,沐天满眼震惊,但他瞬间便恢复了镇定。

    “诸位仙长道友切勿慌乱!”沐天大喊一声,声若洪雷,现场很快便恢复秩序。

    沐天运起真气,将浓烟烈焰统统驱散,望月台上到处残垣断壁。

    “父王!”沐灵急匆匆的跃下云端来至身旁,仔细打量着,“您没事吧?”

    “灵儿不用担忧,为父没事。”胤天摆了摆手,神情凝重。

    “是云隐真人?”她望着沐天。

    沐天饱含忧虑的点了点头。

    “他人呢?”沐灵急切的问道。

    沐天指了指不远处的尸首,已是面目全非。

    “他不是云隐仙长。”小蝶来至尸首旁边仔细端详片刻后说道。

    “确实不是。”纯阳君望了一眼尸身后说道,“我与云隐道友相交多年,对其再熟悉不过。”

    沐灵迷惑的望着二人。

    “姐姐且看,这尸身右臂上画有的鬼符,是鬼方国特有的。”小蝶说道,“而且我在他的衣服内发现了这个。”

    说着,小蝶将一块木制令牌递给沐灵。

    “追魂令?”沐灵大惊失色,上面书写这父王的名讳。

    追魂令,鬼方国的追杀令,刺客将会按照令牌上书写的名字逐一暗杀,每杀一人便将此令放在受害者的身旁,以示淫威。

    很显然,他们此次是冲着沐天来的。

    沐灵丢下追魂令,祭起九天断魂鞭,护在父王跟前,警惕的望着四周。

    “他们此刻早已逃之夭夭了。”寒邦上前说道,“姐姐,我已将周遭搜查一遍,没有任何形迹可疑之人的踪迹。”

    “若此人不是云隐仙长,那云隐仙长他——”一丝不祥之感涌上沐灵心头。

    “莫慌。”沐天沉吟片刻后说道,“斗法大会继续,灵儿你与寒邦一起即刻动身前往落霞岭!”

    “诺!”沐灵等人领命而去,鼓声擂起,斗法大会在废墟之中重新开张。

    “殿下,那里便是落霞岭了。”云端上,纯阳君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山峰说道。

    按下云头,众人呆住了。

    落霞岭已是一片废墟。

    放眼望去,尸横遍地,他们都是落霞岭的弟子。

    巍峨壮观的落霞观已被一把大火化为灰烬,不复存在。

    “从尸首腐烂程度来看,落霞岭遭此横祸应是在乌里术胁迫纯阳仙长之前。”沐灵思忖片刻后说道,他们寻遍整座落霞岭,但并未发现云隐真人的踪迹。

    “跟我来!”纯阳君突然间想到了什么,拉起众人朝着观霞台跑去。

    观霞台上空荡荡的。

    纯阳君来到护栏处,双手早栏杆上摸索着,不久眉头舒展,面露喜色,他摸到一个暗纹,使劲一按,只听一声轰鸣,望月台中央出现一道裂纹,一束白光从中射出。

    众人愕然。

    一道阶梯出现在众人面前,直通落霞岭内部。

    “快随我进去!”纯阳君道了一声,众人鱼贯而入。

    行至山洞底端,不远处射来一道幽幽火光。

    纯阳君站定身躯,嘴中发出一声布谷鸟的声音,没过多久,火光之处亦传来相同回声,声音极其虚弱。

    “是云隐道友!”纯阳君急忙朝着火光之处跑过去,发现洞内躺着一片落霞岭弟子,各个伤痕累累,面露饥色,云隐真人也在其中。

    此时,他已虚弱不堪,满身血渍。

    望见纯阳君,云隐真人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云隐道友,怎如此落魄!”纯阳君说着垂下泪来。

    云隐真人挣扎着想要起身,手刚刚抬起,却瞬间昏了过去。

    纯阳君急忙扶起云隐真人,将真气注入其体内,额头上渗出无数汗珠,云隐真人渐渐有了反应,过了半晌,体力方才恢复过来。

    “整整一十三天了。”这是云隐真人醒来后的第一句话,他望了望四周的弟子,悲愤之情跃至脸上,“终有一日我要手刃此贼!”

    沐灵知道,云隐真人口中的贼人指的是乌里术。

    “云隐道友先莫激动。”纯阳君劝道,“这是怎么回事,慢慢说。”

    云隐真人顿了顿,思绪回到了一十三天前。

    一十三天前,夜,乌里术携着幽蛟、空灵道人闯上落霞岭,所来之事无非依旧是让云隐真人归顺。云隐真人以自古正邪不两立为由断然拒绝。幽蛟勃然大怒,掣出七星震天槊便捅向云隐真人,云隐真人怎能示弱,执起青虹灵心剑便上前格挡,一番恶战拉开序幕。

    但终究是实力悬殊,加之乌里术人多势众,而落霞岭众人在之前的战斗中元气大伤,云隐真人终究敌不过,在诸位弟子的护卫下躲至观霞台下,方才给落霞岭留下了根。

    “若不是韶华老人所给的香囊护体,怕是我落霞岭早已覆没!”云隐真人叹了一声,眼中尽是悲怆。

    “仙长切勿忧虑,我等定会为您讨回公道!”沐灵上前说道,“晚辈尚有一事不明,还请仙长赐教。”

    “殿下但见无妨,贫道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乌里术究竟适合来路?”

    “这——”云隐真人一时被问住了,他思忖片刻后回道:“这乌里术的身世怕是三界九族之内只有他自己知晓。有人说他本是华夏的一位修道之人,后走火入魔坠入魔道,也有人说他是万魔窟中的一只成精怪鼠,靠吸食万魔窟中的妖魔精魂得了修为法力,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听了云隐真人的话,沐灵陷入沉思。

    “殿下,这乌里术既然可派人装换成我的模样行刺太阳王,那么也可装束成他人模样伺机而动,您还是要劝太阳王多加小心才是!”

    听闻此言,沐灵突然想到此刻父王还在望月台上,心中未免焦躁起来。

    云隐真人见她这幅模样,已然猜出她的心思,便道:“殿下,贫道随您一起前往望月台。”

    说话间祥云已至跟前,众人跃上,离了落霞岭,直奔望月台而来。

    且说望月台诸仙经此一乱,心中未免有些慌张,但是看到太阳王沐天镇定自若,也都渐渐安下心来。

    “轻音道友,小弟得罪了!”玉宵子道了一声,背后七星游龙剑倏地飞出悬停在跟前。

    “玉霄老弟莫要客气。”轻音掌教笑道,手臂一甩,暗影破风刀噌的一声直冲玉宵子。

    玉宵子心中一愣,连退三步,之后站定身体,右手指尖轻轻一点,七星游龙剑顿时光芒闪烁朝着暗影破风刀刺去。

    刀剑相撞,火光迸溅,天空中云海翻滚,朔风阵阵。

    玉宵子高举右手,一道闪电自天而落,直入指尖,而后朝着七星游龙剑一甩,剑锋处登时火光隐隐,不多时,一道烈焰剑气喷射而出将暗影破风刀团团围住。

    轻音掌教见状倒不慌张,双手交叉置在胸前,瞬间合一,一道真气从掌心射出注入暗影破风刀中。

    霎时间一阵寒气腾腾,将烈焰剑气完全压制。

    玉宵子嘴角一扬,腾空而起,道了一声“出!”一道符咒金光闪闪打在暗影破风刀上,只听哐当一声,附着在暗影破风刀上的寒气瞬间不见,暗影破风刀摇摇晃晃,险些坠下天空。

    轻音掌教眼眉一挑,脚尖一点跃上云端,随后召回暗影破风刀,手运真气,刀锋上寒气乍现。

    她左手轻抚刀锋,三支冰刃倏地飞向玉宵子。

    玉宵子急忙侧身,冰刃擦肩而过,肩上留下一道冰痕,玉宵子不由得暗自舒了口气,连忙口念咒语,七星游龙剑登时火焰滚滚灼烧天宫。

    他大喝一声“去!”一股热浪脱离剑体直逼轻音掌教。

    轻音掌教站定身躯,右臂一振,俄顷一道寒光飞出与热浪撞击一起。

    霎时间空中雷声大作,闪电不断。

    轻音掌教执起暗影破风刀身体旋转起来,带起一阵旋风朝着玉宵子而来。

    玉宵子双臂展开,胸膛中出现一道七彩华光符咒,俄顷飞出,化作一张大网直直的朝着轻音掌教罩去。

    望月台上一片寂静,各路仙尊道长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们,刹那间时空仿佛停止一般,四周静悄悄一片。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