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鹪鹩情深  第一二三章 黄淑茵掷骰行令

章节字数:4864  更新时间:18-05-13 20: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窗外,是一片散溢月辉的幽淡夜景,而毓秀楼内笑声暄哗。萧老太太满脸容光,两腮横肉在笑声里不停地颤动,回眸一望阙美娟抱着孩子,站在阳台上给上官灵童逗引画眉,笑道:“美娟专会哄孩子。美娟,我老太太给你端杯酒。”阙美娟听见急忙而来,笑道:“老太太,美娟从不饮酒,再说怀里有孩子哩。”萧老太太义正言词地轻斥道:“不怕!美娟,让淑茵抱着,就喝这盅酒。你初来乍到,工作一丝不苟,好像当初淑茵一样。我表示满意。”我望此情形,赶忙接住上官灵童。我笑道:“美娟,老太太让你喝,你就喝了,一杯酒而已,不要紧的。”阙美娟听后,内心欢愉似流淌蜂蜜,又似猜中大奖一般。她拿起酒杯,目光温静注视了一会儿。她知道,杯中甘醇清凛之酒,代表萧老太太诚挚的情义,代表上官家族礼贤下士,让她无比感动。上官黎道:“美娟十九岁,当年淑茵进山庄同样十九岁。既然生活在一起,说明我们都有缘份。”梁婉容撩了撩垂在肩上的长发,笑道:“既来之,则安之!我希望你本本份份的工作,千万不能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噢。”阙美娟应道:“梁夫人,美娟明白。”说完,一仰脖子喝了酒。上官仁道:“老太太赐你酒,说明喜欢你。美娟,来,我也敬你一杯。”他望着身边阙美娟,一袭透着淡淡绿色的平罗衣裙,长及曳地,无一朵花纹,只袖口用品红丝线绣了几朵半开未开的夹竹桃,乳白丝绦束腰,垂一个小小的香袋,袋上又精巧刺绣着点点梅花,使她身姿如柳,大有飞燕临风的娇怯不胜。雪姨问:“美娟姑娘倒有七分像淑茵,人也利索,成家没有?”阙美娟俏秀妩媚,举止之间,似有江南女孩的风范。她那两面挽起的袖沿上,都有浅浅的月白色斑斓凤纹花样。一只腕上,露出一只碧绿翡翠玉镯。见雪姨问话,目光轻转,闪射羞瑟不安,回道:“美娟,尚未成家。”我对雪姨说:“已经有男朋友了,家在芙蓉镇斜阳谷,打渔。”雪姨“噢”了一声,神色恬和。萧老太太将胸前一串念珠卸了下来。梁婉容问:“怎么拿下来了?”萧老太太回道:“今日与你们多坐一会儿,我怕沾污了它。”阙美娟接住念珠,转身抱过孩子。房胤池问上官黎:“黎哥,行酒令开始吗?”上官黎环望众人,见氛围热切,众人眉飞色舞,只说了一个“好”字。他之所以邀请房胤池在坐,是想让这位人送外号“灌不倒驴”的好友,陪他给亲人助兴。但,出人意料的是,当房胤池看见婀娜窈窕的阙美娟,心里竟割舍不下,总在不经意间,回眸偷看抱着孩子的阙美娟,呆呆出神。他心想:眼前女孩论样貌,实乃一朵芙蓉出淤泥。论姿态,实乃几度纤尘俗不染。一瞥一转,眉目传情,顾盼有神。尤其一张脸蛋,红腮腮两颊饱满润亮。尤其一双眼眸,亮晶晶双瞳溢水含笑。修长白嫩的脖颈,露出一段香骨,瘦长伶巧的掌指,皆有几分媚姿。而酒令一开始,他就被上官仁喝饮三大盅烈酒,再一阵劝酒饶舌,居然暂时遗忘了阙美娟。上官仁喝声如雷,望着同桌二十岁出头的黄毛小子,虽是精灵健耍,但心里有一些不放心。端一杯酒,他带着教训上官黎似的口吻责难道:“胤池,怎么神思恍惚的,像有心事?”房胤池忙摆手,道:“没有!上官先生错怪了。”上官仁再道:“我分明看见你三番五次偷窥阙美娟,还要抵赖?”上官黎凝眉一想,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如逑。”雪姨笑道:“他是在说美娟吗?也难怪了,美娟姑娘生得标臻无暇。”我嗤声一笑,问房胤池:“你和金寅钏不是很喜欢鲍臻芳吗?为何见一个喜欢一个呢?”房胤池刹时一听,只说:“我……我……”这一个字,竟羞红了脸,别无言语。房胤池的目光回避着我,有些焦虑,也有些怅惘。上官黎转圜道:“他不是喜欢谁,而是对异性有好感,也是人之常情,大家不要作弄他了。”舅舅给众男士们各递了一支烟,嘈嘈道:“男追女隔道山,女追男隔层纸,这世道没有男女有别的界线。既然喜欢,何苦掖着、藏着。”姑姑笑道:“一看美娟就知道是个好姑娘。那也要看人家的意思了。”正说话呢,上官灵童嗷嗷地哭闹,我打断众人话题,笑道:“灵童肯定又要吃奶,我马上回来。”我抱住上官灵童,躲在一边,揭开衣襟,给他喂奶。看着他粉嘟嘟的脸孔上,像上官黎一样的大眼睛,偶尔用目光轻视我,使我无比欣慰。阳台上,画眉在笼架间跃上跳下,一面发出唧唧啾啾悦耳清脆的啼叫。狮子狗爬在地毯上闭目养神。我躲在一面雕画“麒麟献瑞”的屏风隔断后,一直等上官黎吮足奶水。月光静静地洒在我的身上,我望着安祥的上官灵童,那红突突的小唇蠕动一下,就紧紧阖上了。我系好衣扣,听见上官黎唤我:“淑茵,喂完孩子就快过来。雪姨有话说呢。”我只得再次将孩子交给阙美娟,来到客厅餐桌旁。刚一坐定,雪姨轻启朱唇:“若不是因为你在奶孩子,一定让你喝一盅酒。但现在大家在行酒令,轮到你了,看你怎么应付我们。”我微微一笑,心里暗暗犯难。作为一个女人,我除了针织女红,除了赐候长辈,缝缝补补,洗洗涮涮,照顾孩子,其余之事,尤其行酒之乐一窍不通。但是,现在要我行酒,岂不是赶鸭子上架吗?正为难之即,房胤池笑道:“今日我既受黎哥之邀,就是有备而来。不如这样,淑茵小姐尽可与你们把盏对酒,赢酒便作罢,若是输了,罚酒由我代为饮之,如何?”众人一听,甚觉有理,便默然许可了。雪姨道:“既然有人代饮,淑茵就划拳行酒吧?”舅舅笑道:“我倒想看看侄媳妇拳令怎样?”我鼓足勇气,轻轻拿起桌上骰盒,心里捉摸半天,掷向桌面。对掷骰的第一人是姑姑。一看我掷出双五点,陡然一惊,吞吐道:“淑茵上来就给我出难题,总不成,我要掷成双六点吗?”众人哼哈嘻笑,不停地催促道:“快掷下去,掷下去。”姑姑嗦嗦半天,终于掷向桌面。结果,大家一看,将将一二点。“姑姑,甭怪我无礼了,这局你输了。”我巧然一笑。舅舅、雪姨无不为我拍手称赞。“好,好!淑茵,继续,再赢一局,你姑姑就要喝酒。”上官黎拈烟神情漠然地望着,偶尔痴笑一声。我再次拿起骰子,三幌两摇,掷向桌子,竟又是两个五六点。姑姑乍一看,眼角堆褶,彻底傻眼了,颤颤道:“看来,今日必是我输酒了吗?”梁婉容笑道:“只是作乐子呢,不防输赢。”姑姑听完,心下一横,将骰子掷了出去,待骰子落定,我与众人凝目一望,更是惊嗔一片。原来,桌上是双六点的骰子。姑姑一看,喜不自胜。上官仁笑道:“好,好,两人各得一局,不分伯仲。”雪姨轻颦一笑,妖邪妩媚。雪姨说:“关键看第三局,你们两个快掷骰子。”姑姑信心大增,一挽衣袖拿起骰子就掷,我也拿起来,往桌上轻轻一掷。众人目光齐齐看准两面掷下的骰子,二三点对一六点。“淑茵,是淑茵掷的好骰子。”上官仁抿嘴一笑道。众人仔细一瞧,皆点头应是。坐在一旁的姑姑似坠烟云,已僵在一边。房胤池喟叹一笑,道:“第一杯罚酒,看来轮到下一个人啦。”上官黎打着哈啾,伸手将姑姑的骰子递给舅舅。姑姑喝过罚酒,啧声道:“淑茵胜我一筹,看她舅舅的了。”舅舅长稍脸,阔两腮,一对看上去怪吓人的煽风耳,是个有些手段之人。他拿着骰盒拼命摇动,梁婉容笑道:“别那么费劲,小心骰子摇破了。”舅舅龇牙咧嘴,露出一颗镶金门牙,道:“呵呵,再怎么也不能输给咱淑茵小姐吧?”说完,一掷骰子,是双三点。“嗳呀,”雪姨一声惊叹,“骰子点数太小,怕是你输定了。”梁婉容一看,笑逐颜开,对我说:“淑茵,快掷,保管赢他。”我随手一掷,骰子三摆两幌,居然是双五点。“好,好好,这局是淑茵的。”房胤池道。舅舅露齿惨笑一声,并不服输,拿起骰盒,又是一阵猛摇,哗一声,往桌上一掷,是二三点。上官黎连讥带嘲地一笑,道:“舅舅,恐怕你又输了,这回更是小不甚小。”我拿起骰盒轻摇一下,往桌上一掷,是四六点。“呵,怎么样,我早说舅舅要输的,喝罚酒。”上官黎给舅舅杯中斟满酒。舅舅眉目一凝,拿起酒盅一饮而尽。我连赢两把行酒令,一时之间平添喜色,手里拿着骰子,注视着雪姨。而雪姨一看姑姑、舅舅纷纷败下阵来,不慌不忙,抬手绾起一绺垂在两鬓的秀发,笑道:“来,我和淑茵碰碰。”我笑望雪姨,她微垂臻首,皓齿红唇,隐约透出一抹成熟女性的热切风情。雪姨一样温婉地望我,惟见我发间一枝红珊瑚的双结如意钗,钗头碎珠颤颤而动,愈加楚楚动人。雪姨道:“淑茵,你可别小觑雪姨哟。”说着,拿起骰盒,腕斗指按,浑身力劲一挥,掷出双五点。众人看了,惊呼啧啧。“嗳呀,双五点,这回淑茵要输了。”舅舅笑道。我回眸一瞥间,望见上官黎给我使眼色。我心思清明,便知道他的意图。我拿着骰盒,稍有犹豫,纤指一抖,将骰子掷了出去。待骰子落定,众人一望,是二三点。众人中有人唏哈笑道:“第一局雪姨赢!再看第二局。”雪姨自得乐趣,再次拿起骰盒。“淑茵,来,咱们再来。”说着,哗一声,两枚骰子径直掷入桌面。我匆忙一望,不由咂舌,原来是五六点。“快啊淑茵,轮着你了。”雪姨轻嫣一笑。我坐了半日,此时,已微微冒出热汗。我一抬袖,拿纸巾将脖颈上的汗珠揩了揩。房胤池呵声问我:“淑茵小姐觉得热了吗?哼,刚刚开始两局。”梁婉容徊徨道:“她还在坐月子,我怕她不能久坐呢。”上官仁笑道:“今个儿是亲友一聚,坚持一会儿坐陪客人。”我颔首点点头,将骰子掷向桌面。众人目光一探,全都嘘唏一声,有人道:“三四点。那还是五六点大嘛。”上官仁掸了弹烟灰,温文尔雅地笑道:“看来还是雪姨有招数,淑茵这回便服软了吧。”姑姑笑眯眯地说:“雪姨曾是女人中的‘霸王花’,在我们上官家族,想当初三个男人也喝不翻她呢。”梁婉容替我解围:“好了,通过几关是几关。酒就让房胤池给你喝了。”房胤池一听,伸手拿走我的酒盅,将酒倒入嘴里。上官黎环望餐桌上的酥嫩茄子红烧鸭和泼油芝麻蒜针茹,开口劝道:“稍缓片刻,大家尝尝菜。”众人听罢,个个举起筷子,夹着菜小口嚼味。恰便此时,窗外窸窸窣窣地落起小雨,雨声急时似筝弹,雨声慢时如盆嗡。夜色昏黯,树摇风响,一阵嗖嗖的冷风从窗外吹进。上官灵童蓦然一声啼哭。阙美娟抱来孩子,上官黎笑道:“孩子肯定非要亲娘抱,不防我来抱会。”阙美娟把孩子递到他怀里,他目含脉脉温情,注视着:“灵童,你知道今天来的都有谁吗?瞧一瞧,有雪姨、有姑姑、有舅舅。”梁婉容回头问上官仁:“几点钟了,想必到了灵童睡觉的时辰了。”上官仁一抬手腕,回道:“九点多,差一刻十点。”我笑道:“不防事,我行完酒令,再抱灵童回房休息。”说完,上官黎将骰子传到母亲梁婉容的手里。梁婉容脖颈上围着一条茜草色绸巾,手腕上套着一只赤金扭麻花镯,笑道:“来,淑茵,咱们掷骰子。”我拿着骰盒,往桌上那么随意地一扔,不偏不倚,又是两枚三四点。梁婉容笑道:“只怕你要输的。”她抬手一掷,我注目一看,是个六二点。“好!这一局我赢了。淑茵咱们掷第二局。”我们说着,掷出了第二局的骰子。再说一旁替我饮酒的房胤池,俨然一个风流子弟,生得状貌魁梧,性情潇洒。好比那《金瓶梅》中的西门庆也:专一在外眠花宿柳,惹草招风,学得些好拳棒,又会赌博,双陆象棋,抹牌道字,无不通晓。他与上官黎的结识,好似臭蛤螂遇上骚跳蚤,气闻相投。两人常常饮酒寻欢,拿班做势,觅友打牌。这回上官黎将他唤来,目的给众亲友助场添乐。我的行酒令只剩余他一人。我正要掷骰子,毓秀楼门铃响了。阙美娟一开门,着实骇了一大跳。只见一个男孩,约摸二十岁左右。满脸是血,白衫上也溅落血迹,浑身瑟瑟发抖,一脸木讷直呼上官黎。阙美娟返回客厅,唤出上官黎,转而对我说:“淑茵小姐,外面有人找黎哥呢,那样子真吓人,浑身上下满是血。”我怵然一惊,放下骰子。梁婉容抱着上官灵童,问我:“外面什么事?”我脸孔泛红,回道:“妈,我出去瞧瞧。”走出客厅,我来到毓秀楼门外,耳听上官黎骂骂咧咧道:“魏欣,怎么找到山庄来了,瞧你一身臭血。我家正有喜事呢,让你扫了兴,晦气!”魏欣双目像一柄冷鸷的剑,充满杀气,回道:“哥们犯事了,捅了两人,已送进医院了。估计,估计警察正找我呢。哥们,你不会见死不救吧?”上官黎喉中一紧,未等开口,见我站出来,情急之下,将魏欣推到一株海棠树下。我退身进入客厅,玉凤从食箩拣了两件蒸酥果馅儿递给抱着上官灵童的阙美娟。梁婉容问:“雨还下着吗?那黎儿呢?”我目光淡淡,带着一丝尴尬,一笑,道:“妈,雨还在下。他和朋友在外面说话呢。”梁婉容又道:“想必又是他那些不着调的朋友,也罢,由他去。”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