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罪赎_第六卷 缘尽江南_第一五零章 三美飙泪谱传奇_小说_连城读书 - xf811兴发娱乐_www.xf811.com_xf881兴发平台官网

第六卷 缘尽江南  第一五零章 三美飙泪谱传奇

章节字数:5745  更新时间:18-07-22 19: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2010年秋天,我在莫愁湖畔跳湖自杀,自此彻底改变了我荣辱与共的一生。那一年,是我步入香墅岭整整第十个年头。那一年,我刚刚为上官家生育了第二个孩子,取名上官泮。我尚未从获得天使般的喜悦里走出,九月未,香墅岭已降下了第一道霜。前一夜,我因严重的贫血,幸运地逃出阎罗王的魔爪从医院走回来。

    一年四季,芙蓉镇阴雨凄凄,而我已习惯了花香雨腥混杂的气息。一缕鹅黄色暖光穿透窗棂照满房间,我看见窗外柳枝上,一只黄鹂栖息枝头声声清啼。天空雾茫茫的,由于接连几天的降温、降雨,空气潮冷,雾霾又重,几乎让人畏首畏尾。上官灵童天蒙蒙亮时就上学了,现在,摇篮里只有嗷嗷哭泣的上官泮。我坐在妆奁前,拣一支碟纹银钗,插入发髻里。我把一切收拾停妥,怀抱上官泮走出雪琼楼,望见山庄外高山盘云,朱霞飞绕。山庄内,兰蕙园的白玉栏杆金漆褪尽,牡丹丛中杂草丛生,颓垣败井,廊庑倾欹。天气冷飕飕的,一阵晨风拂起我秀美的发,遮住忧伤的眸子。经过兰蕙园正要走上回廊,姒丹翚在身后问:“淑茵姐,听说昨天你又进医院了?”我回眸望,只见她依然美艳朴实。樱桃口浅晕微红,春笋手半舒嫩玉,纤腰袅娜,满头黑发轻挽于脑后,格外醒目。我道:“还说哩,有了第二个孩子,那病症又复犯了。”姒丹翚掀起上官泮的襁褓,取笑道:“这个孩子长得像黎哥,尤其那双眼睛,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轻声笑了笑,生怕上官泮被风吹袭,抱着步入毓秀楼。

    上官嫦望见我进来,轻轻接回孩子,让我坐下用早餐,笑道:“嫂嫂怎么才来?给你准备的早餐要凉了。”餐桌上摆满了各式早餐点心。有炸撒子、绿豆糕、春酥饼、糯米粥。还有豆浆、牛奶、包子和醪糟汤。上官嫦站在一旁哄弄孩子,望了望,笑道:“听凤姐说你想喝糯米粥,特意给你熬的。”我觉得胃里泛酸,毫无食欲,拿起筷子,又搁在食碟上。我环望书斋,发现上官仁静静坐着赏悦书法字贴。廊柱边的蟠龙纹云熏炉中,不时飘出一丝轻淡的龙涎香。狮子狗懒洋洋地爬在小杌子旁,阳台上的画眉在不停地啄食。上官嫦催促说:“嫂嫂快点吃,一会儿爸要去给奶奶祭墓扫坟,说是带你和我哥一同去。”仅管我有些犯呕,不得已拿起了筷子。上官嫦坐在沙发上,取出上官泮湿透的尿褯子,哼着童歌。我目光温婉地望着上官嫦,单襟式收腰托底罗裙,水芙色的茉莉淡淡的开满双袖,梳个简约的扎丸子,仅戴几颗乳白珍珠璎珞,映衬云丝乌黑亮泽,头发上还抹了些玫瑰的香精,散发一股迷人的香味。上官仁从房间走出,望见我呆呆地坐在餐桌旁,埋怨道:“如今,毓秀楼缺少仆人,原先,阙美娟能帮你带孩子,现在就你一个人。”上官嫦笑道:“那怕什么呢,哪天我再找一个来。再说嫂嫂成天在家中闲适,带带孩子乃份内之事。”

    一语未尽,葆君抱着一个女孩走进楼。女孩只有四岁,是葆君同王瑞贺所生育。葆君将孩子放在地毯上,暗然神伤地说:“娘刚打来电话了,说爹近两天身体不适,准备到镇上找大夫。家里庄稼马上收完,一些羊也开始产糕崽了。”我收拾着餐桌上的碟筷碗盘,不抬头地回道:“妹妹,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让我回承德看他们吧。”上官仁吸着一支雪茄,伫足阳台上看画眉。上官嫦见我将餐桌收拾干净,将孩子交给了我。

    我坐在沙发上,掀起衣襟给上官泮喂奶,瓮声瓮气地说:“那天娘已给我通了电话。其实,我知道娘的意思是让我回。”葆君道:“那你抱着上官泮,让姐夫送你回嘛?”我轻轻注视她,回道:“那不行,路途遥远,孩子无法承受奔波之苦。”上官嫦从房间拿出一件锦缎旗袍,问葆君:“这件衣裳怎么样?会不会有点花哨?”葆君问:“是你要穿吗?”上官嫦眸角露出疑虑,感到无可耐何:“一个礼拜后臻芳大婚,我想在婚宴上穿这件衣裳。”葆君眉梢一凝,伤感道:“她和谁结婚,是范黟辰吗?”上官嫦点点头,没有吱声。

    我抱着上官泮直起身,一阵晕眩袭上心间。上官嫦把衣裳搁在沙发上,看见我要走,问道:“嫂嫂要上哪儿?”我不急不徐地回道:“既然要祭拜老太太,起码要换件衣裳。”葆君抬高声调问:“那爹娘的事情怎么办?要不要回家?”我有点忧虑,娥眉紧蹙,眼泪汪汪落珍珠。“姐怎么哭了?”葆君悠然一惊,拿起纸巾给我揩眼泪。

    我心里苦闷之事,自源于那个不守婚规、不守节操的上官黎。三年前,我从姒丹翚的嘴里听说他与璩鸯的畸形恋,听说他为璩鸯在芙蓉镇购买了一处房产。事实上,当初尕娃子离开香墅岭之时,已悄悄地告诉了我上官黎同璩鸯的故事。起初,以为是以讹传讹、是空穴来风。不曾料到,后来,有关他与璩鸯的故事,像雪片般传入我的耳朵。更可悲可恨之事,某一天,我从毓秀楼上官黎的房间抽屉里,搜出一些关于他与梦鹂的信笺,仅管梦鹂逝世已逾十年,但上官黎始终日复一日,坚持给初恋情人写信,那些信里寄托着他的哀思、他的伤愁、他的愤恨,和对梦鹂的眷恋之情。梦鹂!梦鹂!当我确信地看见“梦鹂”两个字时,颊边泪水泛滥无阻。

    此时,我眉心微矍,杏颊红霞,面似幽梅挹雪,而神色躲闪,韵姿流宕。我回道:“别无他事,我生怕爹娘担心。”葆君随我走出毓秀楼,恰好看见上官黎返回香墅岭。“你要去哪儿,爸在吗?不是说要给奶奶祭坟吗?”上官黎迫不急待地问。“我回楼换衣裳,爸在呢。”我冷若冰霜,用一种淡漠的口吻说。

    正在雪琼楼换衣裳,听见鲍臻芳在楼下喊。我从窗口往外探看,她和范黟宸手牵手站着。

    旦见鲍臻芳:身着银纹绣百蝶度花上衣,七分衣袖,袖沿一圈黑白花边,紧紧扼于腕上。下面是一条鹅黄绣白玉兰的长裙,一根玄紫色的宽腰带勒护腰间。脚上蹬着纯白皮靴,直望得袅袅生姿,明眸生辉。而范黟宸是一身夏奈尔Chanel修身西装,内裳是一件湛白衬衫,系一条橘红博柏利Burberry领带。脚上则是油光锃亮的法璐仕皮鞋。

    鲍臻芳弯抬手膀,露出一只深红镶金边的香包,笑问:“淑茵夫人想必已知晓?”我目光沉静宛如莫愁湖湖水一样清澈,脸上浮出温和柔美的笑容。我问:“怎么打起哑迷了,知道什么?”鲍臻芳一伸纤手从香包里掏出一个请柬:“介时夫人一定要给我赏光。”我望着两位新人,一股暖意传遍全身。鲍臻芳又问:“上官嫦在吗?”我说在,她便要随我前往毓秀楼。待步入毓秀楼内,一个英俊倜傥的男士,粉妆玉琢,阔脸权腮,浓眉之下,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炯炯有亮,正与上官嫦攀谈,一支烟蒂入在烟灰缸里。鲍臻芳悄声对我说:“男士是上官嫦的新任男友,芙蓉镇数一数二的知名企业家。”我将鲍臻芳和范黟辰带进客厅,亲自给她们斟上茶。上官嫦问鲍臻芳:“臻芳,你肯定是来送请柬的?”鲍臻芳轻抬纤手,捧起一杯茶嗅了嗅,相顾左右而言他,道:“如果我没猜错,此茶乃上好毛尖。”

    大家坐着聊天呢,梁婉容从楼外回来了。在她身后,两个怯懦的女孩芙蓉秀脸,双颊晕红,微垂双睫,静静伫立。上官嫦问:“妈,那两个女孩是谁?”梁婉容笑道:“是我从镇上带来,她们想进纺织厂做工人。”我问:“纺织厂不是正在裁员吗,为什么又聘用新人?”梁婉容一蹙眉梢,笑道:“那要看情况,裁员是由于出现超员的情况,或是因机构臃肿才裁员。两个姑娘是我一位好友推荐,不存在跳槽风险。”上官仁走出房间,将两个女孩情况询问一番,将她们安排在媒染丝线的岗位上。

    毓秀楼外,璩鸯牵着一个约摸五岁的女孩闯入山庄,直奔毓秀楼。“黎哥,让上官黎出来。”璩鸯破口大嚷,一手叉腰,气昂昂地喊:“我们已经有六年夫妻般的情义,这六年来,我为你付出了青春。这六年来,大家有目共睹,你答应我的事,难道只是一句儿戏!”众人望着璩鸯伫立客厅里指手划脚,一时怔住了。璩鸯一身大红丝裙领口开的很低,俏脸含怨,泪珠莹然,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睛勾人心弦,当真若春梅绽雪,神如秋蕙披霜。二楼房间里,上官黎耳听璩鸯哭闹上门,一颗心怦然乱跳。他橐橐地走下楼,看见璩鸯站在门廊边。“璩鸯!”上官黎大吼一声,快步走近璩鸯身旁,喝道:“不可无礼取闹。看来你真要与我摊牌了?”璩鸯一望见,立时像发了疯似地扑上前:“你告诉大家我是谁。整整六年了,我为你付出的一切,难道你想否认吗?”上官黎尚未说话,众人已明白了一切。若不是我怀抱上官泮,我想肯定会晕厥。心想:今天终于来临,两个奸夫淫妇私情昭然若揭,他们真是罪该万死,十恶不赦。这一天不攻自破,我凭白无辜被蒙蔽在谷里已经六年了。我望着泪水肆溢的璩鸯,同她的“孽种”大大咧咧地伫立客厅里泼蛮哭闹,好像天塌地裂了一般。梁婉容亦被这一幕所震惊。她心知肚明,长久以来,有关天王上官黎种种花哨新闻已传入了耳畔。现在看来,一切皆大白于天下。眼前不知羞耻的女人,竟然带着孽种上门理论。

    上官黎见众目睽睽,一直所唯系的道德底线渐渐崩溃。他抓住璩鸯不停颤粟的身子,摇撼道:“你冷静一点,我是有家室之人,无论如何,你的条件我绝难答应。”璩鸯眸中闪射出仇恨的光芒,仿佛万绺剑气,直要划向上官黎。上官仁大惊失色,一手捂心脏,一手指着璩鸯的鼻子,声嘶力竭地大吼:“为什么直到今天才讲出实情?六年来,你替他隐瞒初衷何在?”梁婉容道:“璩鸯,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只会败坏别人的家庭。你和黎儿的丑闻我早已知晓,却无颜揭穿你们。既然你来了,那就把关于你们的种种故事全揭露出来。”我摇摇晃晃地站着,上官泮嗷嗷大哭,我只觉得有万双眼睛盯着,想要看我的笑话,想要看我的下场。我自感力不从心,将上官泮交给了鲍臻芳。“你冷静一点,请听我说!”上官黎摇撼璩鸯的身子,道:“任何事我都能答应你,唯独这件事不能答应你。你直言告诉我,想要多少钱?我满足你。”璩鸯面庞苍白,目光飘忽,嘴唇颤抖。而上官黎深感失望,内心像一面被击破的罗鼓,一直在嗡嗡回响。他用余光瞥望四周,最后落在我灼热的脸庞上。上官黎走来,说:“我不愿欺骗你。茵茵,这个故事应该有个结局了。”我木木讷讷地望着,只看见一张无法形容的帅气脸孔。梁婉容发现我一声不语,以为吓坏了,上前两步,向上官黎的脸上搧了一记耳光。上官黎猛地一怔,仿佛被人注入一针强心剂,霎那,瞳孔像腊月天里两只通红的灯笼,清晰地映照着一切。

    梁婉容急迫地吼道:“究竟是怎么回事?黎儿啊,你非要搞得我们上官家四分五裂吗?”上官黎抬手揉揉脸孔,回道:“还想听我解释吗?璩鸯——你们知道的。这六年来,我所有不光彩之事,全是为了她。”众人一听,皆露出一副惊悸、疑虑、揣测和失笑的神情。上官嫦走近,抓住我颤抖的手,轻声道:“嫂嫂,你要保重身体啊。”

    璩鸯一看众人,个个呆若木鸡,没人敢替她圜场,冷笑一声,突然背转身跑出了毓秀楼。梁婉容和上官仁见此情形,双双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我静静地站在地毯上,任泪水悄然飘满脸颊,任外人讥讽的目光洒在我身上。上官嫦望见我面色皎白,毫无血色,让我坐下。“嫂嫂,这肯定是……是个误会。嫂嫂,我想哥会给你一个解释。”我一狠心,使劲咬破嘴唇,鲜血自唇角汩汩淌下,与我脸颊上的泪水融合一起。“误会?解释?”我悲怆地吐出了几个字。“茵茵,听我说。”上官黎一脸恻惶,无耐地道:“一切皆为天意,是上苍在捉弄人。茵茵,请你答应我,不要插手此事了,我保证,往后好好待你,好吗?”

    众人都各自散去了。夕阳晚蜿,莫愁湖畔,我全身裹着荆布绵裳,伫立湖岸一株枝桠枯瘦的桑树下,抬手取下一条木署蚕丝纱巾。眺望天边,一座连绵百里的琼山之巅,晚霞万丈金芒像无数稀稀碎碎的珍珠,闪射五彩夺目的莹亮。莫愁湖畔,几丛菖蒲,开放黄色的花束,一片黑压压的芦苇在晚风中来来回回摇曳,一只孤零零的鹭鸶栖息在芦苇底下。

    在我焦躁地等待中,上官黎带着璩鸯,同他们的“孽种”走来。璩鸯一身桃红色晚装,胸口笄着一枚紫色胸针。他们靠近,我们的谈判便正式开始。璩鸯躲闪着质问的眸光,一脸泪痕。上官黎蹲在地上吸烟,冷笑道:“谈判开始,现在,我听你们说。”璩鸯一听,立时恸哭:“我为你付出了整整六年。任何女人的青春和光阴也绝然换不回来。既然你不看在我的份上,也还有孩子。唯一的要求,已经不想重复说了。”我听着璩鸯的话,知道根本无法回避现实。我望着上官黎,见他痛苦地抱头沉思,好像陷入了深深的顾虑和悔恨之中。半晌,上官黎抬头望着:“淑茵,父亲已经收回我40%的全部股份,现在,我身无分文。你明白如果璩鸯不肯罢手,那么后果……”“这是你咎由自取造成的。你的璩鸯,你的梦鹂。瞧一瞧呢,多么滑稽,多么荒唐,她们都是你的情人。你的梦鹂依然存在。恐怕在你眼里,我淑茵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棋子。那么梦鹂呢,可想而知,一定排在首位。”我紧紧地蹙起眉梢,嘴唇早已干瘪的像是一条鱼的嘴巴,不停地张开,“夫君啊,当年你选择梦鹂,将自己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今天你选择璩鸯,又使自己身败名裂。那么,请你告诉我,我究竟算什么?夫君啊,当年人人说,你是鸾,我是凰,你我鸾凰有缘。但如今,你背信弃义,抛妻弃子,包养情妇,败坏家风,丑形昭彰,人神共愤,天理难容!你已是人人愤懑之人。你想离婚……我答应你!”

    上官黎双目乱颤,眼角沁出一汪愧疚、痛惜的青光。“不!淑茵……”上官黎正想狡驳,璩鸯竟转啼为笑:“黎哥,既然她同意,你还犹豫什么呢,快决定呀!”上官黎直起了身,眼泪飘落。山南岭上,一缕晚霞照满他削瘦的脸庞上。一群大雁排成“人”字形,从我们头顶上方缓缓飞驰而过。莫愁湖水静静地荡漾,一朵菖蒲花浮现在水面上。我努力克制自己的心绪,不让多情的眼泪在他们面前泛滥。

    正待离开,谁料,上官黎哭诉道:“茵茵你站下。不,我不答应离婚!”话音一落,我的一颗心顿然如春雪消融,变得异常轻悦。但滑稽的是,上官黎禁不住璩鸯的软磨硬泡,在我执意离开之际,再一次违背了他的意愿,大声道:“我答应你!!”

    我变得僵直而麻木,整个人的身体无助摇摆。莫愁湖畔,我疲惫不堪地闭住双眸,不由自主地,双脚居然迈向湖中。“茵茵你站下。”我依晰听见上官黎大喝一声,脚步却在往前移。湖水渐渐漫溢上来,轻轻淹没了我的半个身子。“淑茵……茵茵……”当我听见上官黎高声呐喊,微一犹豫,停止了前移的脚步。蓦然回眸,上官黎已淌入水里,游近我身边,将我抱回。“上官黎,你……为何出尔反尔?我恨你……”湖岸上,璩鸯怅恨地一跺脚,撇下上官黎和孩子,迳自奔向湖水中,身后传来她苍凉的声音:“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

    我跳湖殉情未遂,却牵连了璩鸯的一条命。大桑树上,一只夜莺凄凉地清歌低唱,像是给她做人生最后的诀别。莫愁湖畔,两名芙蓉镇警察神色庄重,背负双手,静静注视眼前发生的荒唐而滑稽故事,他们拿出一个银光闪烁冰冷的手铐,大步走向上官黎。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