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六章 天和居 相逢陌路

章节字数:2999  更新时间:11-01-21 12: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东琴的街市依旧热闹,我却不再是那个我,忽然之间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仿佛此刻站在曾经走过的街道,熟悉的路也被染上陌生的色彩,横看竖看都没有原来的模样。

    这几天我一直窝在星宇楼,埋首于繁杂的数字之间,难得出来。现在亮晃晃的光线直直地射入眼中,异常的刺眼,似是察觉到我的不适应,二哥很自然地走到我前面,高大的身影刚好为我遮挡阳光,那一刻心里不是不感动的。

    街上,热闹而繁杂的交易声里不难辨别出一些共同的字眼,比如说遗韵公主,比如说北瑟王。我尽量大声地同二哥闲扯着天和居的事,却还是不能阻止消息传入耳中。路边巷口,人们津津有味地讲着遗韵公主如何一点点深得人心,她的封号又是怎样的越礼晋升,说着南宫蓝如何失势归家,连带着宰相在朝堂也是暗淡度日,不过这其中说的最多的莫过于北瑟王与遗韵公主的事。

    无聊的人们盯住自己无法企及的人物,不断赋予自己的臆想猜测,然后津津有味的看着事态发展,也许是朝自己预想的方向进行,也许是相反,但他们都乐此不疲。

    我继续赌气般的提高声音说着一些毫无头绪的话,连我自己都觉得,在正常的时候,很少有人能够听得懂的我究竟想表达什么,可是二哥却静静地认真地听着,微微侧转的脸,好似在仔细回味我说的内容,这一点与师傅像极了。

    蓦地,二哥收住脚,我一时不察,整个人几乎撞在他身上。仰头,对上他认真搞怪的眼神。我在他毫无防备之下,在他脚上狠狠踩下,以发泄刚才的怒气,他也不反对,只是笑了笑。不懂他在笑什么,我若无其事的走过,心情却不觉好了很多,那些与回忆有染的深沉在玩闹中渐渐从脑中退场。而这个过程或许就是因为一个突然之间的打扰,就像是二哥刚才的恶作剧一样。实话说,这样的玩笑,并不让人讨厌,想着我放松地自顾自笑起来,走在路上的脚步也渐渐轻盈起来。

    掌柜眼尖,一见到二哥就撇下身边的客人疾步走来,恭维了几句就忙不迭介绍起天和居的情况,这么做反倒引得天和居内的客人纷纷侧目,好奇我们是什么达官贵人能让向来趾高气昂的天和居掌柜如此低声下气。二哥轻咳一声,掌柜这才反应过来,不应该在人多嘴杂的地方说这些事情,同时也注意到二哥身边的我。我不知道是因为我不常出来走动,还是他眼力太差才会没发现我。

    他的目光在我和二哥身上来回一趟,眼中闪过一丝精明的笑意,大概是自作主张地联想起来了。直到他发现二哥有些不悦,这才引我们上楼去。上楼的过程中他还一边夸耀着:“楼上有雅间,若非贵客到来,平常是不对外开放的。”他满脸自豪,连眉眼之间都在传递着关于天和居雅间有多么好的讯息,生怕我们没有听清。我和二哥相视了然,只是我不清楚,这么个心思简单的人是怎么当上掌柜的,难道说二哥用人的标准是这样低?还是这个掌柜另有什么过人之处?

    跟着他们的步伐一步一步上楼,却不想会见到他们:遗韵公主和北瑟王。烨炫不知说了什么,遗韵不住的轻笑,而在她看见我的那一刻笑意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闪而过的惊诧。但那也仅仅是瞬间的事,很快她就举起酒杯敬烨炫,以掩饰刚才的失神同时也避免烨炫注意到我。

    二哥制止掌柜的催促,静静地等我回过神,然后在经过他们身边时拉起我的手,在我手背上暗暗用力。我立时清醒了不少,借着二哥手上传递来的力量,坦然地走过去。

    一切都已经过去,更何况我还戴着面纱,有什么好担心的。现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我是扶风,星宇楼的楼主,若是我无法过去的迷途中解脱出来,那么之后的我必将反受其害。理智重新归位,按压下方才躁动的心。

    掌柜吩咐厨子和小二上了天和居的招牌菜。我趁掌柜忙碌时嘱咐二哥让他暂时别暴露我的身份。

    看着面前色香味俱全的酒菜,我终于明白天和居这东琴第一酒楼确实名不虚传,连向来不喜欢酒的我也闻香而动,忍不住饮下杯中物。刚一入口,就觉得满是清淡如雪,在舌尖一绕,又变得浓烈醉人。心中暗赞一声:好酒!

    酒是如此,饭菜同样不逊色。尝遍酒菜,我不便开口,二哥就先说:“天和居酒菜滋味虽好,却也普通,并不能让人一次就记住这是天和居的味道,简而言之就是缺少自己的特色。”掌柜认真聆听,不住点头称是,然后他才开始讲天和居的困境。我想:他倒也通明,先是展示天和居的优势,让我们先入为主,接着才道出天和居原料供给缺乏的事,这样下意识中我们会更理解他的困难之处。

    原来天和居的材料除小部分是东琴自产,其余大都来自北瑟——北瑟物资最优渥这是众所周知的。而向来北瑟与东琴的商道运输是受到官府保护的,这样按理说星宇楼的交易应该是稳定的,不会产生现在这种原料紧缺的情况。

    掌柜小心地环顾四周,发现无人注意后才低声说:“据说是因为最近遗韵公主与北瑟王的关系日渐亲厚。原本运往酒楼茶肆的物资都大幅度减少,改道送入皇宫,而其中更多的是送往遗韵公主那儿,宫里有消息说是因为,遗韵公主最近总是精神不济,御医说需要食补,这样北瑟王就每天都变着花样让人送食物给她。我心中生疑:这毕竟是传言,一个公主能吃多少,怎么可能让酒楼的原料大幅减少呢?

    掌柜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就看到小二神色慌张、跌跌撞撞地上楼,口里喊着:“不好了,掌柜的,出大事了……”

    楼下伙计见到曾与自己发生口角的北瑟商人,言语冲突又起,最后竟演变为动手厮打。等到我们赶到,看到的就是一个伙计模样的人,他神色呆滞,嘴里喊着:“我杀人了,我杀人了……”而地上正躺着一个中年男子,他的胸口插着一把口径粗大的菜刀。

    掌柜向我们请示后,立马上前安慰那人,要他冷静下来。我和二哥则盘算着希望能找到遇难者的家属私底下解决这件事,但愿别与官府扯上关系。

    可是事与愿违,另外几个北瑟人上来理论,而东琴国人也不甘示弱,一下子竟变成两路人马混战的状况。我正头疼不知该如何解决当下混乱的时候,烨炫和遗韵也闻风下来。前边众人还在混战,只剩下我们四人,各怀心事。我尽量低下头,身体也慢慢往二哥后面走去,希望能躲过那道探究的目光。

    这时候,突然有一支箭从我们身后朝烨炫飞去,我不由自主地想去抓住离弦的箭,但因为事出突然,没有丝毫准备,只能抓了个空,心中暗叹,不好。眼看箭就要射中失神的烨炫,旁边那个瘦弱的身影用力一翻扑到他怀里。没有给人任何选择的权力,箭落在她背上,而她缓缓倒在烨炫怀里。那一刻所有人看到这一幕,不少人感叹,如此美丽温婉的女子竟会有如此勇气。混战的人也停下争执,不可置信又饱含惋惜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我却着实松了一口气,若是烨炫在东琴境内出事,后果可不是一两个人能够承担的,那势必要牵扯到两个国家。

    烨炫悲痛地抱着怀里虚弱的人,慌乱地大吼着,让人马上叫御医来。我从来不知道风流如他竟然也会为了一个女人发疯,失去所有理智的发疯。

    等到他们的随从纷纷上来帮忙,他放下遗韵,在毫无预警之下,一把夺过随从的剑朝我们刺来——他竟失去理智的将罪过全部推到我们身上?

    那一刻我忘了拔剑,我虽然曾经仇视过他,却从来没想到有一天我会与他刀剑相向。二哥挑开我面前的剑,面纱的一角从脸上飘落,冷风吹到左半边脸上,我的意识也在这一刻清醒。同时手上传来二哥的温度,我拔剑。我们只守不攻,利用人群挡住他,飞身推到几丈外才停下。

    从乱局之中脱身,我还是没能理清这些变故的关联,先是北瑟商人和东琴商人的口角动手引起围观人的加入,然后烨炫和遗韵下来,接着遇刺。这一连串一气呵成,真想是有人在背后刻意安排,难道说他们的目的就是刺杀烨炫,只是原因呢?若是刺伤成功,两国关系紧张,其中谁会受益?南萧?西弦?还是白氏?脑海中跳过一个一个名词,似乎每一个都有可能性,但究竟是否是这样,或者都不是?我想不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