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三十章 近年关 被困深宫

章节字数:2906  更新时间:10-12-30 10: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国主没有理会扶风的话,他说:“以后有事找锦木,她会告诉你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他动作迅捷,一转眼已经不见踪影。

    这时候一直在旁边守候着的锦木才挪动身体,她心中想着也许这是真的:没有人能够逃离国主的掌控,不仅在西弦。她忽然之间记不大清自己是什么时候来到西弦皇宫的,是在那年离开东琴,离开瑞王之后吗?对她来说那是一段灰色的记忆,她没有一刻不想忘却。只是曾经的美好如同渗入脊骨的罂粟,初尝是情之甜蜜,欲罢不能,回味却是满口的苦涩。依稀间,她还是那个坐在树上轻笑的女子,遥对着树下的他说:“你若是能让我掉下去,我就把你的剑还给你。”见他半响不动,她只好装作失足,然后顺势落在他怀中,那时的她是这样的大胆无畏,既然倾心于他就想一辈子躺在他怀里。一场跨越国界的身份悬殊的依恋,怎经得起世俗的考验?或许清华宫里那位皇后说的不错,做他的女人必定是要有资本的,而当时的自己除了那一份近乎痴迷的爱,还能带给他什么,她甚至连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勇气都没有。她的痴心妄想连她自己这一关都没能闯过,那么何必埋怨他人。

    扶风的声音让锦木从回忆中惊醒过来,她转身背向,抹去脸上的泪也抹去那一份久远的忧伤。回身,又是另一个人,是西弦国主的女人,是他手下最得力的干将。她敛去面上表情,对扶风说:“扶姑娘好生歇着,锦木就在外面。”

    此后锦木就一直在扶风身边,很多时候她都很安静,甚至可以说是安静到死寂的地步,唯一比较有生气的是她手中的琴。

    国主每天都过来坐坐,他自顾自地说一些外面的情况。比如说白无尘如何在咸城危在旦夕的时候调兵解围,比如说现在南萧与西弦军队的激烈战况,比如说遗韵公主和北瑟王的婚期已定,比如说东琴皇后病逝于冷宫……太多的消息,从他嘴里说出来,都像是台上的闹剧,那些人是戏子,而他是台下的看客,守在暗处等待他们各自混乱。扶风甚至有种感觉,这其中也许就有这个人在推波助澜。不过只要国主不过分靠近扶风,她就能忍受,在老鬼口中的劫难到来之前她要离开这个陌生的地方,只是身体最近总是显得笨拙,好像是筋络被缚住,功力半点施展不开来。国主说:“别试图离开,知道吗,我随时都能找到你。”

    扶风当时还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年关渐进,宫里忙着准备过年的事,忙忙碌碌,连锦木也时常被人唤去。扶风感觉这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寝宫里就只有她和她尝试着走出寝宫,往不远处的花园散步,没什么人在意。而这段时间下来,国主都是入夜时分过来,扶风略带愤怒的想:像他那样阴沉的人最见不得光,因此每次出现他都是在黑暗之中。

    这日清晨,锦木又一次出门去,偌大的寝宫就只有扶风一人。如斯条件当真是要诱惑着人出逃,尤其是像扶风这样被莫名其妙困在深宫之中的人。她迅速将床褥伪装成有人的模样,戴上早前准备的面纱。但问题是她现在的身体还是不甚灵活,怕是出行不便。眼见屋内空空荡荡的,没什么兵器,她径直走向香炉。揭开炉盖,些微的火星从香木上爆出光点,她毫不犹疑地伸手抓了一块香木。呲——这是肌肤灼伤的声音,火热的燃木将自身的热量源源不断地倾泻到扶风手掌上。瞬间的疼痛让她顿觉力量倍增,沉晦的身体也仿佛顿时打通了筋络,获得一时的通明。她曾经听人说过:强烈的痛感能短暂的刺激身体的灵动性,看来这话没错。

    一切准备就绪,她毫不犹豫地出了这寝宫……

    锦木归来,习惯性地看一眼床上,见她似乎仍是沉睡的模样,便端坐弹琴。她想起一些事情,有点混乱,理不清思路。国主最近每夜都宠幸不同的女人,这两天西弦的后宫又多出不少的人,朝臣对此事见惯不怪,据说大国师对国主的控制也放松了一些,可是跟在国主身边这么些年,锦木还是觉得不对劲。最近没有什么大事,需要国主这样卖力地表演。那么他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漫长的等待中,锦木一曲一曲地弹,已经忘记枯燥疲惫为何物,现在的她所能思考的就是国主会有的打算和计谋,她不会一直做一个任人摆布的玩偶,那么就要比幕后牵线的人多想一点。毕竟有谁会甘于一辈子成为别人的工具,况且还是一个自己不爱的人。

    想到爱这个字眼,锦木有些烦躁,弹琴的手也乱了分寸。

    这时门口的人说道:“锦木,在想什么,怎么这般的心神不定?”

    锦木忙恭敬地行礼:“国主,您来了。”

    国主也不继续追问她,他一如既往地走向床边,坐定,伸手掖了掖隆起的被角,忽然他像是感觉到什么,猛地掀开锦被,床上空无一人。锦木大吃一惊:人不见了?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双大掌重重地落在她脸上。然后接触到那阴沉的眼神,他半眯起眼睛,这是他发怒的征兆啊!锦木顾不得擦嘴角的血渍,立刻跪下:“国主息怒,锦木这就去找人。”

    又是一脚踹来,锦木感觉胸口一阵发麻,头冒金星,但她不敢流露出半点埋怨。只听国主说:“找什么,她走不了的。你还记得我前阵子教你的曲子吗?现在弹来我听听。”

    锦木实在不能理解国主,他费尽心机将扶风留在宫中,现在人不见了,他怎么还有闲情听曲。

    素手挑弄琴弦,一曲金戈铁马奔腾着从指下飞跃出来。此曲甚为霸道,弹奏时锦木甚至也会有受震荡的感觉,那一波一波冲击人心的旋律,是如此的真实、深刻,拥有无边的穿透力。这样一曲下来极耗心神,锦木觉得自己体内气流穿行都变得急促起来。这时候国主说了一声“时间差不多了”就起身离开。

    什么时间?这个问题的答案锦木很快就知道。因为不久之后国主就抱着蜷缩成一团的扶风回来,只见她一脸的痛苦,像是经受了什么非人的折磨。锦木忽然想起那在偏殿门柱旁边第一次见到扶风情景,和现在很是相像。难道是她身上的噬天蛊发作了?可是怎么会这样的巧合,还有国主口中时间到了是什么意思。她隐约觉得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之后又有一个巫医模样的人进来,给扶风灌下了一杯酒状的液体,这样很快扶风就安静下来。国主坐在她的床边,十指灵活地挑开她的面纱,低沉的音调幽幽响起:“我不是跟你说过别试图离开吗,你还不明白吗,你身上的束缚很多,随心所愿,不是你能够做到的,控制权在我这里。”

    锦木听到扶风虚弱地说:“你竟然会有这个曲子,好好好,我认栽,我竟然是自作自受!”忽然之间锦木仿佛能够想通什么东西,国主为什么方才要听她弹曲子,因为这曲子有问题,它能催动噬天蛊发作吗?锦木还记得,就在几年前国主派人去寻过这噬天蛊,这东西诡异霸道,若是种在人体内保准能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蛊虫据说是由北疆的巫师的心头血浇灌,纯男纯女的内脏喂养,在极寒的冰窖之中历经七七四十九天才有可能养成,过程中但凡有一丝条件改变就前功尽弃,是以数以万计的蛊虫之中才会有一两条是活下来的。炼制的过程血腥,蛊虫的威力更是骇人。而现在他们这么说,是不是说明国主已经找到蛊虫,并且能够控制蛊虫的动静?想到这里,锦木死寂无波的脸上还是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扶风是在距离宫门不远的地方被擒住的,这一路上本是一帆风顺,只是突然出现的琴声,让体内的蛊虫剧烈地挪动起来,好不容易凝聚的内力瞬间崩溃。在那一刻她才明白过来国主当时说的话什么意思,他早就知道自己中了噬天蛊,他早就得知有一种琴谱能够诱使蛊虫侵蚀人体,所以他才能这样自信。

    不知何时国主已经拉起扶风的手,小心翼翼地擦拭手掌的灼伤处。他微微蹙眉,露出心痛的模样。扶风觉得这真真是可笑,他堂堂一个国主,何必花这么多工夫在她一个小女子身上,但终究是没力气将手抽出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