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四十二章 曾经事 流言蜚语1

章节字数:2343  更新时间:11-01-11 09: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即将进入宴会场的时候,耶若忽然停住了脚步,心思飘摇的锦木一时不察,差一点撞在他身上。她急急忙忙谢罪。耶若摆摆手,说:“我已经派人去接你的弟弟,过段时间安排你们姐弟两见面。”

    锦木沉静如水的脸上也不由微微震动,弟弟,那是她唯一的亲人,是她在西弦唯一的牵挂,若不是为了他,锦木当年也就不会心甘情愿地为国主所用。只是自从她进宫以后就一直再没见到她这个弟弟,每次只能是看到国主让人送来的弟弟亲笔书写的字画,画上万年不变的是一个女人还有楔形小字“锦木”。锦木记得从前教弟弟作画时就曾经玩笑地说,哪天他们姐弟两失散了,单凭着楔形小字,就能互相辨识。这字体是父亲自创的,其他人自然不能仿冒,因此她一下就确认那是自己弟弟亲笔所写,由此也可知弟弟的情况尚好。

    然而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要想得到什么,那一定是要付出代价的。多年以来,她一直安分地呆在国主身边,该做的不该做的她都已经做了。但最近一段时间她一直没有弟弟的消息,她心中暗自紧张会不会弟弟已经……她这才生出要离开皇宫的心思。如今想来竟是自己穷紧张,于是她按捺下心神,同时也将计划多时的出逃计划一概推翻了去,她只能说国主已经牢牢抓紧了自己的软肋,要自己不敢有旁的杂念。况且这次能够亲眼见到弟弟,无论国主要她做什么,她想她都是愿意的,她还剩下什么,除了亲人,其他的一切她都可以抛弃,包括爱情、尊严。

    瑞王眼见着国主进来,还未来得及仔细看看传言中的风流帝王是什么模样,就已经被他身后的女人所吸引。那记忆中的脸与眼前的脸一丝不差地重合,他多少年来一直记挂着的人就在眼前。他觉得此时此刻是如此的不真实,他眼前似乎又出现了那个坐在树上轻笑着的女人:“锦木,我叫锦木,以后你可要记住了,这是你未来妻子的名字。”那样张扬活泼,那样充满生气,那样让人移不开眼睛。

    歌舞乐声在他耳边消失,他只看得见她的脸,好像伸手感知一下她的温度,看看她竟是人还是那没有温度的幽灵。先于思想,他已经一个错步,扬身飞至她身前。那熟悉的体,香再次充斥在鼻尖,像一道道细小的针雷,顿时扎进瑞王的四肢百骸,让他刹那间没了神智。无意识地伸手……

    锦木看到他眼中疑惑、惊喜、怨恨、不解……这重重的情绪交错融合在眼中,她看着他疯似地来到自己身边,这样的旁若无人,于是她知道跨越了这千余个日日夜夜,遥对着万里的山山水水,他们终究还是忘不了曾经未尽的情谊,他们在最美好的时候完结,将最美的一面深深在记忆中,让时间的冲洗一遍遍抹新记忆中的美好,时间越深,思念越紧,未直觉间已到了刻骨铭心的地步。瞳孔中那双温柔的手逐渐放大,她可以想象得到手上的温度,那是她无数次梦见的场景……

    一声轻咳穿破了这层层交错互融的神离之景,梦境一般的神思就顿时如镜之破裂,碎落无声。合宫上下都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戏剧般的场面,瑞王对国主身边的女人一见钟情?!方才在瑞王身边的公公更是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他真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原来瑞王不是不解风情,而是要看对象是谁。只是公公还是很奇怪,瑞王这边都还没见到国主的女人呢,若是见到,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公公兴趣已经被完全调动起来了,他真想现在就去跟他那群姐妹们说说这件事。

    瑞王看看国主,再思量公公之前说的关于那女人的事,悲怆感油然而生,锦木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吗?他不是没想到过这一层,但如今亲眼见到还是不能自己。现实的残酷就在此,他总是将心中的美好打碎了再逼你去看。

    锦木神情冷淡地跟在国主后面入了席,伺候着,国主竟然要她一同坐下,她拒绝不了只好从命。国主说:“朕一直听人说瑞王风姿绝然、气度不凡,今日一见果然与众不同。”

    瑞王道:“国主过谦了,本王这点名声自然是比不了您的。”话说得敌意重重,这瑞王真是乱了分寸了。

    耶若不恼,或者说他这人很少有气恼的时候,只见他按住锦木斟酒的手,神色亲昵地说:“去给瑞王来一杯你亲手酿的梅子酒吧。”他很懂得避实就虚地给人重重一击,况且这花丛中的事,他最懂得拿捏了不是吗?

    瑞王看着锦木来到身边,半蹲,抬起坛尾,素手上下浮动,脸上尽是冷漠,她而今的气质真是与从前不同了,清冷地,拒人千里之外,还是说除了国主,她眼中就再也看不到其他人了?想着瑞王忽然赌气似地,抓住锦木的手,笑说:“怎好劳动姑娘,本王自己来。”他说完就着锦木的手将坛子口对准自己的唇,就这样霍然而今,酒水顺着他的嘴角的骨肉流淌下来,一路漫过衣领,洒了一身的酒气。国主大赞瑞王好气魄,犹自夸耀说锦木的手艺是天下一绝。

    锦木心中慌张的紧,用力一抽,想从瑞王手中挣脱,然而他的力气实在是大,她又急又气,拼上了全身的力气。哪知道,瑞王忽然放手,锦木的力量一下子没有着力点,她重重地倒在地上,情况是越发的尴尬了。她真不知道,瑞王究竟是怎么了,他一直是隐忍温和的,缘何今日行事会是这样的莽撞冲动,这一点都不像他啊。冰冷的大理石地板透出的寒气一路向上,穿过她的心脏,混热的头,冰冷的心,这里是哪里?

    先于国主,瑞王已经将锦木扶起来,他低声说:“你知不知道府里的锦木开花了?”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体温,熟悉的怀抱,还有那个人。只是自己早已不是原来的自己了,当年那个不经世事,张扬任性的锦木在她离开东琴的那一天就已经被她自己亲手扼死,她有足够的冷酷来结束自己的妄想就是没有勇气去面对他信任他跟随他,她,就是这样一个不值得留恋的女人。

    有国主在,歌舞助兴定是少不了的。前阵子因为扶风的关系,他收敛了不少,几乎是到了不近女色的地步,最初来到东琴的那几天更加是整天整天地和扶风混在一起民房里不出来。今天算是他开荤的一天,只见他神色痴迷地盯着来来往往的歌妓乐伶,此刻昏庸一词用在他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瑞王心中甚是气愤,他替锦木感到不值,跟在这样一个男人身边,锦木还能有幸福可言吗?绝对不可能!在人前总是和润亲切的瑞王生平第一次有了这种决绝的认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