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五十一章 迎来往 孰真孰假

章节字数:2890  更新时间:11-01-21 08: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因为西弦国主入住行宫,所以行宫顿时被人们所关注,来访者也日渐的络绎不绝。负责门防的侍卫每日要接待不少人,他们中有些想要一睹国主“风范”的,有些是为了见一见传言中国主的宠姬还有瑞王的心上人,还有人则是动机不纯的。因此为了护卫国主的安全,侍卫必须对来访者进行一一盘查,确认身份,保证将危险的萌芽扼杀在摇篮之中,这样才能放心。

    今日来了两人,侍卫照例盘查。那两人自报姓名:白无尘、闻框。

    侍卫也见过不少的达官贵人,今次听到白族长的名字仅是稍稍停顿了一下,就继续搜身检查,但这只是象征性地做一下就很快放行了,毕竟白氏的影响力还是有的,侍卫虽然是职责所在,但如果因此得罪了他们,他还是不能承受的。

    另一侍卫看着焦急,在这两人进去之后,忙拉住方才说放行的侍卫说:“你也不瞧仔细一点,小心有人冒名顶替,我们兄弟几个的脑袋就不保了。”

    被拉住的侍卫笑笑说:“是真的,那确然没有问题,若是假冒的那又如何,反正从我们眼前经过的就是白族长,无论里面发生了什么,只要我们一口咬定了是白族长进去了,其他的事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这就叫做真亦假来假亦真。”他说这话的时候没注意,行宫里有人出来,那是一个小宫女模样的人,看她的衣饰与前几日进出过的那名唤作无欢的女子有三分相像。可仅仅是相像,并不是她本人,侍卫认人的本领是极好的,他不会记错。真真假假,站在侍卫这个位置上要面对的真假还真是不少,他打量了这名女子。见她长得极是清丽透华,宫女装束穿在她身上也丝毫没有折损她的气度,这样亲近又疏离,真是妙人一个。只见她对着侍卫微微一笑,那笑容仿佛能够穿透人心,带来不小的战栗感。于是侍卫没多加拦阻,望着她离开的方向,半天没有回神。他想若是这个天仙一般的女子会什么别有居心的人,他是断然不会相信的,大概是在行宫中闷了出去外面散散心吧,以前也有这样的事情,反正只要她们在外面没惹什么事情,也没有人会管的。

    女子出门后也觉得真是太过顺利了,还有她刚刚算是使了美人计吗?她暗自嘲笑:父亲说过笑容和眼神会是她最大的武器,没想到在功力散尽之后才发现这两样东西原来真是这样的好使。

    之后她没有去星宇楼,因为那里还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守株待兔,她若是过去,不正好落入旁人的陷阱中吗?她有一阵子的茫然,借了无欢的身份出来,她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镇定。首先是没考虑到能够顺利出来,出来之后也没想应当找谁或者说应当做些什么。她还是冲动了。

    只是上天似乎也是眷顾着她的,她见到了两张熟悉的脸,而这两人对于她来说是很有帮助的,因为如果说她还有什么人能够相信的话,他们两个一定包括在其中。

    刚去白府,听说白族长出门去了,方时和谢长陵两人只好打道回府。长陵酒虫上来了,他正想拉着方时去喝喝酒解解馋,这时候忽然迎面走来一小乞丐,他将一封信交到方时手中就转身跑开。

    方时和长陵面面相觑,现在会是谁暗中联系他们?展信,见到熟悉的字体,方时顿时像被雷击中,整个心都狂乱地跳动起来,他不确信似地又重新将信从头到尾看了一遍,那字体阴柔但不失刚劲,常是弯曲而起,一字连贯成一线,尾笔形似一柄锋利的剑,光芒四射——这分明是小姐的手书。

    行宫之中国主听说白族长来访,初初是一愣,复有大笑起来说:“看来我们的白族长很有本事,这么快就将战火熄灭了。还是说这东琴太热闹了,连他也忍不住想来凑凑数?”

    众人笑得很尴尬,心想:原来昏君就是这样啊。

    白无尘再度见到国主,他正在看歌舞,见到他来了,神色悠闲地遣散了歌妓。他难得的起身相迎,举止亲切地对白无尘说:“皇弟终于回来了,可教朕挂心了。”

    白无尘心中感动,回表了谢意。而闻框在一旁默不作声,他心思深沉,对于有些事情看得比无尘要通透。但这回他也摸不透国主真正的心思是什么,因为国主这个人给人的感觉,时而是整一个昏聩无知的庸才,是扶不起的阿斗,时而又精明审慎,仿似胸中满是谋略算计,说是曹操再世也不为过。而这些感觉都是这样的真切,由不得人不信。这种人要么是人格能够分裂,要么是天生的表演家。

    国主似乎是忘了兵符的事情,一直和无尘说一些最近发生的事情,或者说是问问无尘今后的打算。他还有意无意间透露出希望无尘能够回西弦入皇籍的意思,无尘沉默了片刻,正要给出回音,此时国主说:“你也不必急着给我答案,再考虑几天,说不定在这段时间里会改变主意。”

    国主已经这样说了,白无尘也就不再反驳什么,至于兵符,过几日再说吧。

    国主兴之所至,要无尘陪他下一局。棋局摆开,两种不同的性格立然出现:一个偏阳,棋风飘渺逍遥,充满佛性,依稀可见菩提无树明镜无尘的出世境界;另一个似阴,攻防步步为营,极尽奢华,俯拾皆是精心夺魄环环相扣的九重陷阱。如此两位棋中高手,杀了大半天还是没有分出个高下。若是老鬼和贺老头知道这世上还有这两位在,定是会心痒难耐,想来与他们一较高下的。

    一间看似破旧的小酒馆,方时和长陵按照信上指示到达,只见酒馆内人不多,他们很快就将目标确定在一个小宫女模样的女子身上。只见她气度不凡,一人占着一桌,也不喝酒,就是气定神闲地坐着,看样子像是在等什么人,又像是纯粹是在休憩身心。

    方时心中犹疑不已,她会是小姐吗?这么多年来,小姐向来是蒙面示人的,她的容貌如何当是没有什么人能有幸得见。可如今这个人没有任何面纱,她会是他们找了很久的小姐吗?他望向长陵,发现他也不甚了解。

    女子说:“清风拂面,小女子清风,两位想必已经看过信了,我只是负责传口信的,那人有两件事要你们去办。”她还没说完,长陵率先打断:“她人在哪里?情况如何?有没有什么危险”

    女子笑着说:“既然她派我来给你们带信,那就说明她现在不方便,不过你们放心她情况还好。”她继续说:“她要你们做的两件事,其一是去黑焰山一趟,找一位叫老鬼的人,问他能否下山相见。其二是想法子拿到她藏在星宇楼中的一只铜匣子,行动时要小心,别惊动了别人。”说完她忙问他们楼中的情况,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过于热切了一些,她补充说是,收人所托来问的。

    方时将今日在楼中见到的事情简化了之后告诉她,而长陵也说了自己离职的事情,他们说完。扶风沉默了很久,说不难过是谎话,在她离开这段时间里,楼中的变化已经脱离了她的掌控,她三年前离开的那次,之后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能重拾起威信,这次再度离开,可不知道会怎么样了。扶云吗?扶风知道扶家的儿女都是有担当的,对于小妹的成长她自然很是欣慰,若是她真能胜任,扶风也不介意就此退位。或者说她以后就用耶若给的清风的身份,至于扶家三小姐扶风,就当做她已经死在咸城那场战争里。这么想完,扶风起身要走。

    方时最后问了一句:“臂上还时常疼吗?”

    女人脚步未曾凝滞径直离开。

    长陵问方时这话是什么意思,方时似乎回忆一般说,小姐在西弦时手臂上曾经被射伤,可能因此落下病根。长陵有些惊讶地问,你确定她就是主子,可是声音全然不像,容貌也不知如何。

    方时狡黠一笑,说,猜的,不过我们还有一件事没做。

    说完,他们相视一笑,默契地收敛了脚上的声音,不远不近地跟着那女子。

    他们没看到,那女子微微一笑,已然意识到身后有人尾随,不过她丝毫没有要改变方向的意思,顺着来时的路回行宫。她想方时心思缜密就算是让他知道自己在行宫之中也无妨,这样之后要见他们可能还会更简单一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