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五十二章 姿容现 胡搅蛮缠1

章节字数:2970  更新时间:11-01-31 07: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御轩二十八年腊月三十,东方帝王星异常明亮,天象称大吉,宜嫁娶。东琴史载:帝女遗韵风华无双,慧敏端谨,嫁与北瑟王为后。

    扶风的寝宫门关了很久,耶若也只能站在门外,今日是公主大喜之日,他们也是要参与盛宴的。宫女问国主是否需要再次通传一声,国主笑着说,再等等吧,不急。宫女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他们已经等了好几个时辰了。其他人也忍不住想,这里面究竟在做什么,若说是梳妆打扮,那也太久了,想来遗韵公主这个旷世新娘也不需要这么久啊。有不少人心中对这个传言中国主的宠妃是不大待见的,不过是一个受宠一点的女人嘛,还未曾晋封了妃位就已经端起架子来,这以后若真是成了国主的妃子,还不知道会怎么样的,尤其那些原本怀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心思的女人,更新心上脸上,恨意连连。可奈何人家国主愿意等,乐意等,他心甘情愿地等候美人出门,其余人哪有什么多余的话可以说?

    终于殿门吱呀一声开了,耶若露出三分喜气,他想这情景倒像是他做新郎官,焦急又耐心地等待新娘出闺房,之后的封妃大典会不会就是这样的情景呢?他甚是期待……

    心思被半开的殿门吸引了过去,顺着光线传来的角度望去,那盈盈站立的是女子是——

    无欢掩嘴笑了起来,眼见着国主脸上流露出失望伴着越发浓烈的期待的神情,可真是有趣的紧。而她身后是已经梳妆打扮得宜的扶风,她也微微露出笑容,对无欢说:“好了,别闹了,时辰已经不早了。”

    今天是公主大婚的时间,国主发话说要扶风也一道过去。本来他带了扶风过来就是借着同去参加盛宴的名头的,扶风没有反对。因为她也存了要进宫看一看的心思,那里大概会见到不少的熟人,而且遗韵大婚,无论怎么说她也是要去的。好歹她顶替过她的身份做了一回短暂的公主,先想来那时其实也有不少乐趣的。许是已经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扶风现在行事中更多了几分潇洒,或者说任性。已经是末路之人,还有什么好过多的顾忌呢,到时化作一抔黄土,随风归去,便在无遗憾了。

    她神情短时的恍惚了一阵,待到反应过来,无欢已经听从了她的话,殿门洞开。

    国主惊愕不已:眼前是一身着浅粉色水袖束腰斜襟流沙衣的女子,螓首蛾眉,明眸皓齿,肤如凝脂。原本受了病气侵染,她已是消瘦的多,如今这般打扮更是衬得腰身盈盈在握。而脸长因为上了些淡蒙蒙的胭脂,苍白少了,红润多了,越发的惹人心动了。

    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可见男人多是喜欢女人修面装扮的,这样望之更加的心旷神怡,再来也说明了这女子是对自己有心,大大的满足了男人的大丈夫情结。而扶风自从与耶若相识,还未曾如此精心地装扮过,虽说今次是为了参加宫中的婚事,不好拂来了礼数。可这也足够让耶若觉得虚荣心被极大的满足了。方才还对扶风有所怨言的女子,这会儿都下意识地低下头去,免得见多了她的形容,今后日日照镜便只剩下叹息。但是她们还是不甘心,同样是眉眼唇鼻,仅是微小的差别,怎么整合起来竟然会明显地分出了高下呢?

    犹记得当时祭天之时公主认祖归宗,一晃不过数月,她便要出嫁了。想来帝王之家,岁时比寻常人家要更加寓意深刻一些吧,多少人注视着,多少人将未来投注在他们身上,也将他们的时间无限拉伸。

    东琴此刻这真是热闹无比。宫女太监端着喜果喜茶,但凡是能用肉眼见着的东西都用来大红色的喜字糊上,生生添上了几分喜庆的模样。

    乾龙宫,杨远有些担忧皇帝的身体,这脉象沉晦凝滞,可千万别在婚宴上倒下来啊!自己的身体自己是最清楚的,御轩帝当然知道杨远在想些什么,他对杨远说:“再去配些丹药来吧,这大好的日子,总要有些精神头才好。”

    杨远不知如何反应,这阵子他已经大大违背了医德,一次次听从了皇帝的命令加重了药的分量,但凡是懂点医术的人都应该清楚,病入沉疴时用的提神的药不能多服,更加不能增重了药性,这等于是在间接地害来了人的性命。而这人还不是别人,而是东琴的御轩帝,他是东琴子民的主啊。只是如今万民瞩目的时刻,皇帝必须是神清气爽地出现自众人面前,他还要亲手将自己的女儿交到北瑟王手中,这种时刻无论是作为帝王还是一位寻常的父亲,他都不能带着病态。杨远能够理解,因此也更加痛苦。就像是明明知道那是毒药,但形势逼迫下只能任由毒从口中入,一路穿肠破肚,毁得人面目全非,魂飞魄散。最痛苦的不是悲剧,而是明知会是悲剧,还是不得不照着既定的剧本一点一点演下去,看着它在眼前幻灭。

    吉钟三振,御轩帝自乾龙宫出,上鸾车,西行去往清华宫,那里已经被赐予了遗韵公主。也因此成为了遗韵出嫁的地方,也是宴请各方贵使和皇亲国戚的地方。

    扶风看着清华宫的赤金隶书,思绪中飞掠过那位曾经住在这里的皇后,与她照面的机会并不多,而且也因为遗韵的关系对她多少有些敌意,只是如今站在这辉煌的殿堂之中,看着属于她的痕迹被全部抹去,她也生出几分怜悯。曾经皇后在这宫中想必也是留下不少回忆的,或许她当年也是个心思单纯期盼夫君临幸的女子,只是宫中权力纠缠着她,让她不得不将心思打磨得刀枪不入。女儿家生来的柔性子,只是往往是情势不饶人,非要将人逼成心肠硬冷的另一个自己。

    忽然扶风觉得手上多了几分暖意,不知何时耶若已经将自己的手覆上,宽阔的手掌将扶风的整只手都收拢在掌心。而他目不斜视地注视着前方,听着内监通禀:“西弦国主驾到——”扶风侧脸望了望耶若,发现他其实也是生得极好看的,他的容貌更加柔和一些,笑的时候眼角钩成一条细线,说不出的迷诱。与宫殿就隔着一个转弯,耶若忽然低头侧耳,咬在扶风耳边说:“方才你是在偷看朕吗?怎么样,是否觉得朕风流倜傥,于是倾心于朕?”

    扶风顿觉无力感四海蔓延开来,她发誓方才她的所有想法都不是真实的,她怎么会觉得他好看呢。她学着他挑眉,侧脸回道:“我是在看你这张脸有什么好的,怎么会荼毒了那么多良家女子呢?”末了,她还做出一脸鄙夷的样子,啧啧有声:“也不怎么样啊,若说这世上有权有势的美男多的是,我瞧着北瑟王模样也是够销魂的了,他勾上公主美人,那就是不必说的天作之合;你西弦国境内不也是有大国师那妖人在,他虽然心地不咋样,但至少于相貌上也算是也上品……”与无赖交手要做出比无赖更无赖的样子,这样才有半点取胜的可能,扶风与耶若相较了这段时间,终于领悟出这个道理,于是明里暗里运用得甚是痛快,简直已经到了不用经过大脑便能扯出一长串的鬼话,方才一言,迅速地从她口中冒出来,速度之快,思维是乘上了骐骥神马还是追赶不及。

    蓦地一瞬间扶风觉得眼前晃过一抹黑黝黝的阴影,紧随而来的是漫天漫地的战栗感,自唇畔处流窜出冒着闪闪流光的电流一时间穿透了她的四肢百骸,这……这……秀眸似是要被那深邃如汪洋的鹰目吸了过去,竟是半点移不开眼光,只能感觉鼻尖相互摩擦时那种微麻的感觉,震得扶风一颗心上上下下,来来回回找不到存放的地儿。耳边传来含着笑意的略带沙哑的声音:“如今这般,你觉得如何?”

    笑声,不可遏制,耶若想他和扶风在一起似乎总是能够这样开怀,这女人最近是越发的放肆了。

    扶风看着成熟稳妥,这于男女情事上却是个真真的小毛孩,耶若方才那可是夺了她的初吻!更重要的是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方才被耶若那一吻吻得心神混乱,现在回醒过来,才猛然发觉,这已经是在清华宫了!一干的皇亲国戚,一干的使节外臣,此时都瞪大了眼睛瞧着门口“放浪形骸”的这对男女,稍上一些年岁的,直摇头暗说:“世风日下,当真是世风日下了……”较年轻一些的还好,毕竟纨绔子弟在风月场上见惯了这种的事,自然要淡然的多,纯是看好戏地盯着这“勇气可嘉”男女二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