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五十九章 何处归 清风拂面1

章节字数:2886  更新时间:11-02-08 22: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清风拂面,岁月如沙,今昔何年。君为谁,何处归……

    行宫屋檐顶上,老鬼笑眯眯地看这贺老头道:“你不是说不来的吗?”

    贺老头很坦然地说:“我是来看看你怎么捣乱的。”

    “捣乱,我怎么可能会捣乱,你给我说清楚。”老鬼扯着贺老头的衣服,不停地摇啊摇的。

    贺老头很不耐烦地说:“你来这里,见清丫头就是捣乱。她的命格已经是定好的,我们怎么能过多地插手呢,再说了,你知道这里还有谁在吗?”

    老鬼叫起来:“你不知道清丫头有多惨,她快死了,你知道吗?我真后悔听了你的谗言,应该知道的时候就去取绛珠仙草来给咱家丫头的,现在都已经来不及了。”

    贺老头抚额叹息,他压下心头的烦躁说:“丫头不死还怎么回若耶泉?难道你要她一直呆在这里啊。”

    老鬼醒悟一般说了声是哦,之后他似乎是想起什么来,问:“你刚才说的是谁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啊?”

    贺老头指指行宫那端出现的人影说:“看仔细一点,瞧瞧他是谁。”

    老鬼定睛一看,顿时惊叫起来,但他的嘴很快被贺老头捂住。老鬼睁大了眼睛望着贺老头,用眼神传递出千万个惊叹号。等贺老头放开他,他惊讶地只能说出两个字:“权主!”

    贺老头点头说:“正是他老人家,所以说我们来这边是多么的不明智。走吧。”

    既是宿命中定下的恩怨纠葛,他们,非得要将经历了所有的命途才算是走完了这一遭。没有人能够替代了,也没有人能够阻碍。

    白无尘安然的面孔下那抹忧伤挥之不去,小意观察了他很久,实在是看不穿此人在想些什么,也不明白西弦国主为何要花费这么大的代价来保他的平安。

    他们此刻正在飞羽军驻扎的地方,小意就是凭借着这层武力,将白无尘从东琴皇宫带出来的,按照和国主的约定,要送他去一个地方,眼见着目的地快到了,这白无尘连一句话也没有说,当时带他出来的时候他也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好像身处何处对他来说都是没有影响的,那萧萧落落的月白色长衣,显得他越发的清瘦,深沉的眸髓,如一泓平静的古潭,看不到底。

    小意坐在他身边,肆无忌惮地打量着白无尘,只见他面色丝毫不改,小意有挫败感:像她这么可爱美丽的女子坐在身边,这么“深情款款”地看着他,他竟然还能坐怀不乱,这男人到底是不是男人啊!她忽然想起西弦国主为白无尘做的事,忽然之间竖起了嘴巴,心道:难道他和他……她虽然思想开放,但这个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吧,想不到那耶若小儿不但好女色还喜好男风,这癖好……果然不愧是中原千百年来第一大昏君。

    白无尘无心理会小意的奇思怪想,他手中握着的是一枚血红色的扳指,那是他二十岁生辰的时候白灵送给他的,只是他觉得这东西过于张扬,于是从未戴过,他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戴就是为了白灵送葬。从小他就是白灵带大的,虽然她从未让他喊义母,但在白无尘的眼中她就是自己的母亲。白灵是张扬、奢华、霸气的,可这样一个女子也有柔情万千的时候,那就是当她和白无尘说起年轻时那段旧情的时候,如果说白灵这一生还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没能与她的心上人成亲,可如今,虽说是赌上了性命,她终究还是得偿所愿了。也许是真有缘吧,他们十指相扣,不能分离,如此生未同穴,死却共寝也是一种圆满吧。

    只是生生世世,此方消彼方涨,究竟是求一世荣华,盼与心上人同船共度百年修好,还是繁华过境心字成灰顿悟红尘数度不过是一场空。眼前虚虚妄妄,何处帆动,何处风动,亦或是何处心动。菩提树下,明镜台上,神觉之谕,他,白无尘卒是未能参破。

    小意觉得此人分外地无趣,这便不再同他言语,只是几番行走下来又是忍不住看他是否有变换过丝毫的动作,望一次不变尚能说不过是巧合而已,然则遥遥载道,身心不移,这非凡人所能为,恍然,小意觉得他像极了宫中长久供奉着的那尊佛像,母妃笃信佛教,南萧宫中大小佛堂数不胜数,每月总有那么几日会有穿袈裟披佛珠的老僧进宫讲经,母妃听得心无旁骛,小意当时也被拉着去听了几回,但那有有无无的佛经怎比得上剑舞春秋的夺人心魄,她倒宁愿跟在哥哥身边习武。现在遇到白无尘这么一个人,她想若是母妃见到他定会满心欢喜的,要不就将他带到南萧去?想到这里,小意忽然就得耳根发热,心跳也乱了节奏,她想起当时她问小嫂子南宫蓝,她和哥哥在一起是什么感觉,小嫂子说,等你遇到心爱的人以后就知道。但经不住小意的追问,她只好解释说,是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好像多看他一眼,就觉得身上会多一些不正常,面上发热发烫。小意想:和自己现在的反应倒有几分相像,那么说自己是喜欢上了这个半人半佛的家伙了?那么说,自己要和耶若那小儿来争夺这个男人了?

    因为哥哥和白无尘交情不错,年少的时候他们就一直在一起,哥哥说起他的时候总是以一种很敬畏的口吻,他说白无尘这人总给人不属于这个尘世上的感觉,小意可以说是听着他的故事长大的,对于他的好奇比宫中讲经的老僧要深厚的多,那一日跟随着哥哥去山上草庐,见到他,只是觉得此人不喜言语,不过他对当时的那位姐姐倒是真的很好,自己受伤的时候还日夜守在姐姐身边,寸步不离。当时心中敬他痴情,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怎么会现在见了就有呢?难道是那位姐姐不在他身边了,所以自己觉得有机可趁了,就想趁虚而入?可这也说不通啊,不是还有一个耶若对他情根深种吗?小意越想越混乱了,于是她想等回宫以后问问小嫂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就暂且将他交给耶若,等她弄清楚了再来,问耶若要回白无尘。想通这些,小意很是满意,欢喜着上路了,白无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自己差点就变成了小意的“俘虏”——果然女人的心思最费人猜解,尤其是像小意这样半生不熟的女人。

    终于在赶了好几个时辰的路,发现路线并不是往行宫方向,白无尘开口说:“国主在哪里?”他会愿意跟着小意出来,为的不是别的,正是因为小意说过会带他去见国主——以飞羽军起誓。若非如此,小意的飞羽军虽然厉害,可要困住白无尘还是不够的。

    小意原是十分高兴的,因为无尘终于对她说话了,可听了他的话,整个人像是被从云端摔了下来:他竟是只记挂着那耶若小儿,难道他们之间的情谊已经这样深厚了吗,难道不是耶若单相思,而是两情相悦吗?这个问题当真是太严重了,小意心中那朵半开着的花瞬间像是被移植到了沙漠,找不大一滴水来滋润,她的心哟,碎落一地……

    于是痛定思痛,小意决定现在就将无尘劫走,免得让他们两人见面之后,更加不能将他们分开。这个耶若看着就不是个好东西,若是将无尘交给他,还不知道最后无尘会怎么样。小意很镇定地说:“白大哥,放心,就快到了,因为东琴境内现在都被公主姐姐控制了,所有说要安排到远离她权势范围的地方,国主说他会在那里等我们的。”

    这话当然不是谎话,因为本来和耶若小儿约定的就是这样,只不过是现在她打算改变行进的路线罢了,暗中换个方向,等他们发觉的时候,她已经带着白大哥到了南萧了,那时候看他们还怎么情意绵绵。小意心中偷着乐,她有种破坏的乐趣,这跟她和宫中那群老家伙斗的感觉不一样,很新鲜。

    无尘便不复言语,如果说他还有一件事没做的话,就是没有将兵符还给国主。他明白这东西的分量,且说国主在佞臣虎视眈眈的情况下将兵符保护下来应该是很不容易的。至于白氏,这两年他刻意地约束,现在的白氏已经少有参与四国的政事了,这样一来应该可以保族人不受过多的灾难,至于今后究竟会如何,希望他帮他们挑选的这个人能够护得白氏平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