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六十一章 何处归 清风拂面3

章节字数:2949  更新时间:11-02-10 17: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扶风这么问耶若的时候,耶若很是果断地说:“你想也别想,我虽然气度不凡,但也不能接受我的女人去见她的老情人。而且男人之间的事,还是让男人自己来解决,你——不要插手。”

    扶风陪着干笑了几声,对于耶若的话,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了,他的自以为是,他的自作主张,他的自恋自大,真的不需要扶风应和什么,反正他一个人也能将一场戏演下去,真是个奇特的人,而这样的人竟然还是一国之主!不过她感到庆幸的就是耶若没有说关于锦木的事。

    耶若离开后,扶风拿出藏在梳妆奁下面的铜匣子,很早之前,在她初入皇宫的时候御轩帝将这东西交给自己,卓公公说到时候自己自然会知道,可是铜匣子用一把奇特的锁锁住,扶风想了很多办法都没能将它打开,开锁师傅也说,需要一把配套的钥匙来开,若是硬要砸开它,很可能将里面的东西破坏了,可见制作这个的人心思缜密,他不愿意让持有钥匙以外的人知道里面的秘密,同时也说明了里面东西的重要性。

    扶风要方时他们从星宇楼取来这个也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一点,也许这可以作为和遗韵交易的筹码,御轩帝的遗物,突然驾崩的御轩帝留下的遗物,谁知道里面会藏着什么惊人的秘密呢?也正是因为不知道,才显得更加神秘,对于现在忙于应对“名不正言不顺”的危机的遗韵来说,这东西就更加的重要了。只是要用它来交换什么呢,这要好好思考一番,扶风再一次庆幸,当时她并没有将所有的东西都交给遗韵。

    算算时间,此刻天无意和白无尘应该快到了吧,耶若和无意约在离行宫不远的山丛中,耶若已经派人去了那边,一旦看到他们一行人的踪迹就立刻告诉他。只是等了这么就还是不见人影,属下人有些担心,立刻传讯给耶若。

    耶若也没有料到现在的局面,他立刻要安插在东琴各处的人注意着点,若是天无意要出东琴,那么势必会暴露行迹,若是她不出去,那么她还带着飞羽军,这么大的目标也是不难发现。只是耶若有一点不明白,难道在天无意心中自己给出的筹码比不上白无尘?还是说她已经发现了白无尘身上的价值所在了?若真是这样,他可真是小瞧了这个小丫头了。这一次确实是他考虑不周,他安排人去飞羽军失败后就应该想到天无意这个小丫头能够带出这样一支纪律严明的军队,她的心思必是不会简单的。

    只是狡兔尚且三窟,他耶若怎么会将所有希望全压在天无意身上呢,既然这小丫头不听话了,那么也该让北瑟王出手了。他这个昏君别的没本事,在割地赔款上盖个玉玺的能力还是有的,西弦虽然让那些权臣败得不像样了,可是在与邻国接壤的地方还是有不少战略要地的,而这些地方若是给了其中任何一方,那么再有西弦作为跳板,吞并了其余二国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他想他的这个筹码下得够重,他就不信北瑟或是南萧不上钩。如今天无意那小丫头不按常理出牌,那么就找另外一位合作吧。

    不久仍然滞留在东琴皇宫的北瑟王烨炫就收到西弦国主耶若的消息,看着东琴皇宫到处是素布白条,萧瑟的风声宛似女子的哭泣声,生生是将这偌大的皇宫染上了阴森可怖的感觉。烨炫信手徐步,不待通传就进入乾龙宫。

    座上遗韵正忙着翻阅奏章,这几日朝臣日日都有成百上千的谏言,他们字字皆是指向她这个自封的监国公主,秀丽的眉峰忍不住团簇在一起,纵使已经派出了禁卫军,还是不能堵住悠悠众口。焦急的同时亦是控制不住的气愤,这群庸腐的臣子,平日也没见他们多少积极过,现在却偏要做出一副“为天下百姓请命”的模样。正头疼的时候,深沉如海的声音传来:“不要把自己逼得太急了,他们这些人也就是嘴上厉害点,真正敢跟你对着干的很少。”转头,瞥见一道颀长的身影挡住了门口透进来的光线。背着光,看他的脸,越发的俊朗,尤其是眉眼中透出的细心的神色,有种让人放心地将自己交到他手里的冲动,这样一个男人是值得依靠的,若是他的心确实在自己身上。遗韵暗自叹了口气,放下奏章,迎上去,眉带羞涩,声似娇嗔地道:“你怎么来了?”

    烨炫也不回答她的问题,牵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中,慢慢握紧,然后视线自手端向上移,眼神吻着肌肤,落下一路的战栗。当他与她眼眸相对时,遗韵忽然有种窒息的感觉,烨炫的视线太过深邃,是洋面上的漩涡,高速旋转着,将靠近他的万物尽数吞噬。从来他们之间都是盟友关系,就算是当日烨炫对着父皇说要遗韵嫁给他,也算不上情深,像今日这般亲近更是少之又少。究竟是在什么时候,他对待自己的态度发生变化的呢?遗韵很想知道,她思量很久,似乎有些明白的时候又被来自烨炫的注视与手上传来的他的温度夺取了所有的思考。

    半响之后才听他说:“你这样不知道照顾自己,叫我怎么能放心离开呢?”

    遗韵被他揽在了怀中,这突然的拥抱让她心乱如麻,以至于很久之后她才听懂他这话的意思,木木地问:“你要走了吗?”虽然清楚,他不可能一直留在东琴,他还有自己的国家要治理,虽然知道这一切,但还是感到惊诧,总觉得他是自己的盟友,会陪着自己度过这段艰难的时间,可是现在他要走了。

    烨炫狭长的凤眼眯成一线,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他的下颌抵在遗韵发髻上,这装饰沉沉的发髻硌得他很不舒服,不由让他想起,当年他还是北瑟二皇子的时候,被自己困住的扶风。他记得她从来都不愿意有太多的东西挂在脑袋上,一头青丝就这样垂顺在身上,让人忍不住想要揽过一束一亲芳泽,她身上的味道很清新,说不出的好闻,而眼前这人的身上尽是铅华,重重胭脂、繁繁金钏,掩盖了她原来的模样。就算她就是当年那个女子,也早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味道,何况她还不是呢?这一刻烨炫心中是很庆幸的:幸好她不是扶风,也幸好扶风不是公主。如此一想,他心中轻松了不少,唇不经意地滑过遗韵的耳廓,柔声道:“总是要走的,只是可惜不能将你一并带了回去。”他再一次成功地引发了遗韵浑身的颤抖,是激动或是紧张,都很有让男子有成就感,他继续说:“有什么事情,派人告诉我,记住我一直都在。”

    隐约间她轻声应和了,神思迷蒙不清,直至烨炫最后离开,她才恢复正常。望着烨炫走的方向,她觉得胸口沉闷难忍,心中想道:若是在你心中的那个人是我,那么你就不能这么从容地面对我了吧;如果在你心中的那个人是我,那么我也不会这样曲意逢迎了吧,终究我们两谁也不欠谁的。

    褪下了紫金蟠龙王冠,换上归墟准备的便服,身上的王者之气稍稍有些收敛了,烨炫这才带着归墟往南萧方向去。他是一直有派人跟着白无尘的,一旦知道这群人的动向,他第一时间就会得到通知。天无意的突然出现确实打破了他和耶若之间的协定,但很可惜的,似乎这个天无意不知道怎么把握机会,竟然一意孤行地想带走白无尘。她真以为自己有飞羽军就随心所欲了吗?真是个小丫头,难道她不知道当时若不是他在旁板劝解遗韵,而遗韵也不过是一时气上心头,等冷静下来就明白就算杀了白无尘也无济于事,反而会让她陷入更难的处境,若不是这样,天无意又怎么可能这样简单地将白无尘带出了东琴皇宫。

    她不知道现在的东琴境内不单只有她一个飞羽军一支军队,遗韵的禁卫军就不必说了,自己怎么可能没有安排人在这里,这几年来他不时地道东琴来,每一次来都会带来一些人,这次为了大婚更是如此,若要算起来,他在东琴的人绝不会比飞羽军也不会差上半分。还有西弦国主,此人隐藏得很深,但烨炫不相信他没有半个人在这里,说不定他手上也握着一支飞羽军。因此说来,连烨炫都不敢轻举妄动,这南萧的小丫头竟然会这样的大胆,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烨炫正想着,归墟在他耳边说道:“主子,前面就是飞羽军驻扎的地方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