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六十六章 心难解 伤者自伤1

章节字数:2862  更新时间:11-02-15 16: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耶若这两日倒是没怎么出现,扶风不知道他在干些什么,往常每日总有三两次他会过来寝宫这边,忽然之间他不来,倒真有些不习惯,扶风暗叹了一声,跟在耶若身边这几日,她也被迫养成了不少奇怪的习惯。

    无欢听到她这么问的时候显得很气愤,她扔下正在整理的床铺说:“小姐,你还关心那个风流鬼做什么。”

    无欢虽然平日里对耶若就不甚敬畏,只是如今日这样倒也少见的很,扶风当下明白怕是有什么事情刺激到无欢了,风流鬼?只怕又是有关男女情事的吧。扶风招招手示意无欢到她身边来,让她坐在一旁的檀香椅上。无欢犹豫着还是坐下,虽然于理不合,但是这两日和小姐相处下来,发现她不是一个会拿捏身份随意支使下人的主子,相互之间的距离感倒也少了几分。

    扶风淡然一笑道:“你气他,他不会有什么感觉,只不过是无故让自己替他遭了不必要的罪罢了。”

    无欢蹭的一下站起来,很是激动地说:“小姐,您就是这样太纵容他了,我前阵子还觉得他对小姐也许是真心的,这如今,您瞧瞧他,公主赏了他几分妖冶女人,他就日夜沉醉在女色中,就连我去说也差点被……”

    扶风平静地听着她的忿忿不平,直到无欢说不下去停下来喘息的时候,她才略微抬高声音说:“我是纵他,那是因为他毕竟是君,我们没有权力告诉他应该怎么做。只是无欢,我对你真是失望,是我也太过纵容你了吗?”

    无欢气愤退去,紧张不已,她不可置信地喊道:“小姐……”

    扶风调整语气继续说:“我觉得与你有缘就拿你当妹妹看,你在我这边放肆一些没关系,只是毕竟身份摆在那边,若是你对国主也这样失了礼数,最终苦了只有你自己。你以为我现在受宠些,就认为国主一定要对我们百依百顺,可这是什么逻辑,你考虑过了吗?若是哪天国主对我没兴趣了呢,君心难测,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无欢虽然有时候鲁莽了些,但也不是无知的人,扶风这么分析,她应该能听进去一些。

    扶风叹了口气,她还有没说的也是不能说的,耶若这么对她恐怕也是因为她还有价值,哪有人会无缘无故对别人这样包容呢,作为一国之主更加不可能。而造成无欢这样放肆,扶风明白,自己要负很大一部分责任,是她先对耶若无理,无欢不过是照搬了她的做法而已,原来根源在自己身上。于是她放柔了声音安慰道:“我知道你关心我,只是凡事要小心些,千万别让自己卷进麻烦堆里。还有你刚才说你怎么了,国主有为难你吗?”

    无欢有些愣愣,一时没反应过来扶风转变之快,半响才回道:“他……哦,没事,国主不过是跟奴婢开了个玩笑。”

    扶风很欣慰,无欢是明白过来了,她问这话存了几分试探的意思,若是今后有人问起同样的话,无欢也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是非往往是一不小心就从口中溜出去,你若是不时时刻刻惊醒些,不知道哪天自己说的哪句话就被别人抓住了把柄。

    寝宫里顿时冷了下来,寻常是无欢话多一些,扶风不过是时而和她搭上几句,可现在无欢正凝神回味扶风的话,哪里有空余时间和心思来说笑呢?苍白香烟袅袅上升绕梁宛转,映得丹红色横梁也显出几分朦胧虚渺的错觉。和无欢说了一会儿的话,扶风已经觉得有些累了,迷迷顿顿的,困意泛滥。

    这时候无欢忽然恭敬而惊讶地喊了一声:“国主!”扶风朝门口望去,耶若正站在门口,双足就在门栏外侧,紧贴着,似是想进又不想。扶风遥遥对着他露出微笑,只是心中忧思:他在那里站了多久了呢?

    无欢出去之后,寝宫中更加寂静了,耶若不说话,表情和平日里全然不同,是冷淡是愤怒是不解,还是什么,扶风看不透也不愿看透,有些事,还是迷糊一些的好,看的太清,多的是绝望罢了。

    当耶若一步一步向扶风靠近的时候,她真的有察觉到他身上的怒气,只是他的怒从何而来,难道是因为刚才她训斥无欢的话不妥当吗?

    扶风心中忐忑,盯着那双锦缎龙纹祥云流水的短靴,看它一下一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沉重而紧迫,直击人心;纤尘未染的地面映出些须弥的人影,那是谁,是耶若还是她自己?

    感觉他衣裾就在自己的手上摩挲,那顺滑到几乎感觉不到的触感似一道道电流,呲呲响着流过四肢百骸,手足无措。扶风不懂,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从没有遇到过,这种失去控制的不知所措,很难受,说不出的压抑。她指尖用力插入掌心,尖利的痛感暂时吸引了身上所有的感知,同时也将那一股不寻常的感觉压制下去,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忽然耶若抓住她的手,用力翻转,几乎要扭断了她的手掌。扶风被迫抬起头看他,只见得到他脸上的怒气,夜之暗此刻尽数挪到了他的眼中,那样纯粹的怒气似乎是要将所有人都吸进去。而手掌传来的微凉的气息,扶风震惊,耶若竟是将自己的手掌放在唇边轻吹。

    凉的,不暖,耶若很懂得控制气息,若是呵出一口气,那便是暖的,暖了人心。若是吹出来,那边是凉的,对于有减轻痛感的功效。扶风不知道,自己这么想是否是曲解了他的意思,她不知道。闭上眼睛,颦蹙的杏眉如同扶风混乱迷茫的心思,她能感觉自己的手掌靠近温暖柔软的唇,心中一紧,突然发力将手从耶若的掌中抽了出来。她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些什么,她只是觉得现在的气愤,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她需要平静的空气让她恢复思考,她生承受不住那种失去控制的感觉,她真的不知道……

    耶若冷笑一声,在空荡荡的寝宫里显得越发明显。他霸道地勾起扶风的下巴,迫使她与之对视,怒意更甚:“你就这么不屑,那么不在乎,是不是无论我做了什么你都不会有感觉?”没有回答,他提高了声音:“告诉我!”

    下巴处传来的痛感,那样真实,提醒此刻的耶若是真实的,真实到她想象不了的地步。她只能承认现在的她很混乱,她需要冷静地思考这已经发生的事情。以连她自己也没发觉的哀求语调,她道:“今夜清风真的累了,国主且先回去吧。”清风,这是他赐的名,她承认了,那么能否,今夜就放过她,让她好好想一想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耶若盯着她看了许久,突然撒手撇开她的脸,冷笑道:“好好,既然你这般不愿意见到本主,本主也不在这里找人嫌了。”他从来没有再扶风面前自称“本主”,今次怕是真的气到了,只是扶风连她究竟在气些什么都不知道,她又能如何,睡吧,睡吧,好好理一理自己的心思,然后明天再想该怎么处理。现在的状况如何?在自己剩下的时间里自己究竟想要做什么?扶风想,这些问题,她明天一定要给出答案。

    只是明天这一词太过遥远,有时候不过是几个时辰的延迟,就会发生令人后悔一生的事情。谁都没有错,只是不能弄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生气啊,发怒啊,无端的让自己陷入了遗恨之中。

    寝宫的门被重重的关上,撞门声,回荡了很久,瘫在床上的扶风听见了,门外的无欢也听见了……

    无欢追上怒气忡忡的国主,跪下道:“国主息怒,是奴婢不好,小姐不过是可怜奴婢才这样说的……”

    耶若像是听到很好笑的事情,道:“你的错?哈哈,当然是你的错!”

    忽然他神色一暗,言道:“只是她连你都可怜,为什么就不可怜我呢?连你都能分得她的心,为什么她就是要这样吝啬给我一点点的关注呢?凭什么就连你也能,凭什么!”

    他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最后竟然已经接近歇斯底里。呵,他是陷入自己的怒气里,迷失了理智。只有这样解释,才能说明他当晚为什么要带走无欢。若不是愤怒迷住了他的思维,他又怎么会做出让他后悔一辈子的事,在惩罚扶风的同时,他先惩罚了自己。

    原来伤人者必自伤,此话丝毫不假……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