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离殇陌路风华展  第六十九章 旧时物 今日筹码1

章节字数:3075  更新时间:11-02-18 17: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经过几日的调理,无欢的状况是好一些了,只是除了扶风,她不愿意让任何人靠近。扶风看着也是满心的难过,本来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子,如今竟像一只惊弓之鸟,稍稍有些动静就会吓得面色苍白——扶风这只能说是耶若和自己造的孽太深了。

    耶若这些天不在行宫中,应该是去北瑟那边了,他和烨炫之间的较量一时三刻不能分出高下,而这样也给了扶风一些喘息的时间,她要先去见一个人。这一次算是她们分别以后的第二次会面,地点还是选在那间小茶室。扶风现在也只能相信二哥了,二哥的地方必定是可以放心的。

    扶风将一只圆桶状的小匣子交给门口一个小乞丐模样的人,此人是二哥留下的,可以相信。扶风交代他将这个送到宫门口去。

    乾龙宫,遗韵正在批阅奏章,心中有气,看还是有些大臣死性不改地念叨着三纲五常,说是女子不能干政。遗韵已经不屑于和她们争论了,总有这么些个老顽固想不通,还有人呢举出白灵的例子说就是因为白灵是女子,见识短浅这才使得白氏走向末路,说的洋洋洒洒,自以为占尽了道理。遗韵头疼,她比任何人都要恨白灵,只是他们说是因为白灵,白氏才灭亡,遗韵却不敢苟同。白氏积弱,败事早就定下了,若非白灵苦心维持,怕是灭亡的时间还要提早数年。如今人走茶凉,竟落得如此评价,遗韵也替她感到不值。

    宫门开了,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是许公公。现在他是遗韵身边最得宠的下人,也只有他可以随意出入乾龙宫。宫里人私底下说他是另一个卓永祥,只是他们不知道许公公可以做的比他师父卓永祥更狠。

    遗韵抬头一眼瞥见许公公手中的小匣子,眼角一挑。这是她给扶风的,作为必要时联络所用,只是……她希望扶风永远都没有要用上这个的一天,因为这就说明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而这件事也许不会是什么好消息。不知道这回扶风又会带给自己的会是什么?

    行宫,扶风坐在镜子前,恍然之间不认识那个镜中人是谁了,昏黄的铜镜看不清容貌中的细微变化,只是自己的身体自己怎么不了解。扶风伸手抚上面颊,那干涩的肌肤,是逐渐老去的枯木,提醒着她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脸上的肉已经凹了下去,骨骼显得越发的突兀。本该是青春洋溢的脸,竟能看出不少岁月的痕迹,她算是早衰了吗?任何女子,无论她心性是否柔和,对于自己的外貌总是介意的,扶风也不例外,似乎越是到了生命快结束的时候越是关注一些原本不甚在意的事情。扶风有些不解,难道她现在不应该将一切都看得淡一些吗?也许是她造诣不够,还不能领会生命的真谛吧。掏出老鬼给她的药瓶,倒出一颗,空口咽下,既然要去见人,就不能太过憔悴。

    戴上素白面纱,腰间缠了一把软剑,这样看来和过去像多了。至于声音上的差别,想来遗韵也不会太注意,到时稍压低些声音,听起来应该都差不多。

    说来可笑,竟然有一天自己需要用一些掩人耳目的把戏来假扮自己。

    茶室幽寂,袅袅白雾从新添置的杯盏中飘扬而起,轻荡荡的没有半点分量。眼前相对坐着的两个女人正是迥然不同。一个锦衣华服,珠翠满头,尊贵之气浑然天成;一个身形瘦削,清淡如水,芙蓉出水天然去雕饰。

    遗韵恬然笑道:“上次一别,可有数月未见楼主了,楼主倒是越发的清丽动人了。”

    扶风谦恭回道:“公主过誉了。”按理说她现在应该回一些夸赞的话,只是如今的她早已经失了那份热衷,不愿再理会那些繁文虚礼。

    遗韵从见到她的第一面就在打量着她,思考她的来意,思考她的身份。遗韵可是听说现在的星宇楼已经换了楼主,当家的是原本名不见经传的扶家四小姐扶云,这其中只怕是又有一番曲折了,只是不知道扶风此次来是否是为了要自己助她再度夺回星宇楼呢?如果是这样,那么她手上还有什么值得交换的呢?若是她拿交换身份的那件事,那么遗韵保证她走不出这间茶室。

    扶风没空和遗韵进行什么心理战,她直接说出自己的来意:“公主绝非鸿鹄之辈,心怀广博,东琴帝位早该是公主囊中之物。”眼见着遗韵脸上依旧笑,但笑得越发的冷淡。扶风继续说:“可是公主迟迟不登基,是因为你需要名正言顺,来堵住悠悠众口,只是这样东西您一直没能得到,我说的如何?”

    遗韵不住点头,冷笑:“不错,确是如此,只是不知道楼主说这话是何意。”

    “如果我说我能给你,你要的名正言顺呢?这个筹码如何?”扶风无所畏惧地直视着遗韵,后者则是明显愣了一愣:自己头痛如此之久的问题,扶风真能解决?这个筹码何止是好,简直是贵不可言了。

    然而交易二字总是讲究一个公平等价,扶风开出了这样一个诱人的筹码,她所要的条件必定是不简单的吧。

    没有一场仗是十拿九稳的,就算是她已经料准了遗韵的需要,但个中变故依旧存在,她希望自己的猜测是对的,那个铜匣子中的东西就是遗韵此时想要的。若是不对,那么她很可能会让这个混乱的局势显得更加的棘手。

    扶风松开咬紧的牙关,尽量让自己平稳地说出接下来的话:“首先想让您赐无欢一个身份。”

    “此事容易,只是你为何要这样做。”给无欢一个身份,扶风自己就能做到,星宇楼的背景对于一个小丫头来说已经足够,如果说要扶风为此还要来找遗韵帮忙,那么除非……

    扶风声音有些飘摇,她望着茶盏出神般地说:“她会需要的。”扶风说过会让她今后的生活过得好一些,她现在不过是在将欠无欢的一一偿还了。

    “第二件,是问你讨一个承诺:今后您纵使不能护佑星宇楼,也不能蓄意破坏。”二哥既然已经与烨炫、耶若交易过,那么剩下的遗韵这边就由扶风来解决,他们这些人看中的是整个中原大陆,胸襟自然比寻常人要广阔些。若是承诺了,那就是圣旨一道,若是连这个也没用,就算是他最终统一了中原,只怕是地位也长久不了。或者说扶风此时只不过是为星宇楼求一道护身符,至于能不能求到,也只能看日后了。

    遗韵不做声,这些都不是难事,她猜扶风真正要说的事绝不会这样简单。

    “最后一件。”扶风调整了坐姿,端起面前的茶饮了一口,压制住体内蠢蠢欲动的蛊虫,定然言道:“我要你出兵进攻……”只是似乎是气血翻涌,她一口气没上来,声音顿在那边,旁人听来则像是她在刻意吊人胃口。

    遗韵想这才是扶风的重头戏,她究竟要进攻谁呢?东琴不是,北瑟也不会是,那么西弦?还是南萧?遗韵猜是西弦,毕竟相较来说西弦更弱一些,解决它是迟早的事,可扶风的要求会这样简单吗?不然是南萧,如今南萧内乱甫定,正是进攻的好时机,只是她东琴也还不平稳,进攻还不知道胜负之数。

    扶风半响才道:“我要你出兵进攻北瑟!”声音铿锵有力,遗韵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继而抬高声音喝道:“楼主难道不清楚,东琴北瑟是姻亲盟友关系,你说我会答应你这个条件吗?”

    扶风自信一笑:“我若是记得不错,北瑟王和公主的婚事被中途打断了,也就是说其实你们还未结亲。况且即便是结成了亲盟,公主觉得你们能长久吗?作为北瑟王妃和将来的东琴女帝,公主究竟是要留在东琴呢还是随夫去往北瑟呢?若是要留在东琴,那么公主就这样确信,北瑟王能对您深情不渝,能谨守你们在月老前立下的誓言。再退一步说,作为一个女人,公主就那么确信自己在北瑟王心中的地位,足以让他为你放弃帝位,你们两人终究只能留下一人。”

    遗韵越听心中越冷,忽然问了一句:“我该唤你楼主还是清风?”

    果然再精密的伪装在聪明人那里都只能迷惑一时,时间一长就能看出破绽。

    既然已经看出来了,扶风也就不再隐瞒,她说:“相信公主已经知道北瑟国境内此时正发生着混乱,而对决的双方正是北瑟和西弦,趁着南萧整顿内政,无暇顾及别国的时候,若是您此刻出手,其中一方必败。那么您是要解决雄狮一般的北瑟呢还是积弱强撑的西弦呢?您想要的可不是只有一个东琴女帝的位置而已。”

    离开之前,扶风又道:“机不可失,您要尽早做出决断,兵符已在您手中,您要做的不过的一道旨意,旨意一下,您想要的我定会双手奉上。”

    遗韵冷冷地说:“若我还要你的人头呢?”

    不知她听没听见,扶风淡然一笑:“你要就拿去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