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容劫难逃风月_【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_第六十章 从来只有新人笑,有谁闻得旧人哭_小说_连城读书 - xf811兴发娱乐_www.xf811.com_xf881兴发平台官网

【第一卷】 幼年篇 常昊王篇  第六十章 从来只有新人笑,有谁闻得旧人哭

章节字数:2426  更新时间:10-04-07 02: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入了夜,掌灯的宫人们莲步进来,只点了榻前十四支童臂般粗大的腾云绕龙红烛,便被经天子喊住:“行了,就这样子吧,刚好。”不亮不暗,幽幽柔柔,有着一种暧昧的色调。榻前有一个兽口铜香炉正渺渺吐出香气,白烟氤氲弥漫。

    背着烛光,他一把将我抱上床,早有宫人把层层叠叠的纱幔放下,隐隐如云里雾里。

    许久谁都没有说话,只能感觉他温热的气息吹在颈项,有点酥麻。繁重的宫袍一层层被他脱下,我赤/裸躺在床上被那双灼热的手一遍遍抚过,内心慌张不已,生怕参在酒水里的药无效。那时就想,處女膜跟脑袋哪个更重要?或许这个时代的女人会选择前者,毋庸置疑,我选择了后者。

    关键时刻,他停了下来,涨红脸,窘迫地看着我,就像一个初尝禁果的毛头小子急得满头是汗,“悦容……朕……”我暗暗舒了口气,安抚道:“圣上,您日理万机想必是累了,今日便早些睡吧。”他轻微点头,神情不太好,背着我躺下,大概是觉得不好意思。我不自觉地从背后搂住他的腰,是小时候哄在劫睡觉养成的习惯,待惊觉时正要抽手,又被他拉住手不许放开。

    迷迷糊糊不知什么时候睡去,睡得总是很浅,半夜醒来,发现床榻一侧是空的。

    不远处似传来吟吟之声,我掀开纬纱赤脚走出,外殿紫色纱帘重重飞扬,铜壶滴落声音愈发幽远,便见那华贵的牡丹地毯上凌乱散着衣物,有一女人浑身赤/裸地被经天子压在身下承欢,面部朝下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见天子犹且穿着白色寝衣,合着睛,紧蹙眉头,不似在享受云/雨之乐,更像在泄/欲。那女人似怕吵醒我,拼命咬着下唇忍住呻/吟,那压抑的声音听不出是痛苦还是快乐。

    我重新退回内殿,驻足在窗口。窗外的月还是圆的,月色极明。仁德殿外的万物都披上了淡色的光晕,远处凤藻宫的重塔立在后山苍翠中,层峦叠嶂,在夜雾中若隐若现,恍若仙境让人向往。地上落下的月光莹白无暇,仿佛人世从来都是如此干净,没有肮脏。

    枝叶重叠的园林,隐约看到一个人影仓皇离开,似是常昊王,一眨眼又不见了。想想又觉得不可能,怕是自己太想他了吧。回到榻上躺着,没有立即睡去。外殿的欢爱似也结束了,不消半会传来脚步声。我阖上眼佯装熟睡,那人在床畔站了许久,久到让我以为房内根本没有这个人,忽闻他喃喃念了句:“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叹息着躺回床上,轻轻地将我揽进怀里。

    此后,经天子每天都在我寝宫过夜,但没再碰我,只是单纯地与我抱在一块说话,说累了就睡去。半夜宠幸完那个女人后,又重新与我共枕相拥,仿佛那一场场春宵都是跟我度过的。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也许不是真的想要我的身子,只是希望身边躺着的,是他喊得出名字的女人。

    他已经三日不曾早朝了,料想楚婕妤淫靡后宫的骂名便如这秋日渐黄的树叶日渐增多了罢。

    这日我早早叫醒他,他睁着腥睡的眼睛满是不解地看着我,我笑说:“皇上,您该早朝了。”他说:“不去了,陪悦容重要。”又把我拉回被窝里。我苦笑着推开他,“去吧,总是不上朝看在大臣眼里也不成礼。”整天寸步不离地陪着我,也让我做不了事。

    他安静凝视我良久,募然笑了,“好,听悦容的。”服侍他穿戴衣袍冠冕,平眉顺目地送出仁德殿。

    当经天子踏出殿门打姹紫身边走过时,便见姹紫俯首看地,局促地一下下拉扯衣角,脸上布满羞涩的红潮,像醉了酒的美人脸。

    我看在眼里,笑笑没说什么。

    当日,经天子下了一道圣旨,封大皇子赵原音为临淄王,三日后前往东蜀封地。

    名为封王,实则贬京。须知离了皇都的皇子要想当上太子,怕是痴人梦话了。

    这事是两天前我被史湘妃烫伤手后他随口说出的。犹记得当时我面上规劝:“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您和湘妃姐姐都做了将近十年的夫妻,如真下了这道旨怕圣上日后要后悔的。”经天子对我说:“就是念着恩情才要这么做,是该压压她嚣张的气焰,若收敛了朕自会另寻理由再将原音接回,若不知悔改,也便让她自食恶果吧。”都说母凭子贵,子若衰,母亦败,这一直是打击后宫女人最直接的方法。只不过我想不明白的是,这道旨为什么当日不下,非要等到今天?或许他是真的宠爱史湘妃,所以一直下不了决心?

    我在御花园闲步走着,心事有点沉重,若经天子真念旧情,不对史湘妃赶尽杀绝,怕对计划不利,我须得推波助澜。

    正愁绪上眉,偶闻远处传来女子的吟唱,正是日前我唱给经天子听的那首曲子。

    循声找去,便见那群翠百花簇拥下,史湘妃华发美服,依坐在水榭楼台上,出神地望着碧波湖水,痴痴地唱哼唱了一遍又一遍,表情温柔如那天际浮云,眉宇哀愁如这满江秋水。是属于思念的表情,她在想着谁?

    看到我远远走来,她的神情突然变了,像是瞬间戴上战斗的面具,戒备地盯着我,冷冷道:“你是来本宫面前耀武扬威的吗,楚悦容!”

    我俯首看向湖中她与我的倒影,看得出了神,仿佛那里才有真实的我们。

    “你应该知道的,这是圣上的意思,我并没有让他这么做。”她能哼出我唱过一次的歌,就说明仁德殿有她的眼线,以后我需要更加谨慎。

    她冷笑道:“是的,你什么都没说,但你所做的一直引导他按照你所想的去做,你真的太有心计了。”

    我沉默没有回答,她并没有说错。

    史湘妃舒了舒广袖,姿态端庄贵不可视,“别以为这样就能击败本宫,你还嫩了点,本宫与皇上十年的感情,岂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挑拨的。”

    是的,她说的是对的,这就是她十年来嚣张跋扈却依然能在后宫屹立不倒的原因,除了自己的本事,更多的是天子的庇佑;但她也是错的,也许是这十年牢固的宠爱让她渐渐地失去了身为后宫女人该有的防备,她开始将天子看得太善良,将君爱看得太稳重,又岂知,无情最是帝王家,谁曾怜看朱成碧思纷纷?

    抬眼看去,幽径石路那头,宫人们打着黄盖孔雀扇,拥着经天子浩浩荡荡的走来。

    垂下眉眼,我道:“姐姐,我们来打个赌吧,看最后到底是‘新人笑旧人哭’,还是‘伉俪情深百年恩’。”

    趁她没有反应过来时,猛上前紧紧攥住她的手。

    史湘妃吓了一条,惊呼:“你想干什么!”条件反射将我一把推开,我顺势跌进湖中。

    落水前远远听见经天子大喊:“悦容小心——”

    我缓缓笑起,任秋水的冰凉冻得我浑身刺骨,渐渐吞噬我的意识。

    =====

    作者有话说:悦容,你真是太坏了,囧~

    改稿子改得神经错乱了,三更补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