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九十二章 爱之深则责之切,多情伤而无情痛

章节字数:2633  更新时间:10-04-26 12: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真是一个困难至极的选择,更甚生与死。

    于我而言,毋庸置疑会选择司空长卿。无关爱情,只因那是主上的命令,我和在劫的小命还握在他的手里不是?可我又不能得罪萧晚风,虽然难以置信,但我的确在他冷漠的褐色瞳孔中看到一丝爱意。尽管只有一丝,足够让我胆战心惊。回想他刚才的话,想必很早以前曾对我有过杀意,为那不知所谓的批命,难保他现在不会改变主意对我再起杀机。因为看不透心思,所以我一直害怕着这个男人。

    正在暗厢踌躇时,外头逐渐传来吵闹声,一声声“悦容!悦容!”震耳欲聋。看来上天颇为眷顾我,是司空长卿来了。多半从宫中回来听闻我被接去萧家别院的事,本就对萧家两兄弟心有间隙,自然马不停蹄地追来。

    我开始琢磨着,怎么模棱两口地避开这次左右为难的抉择。

    缓缓闭上眼睛,“晚风。”这是我第一次喊他的名字,往日都是以敬语称呼“萧大爷”的。那一刻感觉到他的身子明显一颤,将我抱紧了几分。我说:“以前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现在才知道,因为过分的完美,你的生命才渐渐出现了瑕疵。”

    “哦,什么瑕疵?”

    “为了获得最大的成功,你总是逼自己忍耐,等待最佳时机,你享受一切尽在掌握的优越感。但是你不懂,感情不是攻城略地,任何兵法都不能让你在爱的领域中大获全胜,因为就在你等待最佳时机的时候,时机已在等待中悄然而逝了。”

    “悦容,我不懂……”他此刻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主宰风云的上位者,更像一个迷茫陷入难题的学生。是的,人们只看到郑国公萧晚风是何等的雄才大略,却忘了在感情的世界里,他还懵懂得像个孩子。

    他说:“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尽管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这一次却想自私地成全自己。我对你发誓,为了你我会努力活着,把最好的都给你。如果……如果你是担心司空长卿,我可以向你保证,一年后,我会让司空家在这个世上彻底消失。”

    他的这句自白,夹杂着一颗赤子之心和一颗狼子野心,让我感动之余,又心生畏惧。

    从他怀中挣扎抽身,“晚风,现在说这一切都太晚了。”他不放弃,也不管外边闹得多厉害,从背后环住我的肩膀,反复呢喃着“我不懂”。

    这时,房门被重声撞开,司空长卿乍见屋内一幕,气红了双眼,冲上来一把推开萧晚风,拉起我的手便往外走——我的另一只手却被萧晚风紧紧拉住。

    萧晚月紧随而来,身后跟进两批人马,司空家和萧家的将士们就这么将我们隔在中间,剑拔弩张地对峙。

    司空长卿冷冷道:“放手,她是我的妻子!”萧晚风不依不饶,冷笑道:“她还没嫁给你,就算嫁了你,我想要的你凭什么跟我抢?”向来寡情的人执着起来让人惊讶。

    萧晚月怔了怔,惊呼一声:“大哥,你?”

    “凭什么?”司空长卿揽过我的腰,只手附在我的小腹上,“就凭你是一个短命的痨鬼,给不了她要的幸福;就凭我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是唯一能给她安全依靠的男人!”

    “孩子……”萧晚风错愕看我,眼角带着冰雪融化般的悲伤。我苦涩一笑:“现在你懂了吧?”他没有回答,手已渐渐放下。那一刻,他不再是决胜千里一身气度的郑国公,只是一个错失所爱的伤心男人。

    “啪——”一声巨响,重重巴掌打在我的脸上,所有人都惊住了。

    我呆呆看着萧晚月,茫然无措,记忆中那总是优雅微笑的脸,渐渐扭曲。他的表情就像苍天灭绝后,无尽的痛心和失望,一字字冷冷道:“你,简直不知自爱!”

    眼见我被打,司空长卿正要发怒,又一声巴掌响起,却是萧晚风将萧晚月的脸打偏一处,打得嘴角渗出刺目的鲜血来。

    “别忘记你是什么身份,你不仅是萧家的二公子,更是一个男人。”

    萧晚月默不作声,抬袖擦去嘴角的血渍,不再看任何人一眼,转身离开了。那僵硬的背影一步步远去,将一片阳光带入冰冷的阴影中,清晰而模糊,无声而尖锐。

    “鲁国公,你带兵闯入萧家别院这笔账我记下了,希望你日后好自为之。”萧晚风的表情又变得麻木不仁,眼神清洌冷漠,却在看向我时,像是不堪忍受什么似的,骤然抓紧胸口退了一步,“原来这就是心痛的感觉,悦容,谢谢你,谢谢你让我明白,自己到底犯了多么愚蠢的错误。”

    我默默与他回望,眼前突然一黑,被司空长卿遮住双眼,靠在我的耳旁道:“别用这样的眼神去看别的男人,悦容,别再这样了,我会难过的。”揽过我的肩双双离去。

    萧晚风在身后道:“悦容,我向你发誓,以后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就像反省后的学生跟老师保证一样,一种痛彻心扉的醒悟。

    来不及细响,司空长卿低喝一声该死,失去耐性一把将我抱起,收兵快速离开了,半刻也不愿在这里逗留。

    摇晃的马车,我依靠在他腿上,他一手抚着我的头发,一手附在我微微红肿的脸颊上,低声问:“还疼吗?”我摇摇头。他一遍遍咒骂萧晚月不是个男人,居然打女人。我默不作声,最终还是忍不住为他开罪:“他是个读书人,最看重礼仪名节,兴许是……兴许是觉得我未婚身孕有悖伦理。从小他就对我极好,爱之深责之切吧。”

    “爱之深责之切么?”司空长卿冷笑着,我觉得自己说错了话,闭眼陷入沉默,隐隐听见他说:“悦容,我不能让他毁了你,我会保护你的。”想问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也实在是太累了不想开口,合着双眼淡淡恩了一声。

    回到楚家,却见在劫和天赐齐齐等在门口,那名叫烟雨的丫鬟站在他们中间叽叽喳喳地说着话,两人都没有应声,烟雨也不在意,一个人还是说得非常起劲。在司空长卿的搀扶下下了马车,我感觉到他们两人明显松了口气,想来是怕司空长卿带兵闯入柳荫别馆与萧家在皇都内发生冲突,会让我无辜受累吧。

    边聊着边往府内走去,才走到前堂,忽闻门口传来马啸声,便见萧晚风一身正装赴宴而来,十二黑甲狼骑左右两列为他开道。他的脚步不急不缓,踏碎晚夕的残阳一步步走来,所有人弯腰俯首向他行礼,他就像不可一世的君王静静看着前方,无表情,无喜怒,像是谁都不曾在他眼中,也包括我。

    过了府门,他忽停下了脚步,偏首看来,却不是看我,而是看那烟雨丫头。

    向来跋扈刁蛮的烟雨,竟像只受惊的兔子,躲在在劫和天赐的背后紧紧攥住他们的衣袖,瑟瑟发抖。

    此时父亲大笑着快步出来,身后跟着大哥二哥和众多家臣门客,口中喊着:“贵客大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啊!”热情地将萧晚风迎进去,自然也请了司空长卿。我推脱身体不适辞了宴席,实在不想看刚才剑拔弩张的两个男人在酒席上又一副冷嘲热讽的模样。在劫投来关怀目光,我笑笑安抚,他犹豫了半晌随父亲和诸位大人入席去了。

    热闹地来热闹地去,门口过道上瞬间变得冷冷清清,唯有那烟雨还傻愣愣地站在原地,环臂抱着自己发抖。我走过去询问:“你怎么了,没事吧。”烟雨抬起她那张姣好的小脸,苍白一片,惊恐地看着我,颤颤地说了一句让我不明所以的话:“他心中的恶魔又出来了,他又出来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baliqiya.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